蓝桥春雪

主平德,其他cp可能有,主网王

【平德】chapter 8宿敌?伴侣?

德川半边脸红肿着,本来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充斥着慌乱,无措,不住的鞠躬道歉,在他面前的是一男一女两位中年人,是被他炸伤的男生的父母。

德川向来谨慎,化学实验实在是他所不擅长的,这次因为他没能好好看住那底下点着酒精灯的烧瓶,又或者是内里的化学药品计量不当,竟然发生了爆炸,将监考的高三学长给炸伤,全身大面积烧伤,送去了医院治疗,而他因为在实验台另一头的水池清洗试管躲过了一劫。

德川头都要抬不起来了,只是不停的重复,“对不起,对不起,我会赔偿……真的非常抱歉……”

对方父母完全怒火攻心,上来就要再打上一拳,口里说着不干净的话,类似于Omega就应该在家里好好相夫教子上什么高中,读上个国中就够了……

老师将人拉开,让二人冷静,校方也在其中调解,希望可以私下解决,上了法院对谁都不好,德川是国家一级运动员,如果曝光,那么德川的前程就毁了。

再对方母亲那一巴掌抽下来之前,一只手从半路将其截住,铁箍一般钳制着,动弹不得,“他是我的Omega,你最好能把嘴放干净点。”

德川本来没有那么委屈的,因为错在他,从小父母就教育他,哭是没有本事的,在别的孩子摔倒了哭哭啼啼要父母抱起来时,他只能一个人在父亲严厉的注视下爬起,不可以哭。

其实每个人都是个死小孩,谁都想任性,想不计后果的做事。

其实摔倒了不痛的,只是当关心的话语化为利刃,直达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刺破那一层层伪装的盔甲,德川突然有种流泪的感觉。

“你是他的Alpha?那行啊,他的两千万赔偿费用由你还吧,啊?!”对方立马转火。平等院被德川有些凉意的手握住,制止了进一步的动作,“我们之间都没有完全标记,平等院,我和你没有关…….”

“闭嘴。”直接把德川给塞到身后,直视着两人,“我还。”

“平等院,”德川不想把这人扯进来,“我认为我是不喜欢你的,你也不能够强迫我。”

“噢?!”平等院脸瞬间黑了,“那你还想选谁?!”

“从刚开始见面,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愉快的经历,我认为我们算是合作关系,情侣之间我认为是应该互相尊重对方意见,而不是一味强加。”德川直视着对方,抵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同平等院讲话的人都会有心里压力,而同生气的平等院讲话的人,更有心理压力。“所以我认为,你不应该插手我的事情。”

“并且根据之前的表现,你应该是讨厌我的,如果你想要用标记的方法报复我,我认为这样不恰当,这个是终身的事情,我认为你应该再考虑一下。”

平等院快被气死了。

所以平等院就走了,摔门,木门框都裂了。

所以,他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好好解释一下,他想标记德川不是想要报复他?

最后的协商结果,德川赔偿对方两千万元[日元],并且承担起对方在医院所需的护工职责,学校同意留下德川,但这件事学校压不下去的,八卦是人性本能,爆炸动静不小,已经传的满校园都是,对方只是同意不闹上法院,对于这些谣言,德川只能自己承受。

德川被禁止再去类似于实验室这样的地方,同学们知道他做实验伤了一人,都对他敬而远之,并且有人趁机会找了人对他进行人身攻击,很多人都是看不惯他一个Omega,却比Alpha还要强,这让他们的自尊心受辱,难以接受。

寻了机会,自然是要好好羞辱一番,在这个AO表面平等的社会,Omega依旧被人予以偏见,这是一时半会儿难以改变的。

网球部,部活——

平等院依旧翘了部活,副部长——那个被他炸伤的男人——还在医院,正副部长都不在,这群人都要反边了,被当做队长培养的,高二年级的一个正选在勉强维持了一会儿纪律后,也罢工了,这一群人一个比一个刺头,一个比一个难管,平日里都是平等院一力镇压的。

平等院虽然总是逃部活,但是他教出来的队伍实力绝对是一等一的,他的要求并不严格,甚至可以说的上松散,一周的部活训练内容他会一早写在公告栏上,做不做随你,只要你实力没有倒退,部活你也可以逃,但如果在正选选拔被刷下去,那么训练翻倍,没人监督,第二次还被刷下去,你可以滚蛋了。

另外,如果有人可以打败他,那么他就从此再也不打网球了,想怎么羞辱怎么羞辱,因为这一点,全部人员都憋着一口气,谁都想打败这样一个狂妄自大,说话伤人的人。

但是结果嘛……

前去挑战的,基本都是被一球砸昏,没有通融,能照脸砸绝对不照手,能过上几球的人都没几个。

可以说,讨厌平等院的人不少,所以,本着一视同仁的原则,怼德川的人也不少……

德川刚刚训练完——因为在一军待过的原因完成速度很快——去冲了凉,结果完了却发现,浴室的门被反锁了上,训练是不允许带手机的,德川一向是听话的好孩子,手机都在浴室外的更衣室衣柜内。

不用想都知道,这些是那群自谕强大的Alpha干的。

浴室的窗户是安在最高处,并且大小是通不过一个成年人的。四周并没有什么可以借力的地方,再者,就算呼救,听到的也只能是那些个部里的人,只是自找麻烦。

德川庆幸,自己的衣服还在,要是有网球拍在就好了,说不定可以试试用球把这门砸开。

德川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现在他只能庆幸,自己至少还有灯,这样想着,却突然又想起来,似乎,学校晚上十二点会拉掉总闸。心里突然莫名其妙的期待,会不会有人发现他不见了。

而心里第一个蹦出来的人选,竟然是平等院。

接着失落,他本来就没有朋友,因为Omega的身份,也因为他生人勿近的气场。

德川知道,或许平等院也不会发现,他今天说的话似乎确实有些过分了……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

平等院那锅底一样的脸色让来看他的毛利和越知都想跑,毛利小声对着自家搭档嘀咕,“头这是怎么了,原来看着像是别人欠他几百万,现在看着好像老婆因为他脸太臭和别人跑了。”在某些方面,毛利确实真相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上天见人下菜碟,偏偏到他的时候下了个碗,噢,还是漏的。平等院很郁闷为什么德川不按套路出牌,他陪家里两个女人看的三流言情剧里面不都是这样演的吗,女主身欠千万债务,男主霸道总裁出场,还清债务,然后女主爱上男主……

平等院抬头看了一眼面前这两个早早就确定好关系,好到恨不得成一个连体人的队友,突然开口,一句话让越知的表情都扭曲了,“你们两个做过吗。”

两个人嘴里的烤肉都喷了,毛利还不幸的咳进去一颗花椒在喉咙,疯狂喝水。

终于缓过来的毛利双眼通红,“头,怎么突然这么问……”

“……”平等院盯着二人。

越知递了水给毛利,面无表情看了回去,“做过。”毛利突然想死。这二人一个精神杀手,一个心里压迫,差点没把一边的毛利吓出来心脏病。

“先做的还是先表白的。”平等院接着一组惊天人。

毛利突然察觉什么,突然问到,“头,你不会看上一个人没表白就把人家给上了吧……”

“……”

“……”

众人沉默,毛利觉得自己好像真相了。

“大将……您这顺序好像反了吧……”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反的好像更厉害一点,这样,一般顺序是:表白,结婚[这个暂且不论],上床,生娃。而他们是这样的:上床[都不是床],生娃……

然后毛利信誓旦旦的要教平等院怎么谈恋爱,毛利说,“大将你看上的是男的女的?”

“男的。”

“这么着,这个男人啊,一般都自尊比较强,虽然是Omega……是Omega没错吧……但是吧,要是你不停的提这个话题他会给你翻脸,捡好听的说,这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就算了,我觉得头你也不会看那些三流小说吧。”

看三流电视剧的平等院……

“还有吧,头,这男人都有点大男子主义,你顺着他,装装无辜,很有效果的。”毛利不由自主的就把自己带进去了……“还有要死缠烂打一点,我就是这么追到人的……”

“还有还有,记得送礼物啊,这招男女通杀。”

平等院沉默了一会儿,说好听的,死缠烂打,顺着,送礼物,嗯,默默记住了,脸上还是一脸无所谓。看的二人为他们大将以后的“性福”担忧,说实话,他们突然觉得被他们大将看上的这个Omega命好惨。

[平德]宿敌?伴侣? Chapter6

有肉,雷,误入。

我知道肯定有人想杀了我。。。。。

不过,不给赞我就卡着

求小红心小蓝手!!!!!!!

希望不要吞了才好……不要举报我啊!

另外,评论区谁告诉我一下怎么走链接?

@南殇  @严肃的仙人掌  @發音練習專用小房間

[平德]宿敌?伴侣? Chapter5

比赛很激烈,或许是因为对面是高一生,高二的并没有太过重视,不过却是愈发张狂,不断的犯规。

德川再一次被撞到在地,手臂先行着地,痛的他皱起了眉,却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一个翻身爬起,他目前为止没有作出任何犯规举动,他们班也没有。

围观的人们,甚至是高三的,渐渐的,转变了喝彩的对象,对一直犯规的五班冷嘲热讽起来,毕竟,还没有任何一个班,能在这种情况下,打这么憋屈的球,还能一直压制自己的愤怒,不做出任何犯规举动。

高三五班这次,招了众怒,也不算吧,毕竟,高三的还是希望高三能赢。。。。

他们只是不再小瞧这个低年级的Omega了。

德川胡乱抹了一把汗,篮球服都被汗水浸湿,难受的紧,对面知道他才是主力,竟用了下三滥的招数,释放出他们的信息素,想要借此干扰他。真是。。。太卑鄙了。德川咬牙,坚持,幸好,有平等院的临时标记,他一时半会不会被影响。

喘息着,汗珠滴在地上,比分拉开很大,他们的失败似乎已成定局,高二的围观同学都捏了一把汗,拉拉队为他们加油,希望可以让高二这支队伍能够再坚持一会儿,不要输得这样轻易。他们高二的,谁说就不能比过高三了?

下半场,快要结束时,德川截住了对方球员的球,运球过人,寻找机会,兀的,一人从侧面撞上了他,篮球就要脱手,德川估计,腰都要被撞黑了吧。。。。。

对方球员见着了,过来抢球,一人喊道,“压制住!最后再投一个三分!看看高二这群还张不张?!”

“高三加油!”

“三分!”

“最后一波带走!”

四周都是尖叫,不过没有给高二的,因为他们已经输了,36:15,追不回来了,只有半分钟了。

德川觉得脸上似乎有什么湿湿的,他没有理会围观群众的惊呼,跃起,竟是将那一个稳稳的三分给盖了回来,旋即,带球扣篮,二分。

再低头,发现地上一抹猩红。

抹了一下鼻子,才发现,刚刚那一下,似乎是撞到了自己的鼻子。。。。流鼻血了。。。

不过,得分了。

一片寂静,没有人想到,最后,还会有一个翻转。

德川摇晃了一下,正要倒下去,便被人扶住了,平等院一脸的嫌弃,“看看你这狼狈的样子吧,精英。”不由分说从口袋中掏了纸巾摁在了德川的鼻子上,“早就说了你这样要什么规矩仁义只会输。”不过,也不全算吧。侧头,看向那高三的那群人。

他们虽然赢了,但围观的人们讨论的不是他们,而是德川,那最后半分钟的一个神话。居然搞不定一个Omega,这个认知让他们脸色很难看。Alpha向来都是心高气傲的,接受不了自己居然被一个Omega盖帽的事实。

但毕竟他们赢了。

大比分胜出。

德川被平等院拽去了一边,当沾了酒精的棉花摁在淤青上时,饶是德川淡定,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抖了一下,平等院只是把人按好,“忍着,一点疼都受不了。”德川很想一拳把这人打死算了。

德川身上被碰的淤青的地方不少,青一块紫一块,看着触目惊心,平等院在医药箱里翻找出红花油,“你怎么想的。”

“嗯?”德川有些茫然。

“我问你他们撞你的时候,你怎么想的,居然还扣了个篮?你脖子上装的那个东西是夜壶吗?”平等院将红花油打开,向自己手心倒了一些,放好,双手摩擦,用体温将冰凉的药膏捂热。

“我。。。。没想那么多,既然是比赛,那么不就是要抓紧一切机会投篮吗。”德川认真的说着。见着平等院的动作,将淤青的手臂递出,平等院温热的大手覆上他的胳膊,还是下意识的抖了一下。毕竟,他对平等院真的有种很深的心理阴影。

平等院停了一下,似乎想要骂上一句,却还是忍了回去,手下动作轻了一些,“还疼?我轻点。”

德川摇头,“没事。”

平等院切了一声,却是换了个话题,“你发情期要到了,周末来我家。”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上好药,将药收好。

德川耳尖有些泛红,没想到平等院会说的这样直白,也是。这个人从来都是只想着自己,不会去管别人的想法,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我。。。周六上午补考化学实验。。。。”他的理科真的不好,尤其是化学,这所学校大多都是学霸,他们这次化学实验考试,没有过的居然只有他一个。。。。。

“那就考完过来,你有我家钥匙。”不由分说敲定的这件事情。

但是事实总是操蛋的。

平等院接到消息时,德川已经在校长办公室,面临被劝退的危机了。

[求关注,求双击!红心过十我今天双更!]

[平德]宿敌?伴侣?Chapter4

次日,篮球赛是在学校的体育馆举办的,德川所在班级是下午第一场,上午可以先围观一下。平等院则是上午第二场,高三(六)班对高二(一)班。

平等院是玩过篮球的,不过只是闲余时间,虽没什么技巧,却胜在力量够强速度够快,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人撑起一支球队,德川想,这种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旁人配合的吧。

因为他很强了。

强到可以无视其他人。

但是仅凭这样,自己还是有可能获胜的,自己也是打过篮球的,曾经在德国的时候,为了练习跳跃能力,专门打过一段时间的篮球,并不比平等院差。

高三对战高二本来就没什么怨念,几乎是一边倒,高三女生们都在大声喊着加油,必胜之类的话,往年都是如此,低年级的队伍在第一轮比赛结束后基本会被清出去,不过通常会有一两支队伍作为黑马进入四强。

中场休息,平等院胡乱摸了一把汗,灌了一口水,水珠顺着唇角,隐入篮球服中。

似乎注意到德川的目光,平等院回头,正好同德川四目相对,露出一个极其嚣张的笑,没有过多停留目光,直接扭回了头。
 
一直都是这样,好像他和平等院之间,从初次见面,他就好像一直在追逐平等院的背影,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很遥远,只有当平等院回头,露出那个嚣张的笑时,他才能感觉到对方离自己近了一点,不再那么遥不可及。

知道卡农吗,他觉得,他和平等院就像这样。

比赛结果毫无意外,高三获胜。平等院没有被同班同学拉着一起拍手庆祝,他们不敢,不只是因为平等院的强大,而且因为平等院脾气是在太过暴躁。

这种人是只为了自己考虑的,别人很难摸清楚他的心思。

德川不愿意多想。

下午的比赛德川是上场了的,对战高三(三)班,实力中上,或许因为对自家班没有信心,毕竟高二对高三很少赢,他们便同意了让德川上场,反正都会输,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Omega输掉,他们还可以推卸责任,说是德川拖了后腿。

平等院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甚至都没有多看德川一眼,只是同其他人一样,观战台围观。

高三的那些人有人吹了声口哨,“这就是那个参加球赛的Omega?长得很可爱嘛,这是被谁给标记了?”

平等院十分淡定,连多余的目光都没有给对方分一个,开口,“我,你有意见?”

那人立马怂了,“没没没,一点都没。”

德川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这些的,他正忙着得分,谁都没有想到——包括德川的同学——德川作为一个Omega,竟然速度力量比起那些Alpha还要更胜一筹,他们之间没有多少默契,毕竟他一直被排挤,但这种业务篮球赛,也不需要太多默契。

平等院看着德川在场上运球过人,连一句鼓励或者是加油的话都没有说。德川很厉害,基本都是他在投篮得分。

这场比赛并没有超出众人的预料,或者让人不可思议,毕竟每年都会有那么一两匹黑马冲出,算不得稀奇。让人更感兴趣的是德川,一个Omega,居然能做到这种程度。

平等院看着那个人被一群女生瞬间给围了,有些好笑,并没有担心对方会移情别恋什么的,他不觉得有人敢从他的口中抢食,再说,德川根本没有谈恋爱的那根筋,你不给他明说想跟他处个对象,他都不知道你想干嘛。

(原谅我不会写篮球赛经过,我就一切从简啊。)

平等院所在队伍势如破竹,却是败在了同为高三的高三(五)班,论实力,平等院不怕他们,但和五班人打,平等院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用一个字形容五班的球风,那就是脏,手脏最脏,哪里都脏。

德川围观了五班的比赛,这才明白了平等院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各种假摔,撞人,下黑手,还不停用脏话羞辱,裁判本来就不是什么专业的,有好几次本该是黄牌的地方裁判都没有注意到。

平等院从来都不是个隐忍的脾气,谁怼他他怼死谁,但三次之后,他就被罚下场了,而五班的人一个个嚣张的不得了,继续撞人假摔,他们六班输得窝囊。

而六班明天的对手,不出意外就是德川所在的班级。

他们都非常苦恼,晚上,在球场上一遍练习一遍询问德川有没有什么获胜的建议,经过这几天的比赛,他们显然已经把德川当做了主心骨。德川却是摇头,他们没有任何胜算,对方班级有一个是原篮球队正选,却因为总是犯规被篮球部除名,论实力,论狠心他们都不占优势。

德川开口,“我们会输。”人们听了,虽在意料之内,却还是有些失望。德川接着说到,“但我想让他们赢得容易,他们下黑手,不意味着我们也要下黑手。”

“要堂堂正正的比这一场。”德川很平静的说着。他从来都是这样,不会去想任何不仁义的获胜方式。众人都是热血的小伙子,一个个和打了鸡血一样,道着明天一定要堂堂正正,让大家看看高一的风度之类的话。无论自家人内部如何,在面对外敌时,总是团结一心的。

兀的,鼓掌声传入他们一众人的耳中,回头,竟是平等院。夜色浓重,他们一时没有看到这人,平等院没有再看他们,径直向学校大门方向走去,“我没有夸你们,不过你们现在的样子,还算及格,希望有人能记住一群败者。”

人们永远记得的只有第一名,一群败者,怎么样才能被人们所记住?

@严肃的仙人掌  @南殇  @發音練習專用小房間

(求点赞,求双击!)

[网王]miss 迹部bl(网王+宝莲灯+花千骨+武动乾坤)

chapter2
 
刀疤脸一脸不可志信,“你,你究竟是谁?!怎么可能!”望着周围一片血红,空气中传来淡淡的血腥味,刀疤脸的手也呈现诡异的形状,是刚刚被鸢踩的。
鸢一脸微笑的看着脚下的人“我不杀你,你去给我找间房子,把身上的钱交出来,就放你走,怎么样?”虽然是疑问句,但口气不容置疑。
刀疤脸哪里敢说不,连滚带爬的跑了,去办事,鸢一头黑发迎风飞舞,额间有着金色流云纹,把玩着自己的衣角。
刀疤脸很快就回来了,带回了鸢想要的东西。鸢满意的让人滚了。
房间不大,有八十平米,鸢关上房门,仔细的打量着房间,很普通,鸢长舒一口气,好想这麽平凡的过一生。从前的日子,自己不愿再去回忆。
头痛欲裂,好好的,鸢突然感到一阵头痛,巨大的信息量涌来。眼中血丝蹦出,十分痛苦。
第一世,他是武境之中,那武祖林动,为寻应欢欢,那个为自己付出一切的女孩,毅然来到了大千世界,可虽然成功将其送去轮回,自己却由于同大天邪魔王战斗陨落,身上的八大祖符散落,吞噬祖符,雷霆祖符,冰之祖符,烈焰祖符,黑暗祖符,空间祖符,生死祖符,还有。洪荒祖符。这就是她的第二世,花千骨。洪荒祖符化为洪荒之力,愿重回他身上,他因魂魄受损转世成女性,失去记忆,性情单纯,花千骨一生爱错了人,明明是收回属于自己的东西,那洪荒祖符,却被众人当作妖神,白子画一剑刺入自己心口,终是绝望,消散人间。八大祖符也自动封印在他体内。第三世,就是杨戬了。被外甥杀死,就来到了这里。
双目缓缓睁开,不管以前我是谁,有什么事情,从现在开始,我只是作为鸢夙夜,这个普通人而活。
一转眼,三年已过。
鸢坐在电脑前,打完最后几个字,放下手中的活,拿起一份学校介绍宣传单,现在自己在网上为一些公司写策划案,已经有了不少存款,可以暂时停一下了。
由于是在网上,没人知道自己的真实信息,鸢的目光独到,提出的建议一针见血,很快,众多公司都争着和自己签合约。不过,鸢不在乎挣钱多少,够花就行。
认真看了材料,立海大管的太严,冰帝,算了,钱不够。不动峰太暴力(大哥,人家好歹没杀过人,你都杀了多少了?)。山吹有不良少年。
看来看去,只有青学最靠谱,于是,我们伟大的武祖就去以全科满分的成绩进了青学,因为网球的规则少,嫌其它麻烦,果断报了名(大哥,你也太随便了)。
离入学报道还有一段时间,与此同时,鸢接到一个邀请,为了感谢自己策划案的帮助,英国公司老总邀请自己前往英国参加英国皇室聚会,鸢想想,认为对以后可能会有帮助,答应了邀请。戴了面具,假发,前往英国。或许他没有想到,这一次不经意,会将原本不相交的两条平行线紧紧缠在一起。
——————————
英国的风景很美,鸢自来到这个世界三年,也只是从电脑上来看到这些美景, 走在高高的穹隆底下,六分交叉肋骨拱顶上装饰着英国王室标志,阳光透过窗户上的彩色玻璃镶嵌画发出柔和的光芒,墙上的中世纪壁画美轮美奂,真的好漂亮啊!
鸢被仆人带到宴会厅后,就自己再大厅内逛,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华丽的建筑,鸢看的有些入神,却不小心撞到一个人,这次他是以策划王子的身份来的,主要是为了合作,在老总见到只有12岁的鸢时,着实吓了一跳,英雄出少年啊!
“啊,真是对不起。”鸢揉着鼻子,后退了一步。猛的想起这里是英国,改了口“sorry”
“看你认错态度良好,本大爷就原谅你了。”嚣张的声音响起,鸢抬头,面前是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一头银灰色的发,苍紫色的眼眸,耀眼到极致的泪痣。
鸢想了想,见过这个人的资料,10岁就可以将公司营销玩弄于股掌,让一群老头子无话可说“迹部君,初次见面,请多指教。”迹部挑眉,似乎是有些诈异“你认识本大爷?以前没见过你,你是那个策划王子?”
鸢微微点头,隐藏于面具下的双眼有些好奇,黑色的假发在空中飞舞着,迹部扫了身后的保镖一眼,低声笑道“你带了假发。”肯定句。眼力还不错吗,转移了话题“迹部君也是参加宴会吧,感觉,很无聊的呢。”每个人,都带上了假面,虚情假意的奉承,勾心斗角,无聊透顶。
迹部扫一眼人群,对面前的少年有了兴趣“要不要一起去外面。”鸢颔首,“乐意奉陪”
出了宴会厅,鸢伸了个懒腰,里面好闷。迹部挑眉看着鸢“怎么称呼你?”鸢轻轻地笑了笑,似乎在思考些什么,终是开口“鹰,我的代号,真实姓名不能说。”也不算是说谎吧,毕竟鸢的意思不就是鹰吗?
迹部抚上泪痣,笑的华丽,鸢有一瞬间的愣神,这个人长得还真好看。迹部开口“鹰吗,还算华丽的代号吧,你会在英国呆多久。”
鸢回过神,“明天早上就会回去,今天已经商议好了,迹部君也是国中生了吧,会读哪里?”迹部应该是在国王小学读书吧现在。
迹部想想,貌似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你在哪里上,没有看错的话,你也是12岁吧。”鸢愣了一下,眼力真好,都带面具了还能看出来,“在日本,东京。”
看向远处优美的景色,鸢晃神,唇角无意识构起,故作遗憾道“本来还想去一趟法国普罗旺斯看薰衣草海洋的,可惜不是季节,薰衣草还没有长成吧。”迹部看着鸢的笑,心猛的跳了一下,大爷决定了,回日本,到自家赞助的冰帝学院读书。“那有什么难的,下次本大爷带你去看好了。”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不,应该是等待真爱才对,要去那里,是因为什么人吗。迹部心中有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酸意。
殊不知,鸢只是认为那里的景色很美罢了,我们的司法天神情商为负的,怎么可能会知道花语这种东西“那真是谢谢迹部君了!”鸢只是想,又可以省下一大比钱了(果然是财迷)。
迹部皱皱眉“叫本大爷迹部就可以了,如果是朋友,就不用说谢谢。”总感觉被划分界限了,很不爽。鸢点头“好,迹部。”果然,如果一直生活都是这样的话,很幸福对吧。
————————————
回到日本两天了,和迹部约定好等薰衣草成为花海时去英国找他,交到朋友的鸢很是高兴,心情一好就上街逛街了。
日本的国中是要报社团的,鸢手指抵着下巴,开始考虑这件事,中文社貌似不错,自己本来就是中国人,有祖境的实力,运动对自己来说也就是玩玩,运动类的也可以,既然这样——长枪社不错,毕竟作为杨戬时自己的三尖两刃枪就是长枪,武祖时祖符融合也是会化成长枪。“痛……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伤害。”
鸢揉着鼻子,怎么又撞到人了,抬起头,一个鸢紫发色,紫眸的少年揉着头坐在地上“下次小心点啊,把人撞伤了就不好了。”很精致的一个少年,却不会被人认为成女孩子,同样12岁的面孔。

[平德]宿敌?伴侣?Chapter3

德川坐在椅子上,捧着一杯热水,思索着到底要不要答应平等院住在一起,他还是比较习惯住宿,再说,他并没有想好该以怎样的态度面对对方。
  
于是在下午放学后,他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平等院。
  
平等院考虑自己留下了临时标记,出事也不太可能,就同意了。俨然把自己当做德川的Alpha。
 
同德川一个宿舍的是三个被标记过的Omega,都是高一生,但他们似乎都认为,Omega学习好也没有用,来学校只是为了找一个好的Alpha,以后靠Alpha养活自己就是。
  
德川的想法对他们来讲就是一个笑话。
  
一个Omega,在运动方面一定比不过Alpha。
  
德川便不再理会他们,独自努力。
  
平等院是高三生,没有多少时间陪他,每天都匆匆忙忙的,网球学习两头忙,德川也才知道平等院竟是个学霸,成绩全校前二十。
 
说真的,外貌上真看不出来。德川这么想着。
 
整理好一天的笔记,塞进书包向宿舍走去,明天有场篮球赛,高二对高三,要求非篮球部成员参加。一时间一片哀嚎,要退出篮球部。
  
德川报了名,他听说平等院是报了名的。
 
距离标记那天已经过去了一月,中途平等院也只是又标记了他一次。
  
队服早下来了,白色篮球服,他是七号。
  
立在篮球场上,德川看了一眼篮球框,他打过一段时间的篮球。后来打了网球,篮球在业余时间也会打。
  
他没有被选为替补,他倒是觉得那些人是在等着看他的笑话,看他一个Omega被Alpha完虐,承认Omega天生弱势。
 
“喂。”一个篮球飞来,德川抬手接住,平等院立在不远处“在看什么?”
 
“看明天的比赛场地,听说你报名了。”德川惊讶平等院扎起头发,换了一身黑色篮球服,倒是精神不少。
 
“明天你小心点。”平等院犹豫了一下。
 
“只有我一个Omega?”德川了然。
 
平等院微微点头,“他们会针对你。”他没有对方放弃参赛,“我只能保证,你不会被他们的信息素影响。”
  
“谢谢。”德川真心实意道谢。
 
“你很讨厌我?”平等院突然问到?
 
德川摇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平等院,“为什么这么说,我从来都没有这样认为。”
 
平等院突然将手放在德川头顶,用力揉了一把,“可别第一轮就被刷了。”
 
“这话该我对你说。”
 
兀的,平等院捏住他的下巴,霸道的亲了上来,德川被吓了一跳,动也不动,平等院只是轻柔地贴着他的唇,并且很快就放开了。
 
“给你加强一下临时标记。”平等院丢下这样一句,转身离开。
 
德川满脸通红,烧的不得了。无措的用力擦了擦自己的唇,却擦不掉刚刚炽热的温度。

[前一章改了一点。] @932593080  @南殇  @严肃的仙人掌

[平德]宿敌?伴侣?chapter2

“德川和也,男,第二性别omega,未标记。如果是校方先拿到这份报告,后果是什么你知道吗?”平等院扬了扬手中的报告,“现在,转回原校区,还有挽回的余地。U-17一军有Omega成员,但是没有像你这样,没有被标记的。你的胆子真的很大。”
  
“Omega的校区,会有网球部吗?”德川反问,毫不畏惧的与平等院对视。“我会隐瞒好,不会让信息素影响到你们的。”他自那一次后,对于信息素的敏感度极低。即使是网球这种会大量散发信息素的运动,他竟然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你以为,那些Alpha在知道你的第二性别后会怎么样?”平等院不屑,“你不要太天真了,精英。”伸手,捏住了的德川的下颚,“现在,回去。”
  
“和你没有关系。”德川挥开平等院的手。
  
“是吗?”平等院轻蔑的笑着。兀的,德川咬紧牙关,额上泌出一层细汗,双手成拳,指甲几乎掐到肉里,在他的身边,大海般的信息素包裹着他。明明没有水,他却有一种溺水的感觉。。。。
  
“如何?”平等院没有停止释放信息素。
  
德川没有抑制住,信息素散发,淡雅的檀香溢开,他已经块脱力了,就算他对信息素敏感度低,也无法接受一个Alpha全力释放信息素。。。。
 
平等院却一下子收起了信息素,一手将快要滑下去的德川捞起,“是你?”
 
德川面色有些泛红,咬牙,“嗯。”他没有想到,一年前的那个人居然会是平等院。。。。
 
“不跑了?”平等院也是咬牙,一年前,他一身Omega信息素回了宾馆,被一军那群混蛋给笑了一个星期。他去买避孕药,回来的时候却不见了那个发情期的Onega。他倒是想负责,前提是要让他找到人再说啊!
  
德川垂眼,他决定还是再过一段时间再告诉平等院那件事吧。。。至少,等到平等院18岁再说。。。
  
“我想要留下来,”德川抬头,“临时标记我,可以吗。”他发誓自己只是想要留下来,没有别的什么想法。
  
平等院按住了德川的后颈,“你这次别想再跑。”拉开德川的衣领,一口咬下,殷红的血流入衣中,平等院根本没有给德川任何反应时间。好像一只缺水的鱼,德川瞪大了眼,眼中渐渐浮现出一层雾气,说不出来的感觉。。。。
  
很痛。。。。浑身难受的很。。。。
  
大海已由狂暴变的温和。
 
  “你别想再跑掉 “平等院松开德川的颈,拭去血迹:“我找了你一年.”从口袋中掏出医用胶带,干脆利落把伤口贴住,德川默不作声,皱眉,“怎么,你反悔了?”
  
  德川反应过来的来,手捂上颈侧,摇头,“没有,只是好奇,你不是向来不愿理会败者吗!
  
  平等院冷哼一声站起,“临时标记已经成了,你随意,我去找教练。”德川身上都是自己的味道这点让平轻心情不错。
  
  抛去一把钥匙“去我那里住,放学我去找你。”不知道平等院怎么处理的校方最后没有找德川麻烦,别人仅仅知道德川觉醒并被人标记了。

 
[我觉得,我写的好少。。。是不是跳的有些快了?] @南殇  @严肃的仙人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