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桥春雪

主平德,其他cp可能有,主网王

[平德]宿敌?伴侣?Chapter3

德川坐在椅子上,捧着一杯热水,思索着到底要不要答应平等院住在一起,他还是比较习惯住宿,再说,他并没有想好该以怎样的态度面对对方。
  
于是在下午放学后,他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平等院。
  
平等院考虑自己留下了临时标记,出事也不太可能,就同意了。俨然把自己当做德川的Alpha。
 
同德川一个宿舍的是三个被标记过的Omega,都是高一生,但他们似乎都认为,Omega学习好也没有用,来学校只是为了找一个好的Alpha,以后靠Alpha养活自己就是。
  
德川的想法对他们来讲就是一个笑话。
  
一个Omega,在运动方面一定比不过Alpha。
  
德川便不再理会他们,独自努力。
  
平等院是高三生,没有多少时间陪他,每天都匆匆忙忙的,网球学习两头忙,德川也才知道平等院竟是个学霸,成绩全校前二十。
 
说真的,外貌上真看不出来。德川这么想着。
 
整理好一天的笔记,塞进书包向宿舍走去,明天有场篮球赛,高二对高三,要求非篮球部成员参加。一时间一片哀嚎,要退出篮球部。
  
德川报了名,他听说平等院是报了名的。
 
距离标记那天已经过去了一月,中途平等院也只是又标记了他一次。
  
队服早下来了,白色篮球服,他是七号。
  
立在篮球场上,德川看了一眼篮球框,他打过一段时间的篮球。后来打了网球,篮球在业余时间也会打。
  
他没有被选为替补,他倒是觉得那些人是在等着看他的笑话,看他一个Omega被Alpha完虐,承认Omega天生弱势。
 
“喂。”一个篮球飞来,德川抬手接住,平等院立在不远处“在看什么?”
 
“看明天的比赛场地,听说你报名了。”德川惊讶平等院扎起头发,换了一身黑色篮球服,倒是精神不少。
 
“明天你小心点。”平等院犹豫了一下。
 
“只有我一个Omega?”德川了然。
 
平等院微微点头,“他们会针对你。”他没有对方放弃参赛,“我只能保证,你不会被他们的信息素影响。”
  
“谢谢。”德川真心实意道谢。
 
“你很讨厌我?”平等院突然问到?
 
德川摇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平等院,“为什么这么说,我从来都没有这样认为。”
 
平等院突然将手放在德川头顶,用力揉了一把,“可别第一轮就被刷了。”
 
“这话该我对你说。”
 
兀的,平等院捏住他的下巴,霸道的亲了上来,德川被吓了一跳,动也不动,平等院只是轻柔地贴着他的唇,并且很快就放开了。
 
“给你加强一下临时标记。”平等院丢下这样一句,转身离开。
 
德川满脸通红,烧的不得了。无措的用力擦了擦自己的唇,却擦不掉刚刚炽热的温度。

[前一章改了一点。] @932593080  @南殇  @严肃的仙人掌

[平德]宿敌?伴侣?chapter2

“德川和也,男,第二性别omega,未标记。如果是校方先拿到这份报告,后果是什么你知道吗?”平等院扬了扬手中的报告,“现在,转回原校区,还有挽回的余地。U-17一军有Omega成员,但是没有像你这样,没有被标记的。你的胆子真的很大。”
  
“Omega的校区,会有网球部吗?”德川反问,毫不畏惧的与平等院对视。“我会隐瞒好,不会让信息素影响到你们的。”他自那一次后,对于信息素的敏感度极低。即使是网球这种会大量散发信息素的运动,他竟然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你以为,那些Alpha在知道你的第二性别后会怎么样?”平等院不屑,“你不要太天真了,精英。”伸手,捏住了的德川的下颚,“现在,回去。”
  
“和你没有关系。”德川挥开平等院的手。
  
“是吗?”平等院轻蔑的笑着。兀的,德川咬紧牙关,额上泌出一层细汗,双手成拳,指甲几乎掐到肉里,在他的身边,大海般的信息素包裹着他。明明没有水,他却有一种溺水的感觉。。。。
  
“如何?”平等院没有停止释放信息素。
  
德川没有抑制住,信息素散发,淡雅的檀香溢开,他已经块脱力了,就算他对信息素敏感度低,也无法接受一个Alpha全力释放信息素。。。。
 
平等院却一下子收起了信息素,一手将快要滑下去的德川捞起,“是你?”
 
德川面色有些泛红,咬牙,“嗯。”他没有想到,一年前的那个人居然会是平等院。。。。
 
“不跑了?”平等院也是咬牙,一年前,他一身Omega信息素回了宾馆,被一军那群混蛋给笑了一个星期。他去买避孕药,回来的时候却不见了那个发情期的Onega。他倒是想负责,前提是要让他找到人再说啊!
  
德川垂眼,他决定还是再过一段时间再告诉平等院那件事吧。。。至少,等到平等院18岁再说。。。
  
“我想要留下来,”德川抬头,“临时标记我,可以吗。”他发誓自己只是想要留下来,没有别的什么想法。
  
平等院按住了德川的后颈,“你这次别想再跑。”拉开德川的衣领,一口咬下,殷红的血流入衣中,平等院根本没有给德川任何反应时间。好像一只缺水的鱼,德川瞪大了眼,眼中渐渐浮现出一层雾气,说不出来的感觉。。。。
  
很痛。。。。浑身难受的很。。。。
  
大海已由狂暴变的温和。
 
  “你别想再跑掉 “平等院松开德川的颈,拭去血迹:“我找了你一年.”从口袋中掏出医用胶带,干脆利落把伤口贴住,德川默不作声,皱眉,“怎么,你反悔了?”
  
  德川反应过来的来,手捂上颈侧,摇头,“没有,只是好奇,你不是向来不愿理会败者吗!
  
  平等院冷哼一声站起,“临时标记已经成了,你随意,我去找教练。”德川身上都是自己的味道这点让平轻心情不错。
  
  抛去一把钥匙“去我那里住,放学我去找你。”不知道平等院怎么处理的校方最后没有找德川麻烦,别人仅仅知道德川觉醒并被人标记了。

 
[我觉得,我写的好少。。。是不是跳的有些快了?] @南殇  @严肃的仙人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