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桥春雪

主平德,其他cp可能有,主网王

[网王]miss 迹部bl(网王+宝莲灯+花千骨+武动乾坤)

Chapter9

等着败者组的考验固然严峻,不过,以为胜者组就可以无所事事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下午,站在公告板前,留在U-17的所有中学生都见识到了训练的恐怖之处:从半蹲跳到深蹲跳到半蹲肩部练习,从脚踝练习到提踵练习到膝盖练习,从倒跑到长距离跑到短距离冲刺,公告板上安排的训练满满当当五十多项……

“这个量要在六个小时以内……”

“这是什么训练量啊……U-17合宿里,每天都用这个混合练习吗……”

就在中学生们纷纷吃惊不已的时候,柘植冷冰冰地开口了:“高中生三个小时就能完成,多给你们一倍的时间已经是额外开恩了。”他的目光扫过全体中学生,语气变得更加严厉:“有意见的就赶紧给我消失!没工夫和你们瞎扯!在太阳落山以前不能全部完成的家伙,也给我从U-17里消失!——以上!”不容置疑的结尾。

既然教练已经这么斩钉截铁地给他们下了最后通牒,就算再怎么觉得不可能,中学生们也赶紧动了起来。最终的训练结果是,他们终于赶在最后一刻完成了训练量,一个个瘫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不得不说,败者组的真的是非常差,除去那个经常看着不怎么样的教练以及不好的伙食,鸢认为,败者组生活还是比较轻松的。至于三船教练,看见鸢来后直接傻掉了,自从上次鸢挑了整个败者组,三船教练就把鸢列入了黑名单里,当然,包括迹部。

不过这么丢脸的事三船教练是不会说的,直接加大了国中生的训练量,导致了国中生败者组天天累成狗,骂三船教练不近人情,三船教练天天变着法子折磨国中生,鸢依旧淡定,隐藏实力,该放水放水,该偷懒偷懒,三船教练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想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在一个下雨的夜晚,直接吩咐鸢,越前,谦也去胜者组偷东西了,鸢终于提起了兴趣,结果就是因为平衡感超差的谦也直接把自己和越前拖下水,鸢只想说一句,他真的不会游泳啊!

作为林动时他是靠着 强横的实力直接在空中飞的,作为花千骨,那不是还有沉浮珠吗,又不用自己游泳,作为杨戬……算了,那次砍了九大 金乌后掉到东 海自己就对水产生了心理 阴影。还指望自己 会游泳吗?

所幸,鸢勉强抓住了一 块 浮木,没有沉下去,等被冲 到岸上时,刚刚到了U-17内部,鸢已经什么也不想说了,用力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拧干,湿淋淋的在自 己身上真是不好受啊,头发 完全阻挡住了视线,难受的很,随手把头发撩到一边,成了三七分,眼睛也完全露了出来,“走吧,抓紧时间。”越前抬起头,正好对上鸢的双眼,漆黑的眸子却不 邪恶,宛如黑洞 般深邃,让人看不清 真实想法,整个人 也像黑洞一 样吸引着人。

越前连忙别过了头,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鸢一直 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眼睛了。“好,我们快点吧,不然会赶不上的。”鸢淡淡点了下头,拉住了想要走的越前,“小心点,那边有 摄像头。”

越前惊出了一身冷汗,小心翼翼的避开摄像 头,开始完成任务。前几个任务完 成的很快,只剩最后一个偷酒的任务了。一路上鸢总是会 提醒 摄像头 所在的位置,没有 被一个摄像头拍到,最后这个 通过红外线对他来说也是小菜一碟,不过,还是 越前和谦也先过了自己再过吧。

半晌,看着不断尝试着想要通过红外线的二人,鸢微微摇摇头,直接闭上眼睛睡觉了,自己已经帮他们够多的了,其他的就交给他们自己吧。
——————————————————
忍足家里临时出了点事,向教练请了半天假,回家处理一下,终于,在还有两个小时时结束,赶回去时间足够了。买了地铁票,准备坐地铁回U-17训练营,回去以后应该可以赶得上训练。也许就是这一次决定,让他的人生有了偏差,两条平行线开始相交。

上了地铁,随意捡了一个位子坐下了,要坐一个小时的地铁,可以暂时休息一下了。人又一下子涌进很多,车厢内的空气开始热了起来。忍足旁边坐的看样子也是是一个国中生,一手紧抓着一个紫黑色的网球袋,上面写着一些汉字,忍足都不认识。少年身材修长,头戴一个紫黑色的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衣。

少年似乎很困,抱着网球袋沉沉的睡着,帽子下几根紫黑色的头发溢出,落在肩头。忍足似乎有了兴趣,瞥了一眼少年另一只手中攥着的票,看来,是在自己后面下车啊,这个站,难道是来参加比赛的?不过,在那里比赛的应该是各国海外远征组的人,而海外远征组的人不应该都是高中生吗,这个少年看着怎么都是国三生啊,应该只是看比赛的吧。

忍足对这人的脸有了兴趣,这个少年长得怎么样啊。想了想,还是不叫醒了吧,自己做一回好人,把他送到地方吧。这么想着,少年头不自觉靠在了忍足肩上,看起来真的累坏了。忍足只感到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并没有什么汗臭味,好像是洗发水的味道,又好像不是。

到少年要下车的站台,忍足轻轻推了一下沉睡中的少年,“喂,你该下车了,快起来吧。”少年猛的坐直,提起手中的球袋,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忍足,缓缓问道,“你怎么会知道的。”声音桀骜不屈,有些向迹部。忍足站起来,也提着球袋向外走去“看了你手里的票啊,快下车吧,不然车要开走了。”少年一愣,也快速下了车。阳光一照,少年伸了个懒腰,有些慵懒的说到,“谢谢你了,不然可能就睡过头了,有比赛不能耽搁。”

忍足有些迟疑的问道“你是中国人?”少年瞥了一眼球袋上的字,“是,来日本有些事要办。我先走了。”忍足还想说些什么,手机响了“喂,迹部,怎么了。”

“噢,对不起,刚刚坐过站了,现在正准备往回返,会在规定时间回去的。”

“好好,那我现在赶回去。”

挂了电话看见面前的少年还没有走,有些疑惑,少年抬起头,露出好看光滑的下巴,要比忍足矮上半头,“你是故意等我下车的?”

忍足将手机装入口袋,一脸不正经,“是啊,你睡着了实在太可爱了,没忍心把你叫醒。”少年张了张口,似乎想骂人,话到嘴边终究没有说出来“这次不管怎么谢谢你,我叫,林貂,如果能再见面,我会记得这件事的。”等待,似乎,没有人等过自己吧,如果停留下来,就会被别人超越,自己被击杀。“忍足侑士,请多指教了。”

林貂微微点头,在忍足的注视下向出口走去,一群穿着印有中国国旗的火红色队服的人围了上来,“队长,你终于到了,快走吧,比赛快开始了。”林貂点点头,在一个人手中接过一件队服,套在了身上,帽子被摘下,紫黑色的长发泄出,被高高的扎起来。一张比女人还要妖孽的脸露出,被对着忍足的方向。忍足只看到中国队队服以及紫黑色长发,苦笑摇头,他还真是中国队队员啊,明明这么小。

用力摇头,匆匆打了个车往回赶了。

林貂回头看了一眼,人已经不在了,转身向出口走去“都走吧,中国队,必须胜。”紫黑色的瞳孔中有着狂傲,霸气,凶戾。嘴角有一丝玩味的笑,其中有着不屑,暴戾。 不觉得令人厌,反而认为理所应当,天生王者。喃喃自语“忍足侑士吗。”有点意思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