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桥春雪

主平德,其他cp可能有,主网王

[网王]miss 迹部bl(网王+宝莲灯+花千骨+武动乾坤)

Chapter8

(楼主很懒,中间就跳过吧,表拍我)
一转眼一年就过去了,在这一年,鸢在薰衣草花期时同迹部一起去看了,依旧带着伪装,迹部很好奇鸢的身份,却没有问,想等鸢什么时候愿意告诉自己再说。紫色的薰衣草海洋真的很美,美得令人窒息,鸢没有多待,他是赶着过来的,还要回去准备国二到国三的升学考试,迹部想留人,终究没有留住。
国三王子回归,等于开了一个外挂的青学赢得了国三全国大赛的冠军,鸢依旧隐藏实力,保证不输就行了,是众人所认为的正选中最弱的人,另外要说的是,乾发明出了乾汁,酸甜苦辣咸什么味道的都有。获得全国大赛冠军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至于味道如何,鸢喝过一次后再也不想喝了,虽然苦没有中药苦,辣没有朝天椒辣,酸没有山西老陈醋酸,臭也没有长沙臭豆腐臭,但真的不好喝啊 ?!至于其他人,除了不二和乾,其他人喝了就倒了,手冢也是凭着强大的意志力才撑住的。
全国大赛结束后,众人终于免受乾的迫害一段时间,努力准备着升学考试,大石决定以后要学医,阿隆要继承自家店铺,手冢要走职网,越前要回美国深造,都不能直升青学高中部,大家都有些伤感,不过很快就释然了。鸢也还没有决定自己是去哪所中学,或许,留在青学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过现在想这些还有些太早,到时候再看吧。
就在放寒假时,众人接到了来自U-17的邀请,由于青学是冠军队伍,所以可以全员去,只是少了一个越前龙马,有些失落,其他学校也接到了邀请函,一共有50人接到了邀请,众人都非常的高兴,终于可以在一起继续打网球了。
在这方面,青学无疑是最积极的,第一个到了U-17训练营,紧接着到的,是立海大幸村对抢走了自己获得三连霸机会的青学无疑有着不爽,尤其对打败了他的越前很不爽,也就只有鸢能让他好好对待了,第一次见面时鸢的剑法真是太厉害了,幸村都有些心动了。向手冢打了个招呼,幸村就来到了鸢面前正准备和鸢聊一下剑道方面。毕竟,鸢的网球技术在他看来真不怎么样啊。如果让德川知道了,一定会一口老血喷出,不怎么样还能一个人挑了整个败者组还都赢了?!你在逗我吗?
还没聊两句,一个不怕死的高中生就凑了上了“喂,你们是新来的国中生吧,要想进U-17,先把这三个罐子打倒吧,否则你们还没有资格进这里。”鸢本来就很烦了,听到这个高中生这么一说,气场更低,幸村微笑着抽出自己的球拍,一球干掉了三个,球又弹回了手中。鸢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是隐藏一下实力吧,于是,于是……你虽然是一球击中一个罐子,但你同时发出三个球,每个球都击中一个罐子是要闹哪样!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可以做到这种程度,但和鸢一样,原地不动发球还可以,但要是跑动接球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做到了。所以,鸢表现出的众人也没太多惊讶,只是觉得他实力有所提高罢了。
  后面进来的一大帮子人都目瞪口呆地表示了震惊。他们为的不是鸢和幸村的球技,而是那两个高中生的勇气。敢挑衅鸢幸村其中一个的人就能说是勇气可嘉了,同时挑衅两个……鸢立海大的人不了解,但青学可是不敢得罪鸢啊,鸢看着冷冰冰的什么也不计较,但谁敢惹他这一天就别想好过了,不是你去厕所被反锁到卫生间,吃饭时从饭盒里爬出一只精神抖擞的小强,就是在训练时从正选球场飞过来一个球,砸的你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手段比不二都要多,不过用的少罢了,但每一次都让人映象深刻。幸村就更不用说了,现在立海大人见了幸村就打冷颤。
  一帮人等浩浩荡荡地进入到了u-17的训练场地。整个区域是一个长方形,两侧是并排的网球场(一边八个,总共十六个),中间是高起来的看台,中点则是一座两层建筑(那是主控制室,里面统管着整个u-17场地的所有摄像头和电子眼)。
  “整个球场从1到16编号,数字越小,排名越前。想要达到前面的球场训练,就必须打赢排位交换战,胜者和负者交换场地。每天早上六点都会根据教练安排的菜单进行排位交换赛,有单人和团体两种。单人赛一盘定胜负,而团体赛是五战三胜制,主动挑战、结果输掉的团体一星期内不能再提出比赛要求……”乾继续报他的数据。
  “咦!那就是1号场地的是最强的咯?”菊丸就听明白了第一句话,眼睛马上望向了场地另一端。
  “差不多可以这么说。”柳莲二接过了话头。
  “什么叫差不多啊!”菊丸不满地囔囔道。
  乾和柳对视了一眼,解释道:“因为说不定会有很厉害的守门人,如果每个场地上的人都是同样的水平,那怎么可能提高呢?所以说守门人的存在是必要的,一个水平远远高于那个场地平均水平的人。”
初中生这边自顾自地讨论了开来,高中生那边也沸腾了,大多都是瞧不起这些后辈们的。德川和也站在人群里,一脸冷冰冰。他身边的入江奏多倒是一脸笑容,“有些国中生资料看起来很可怕啊~什么都被收集到了~”德川仔细扫视一圈,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瞳孔微微一缩。
 就在场上乱哄哄吵成一团的时候,扩音器里突然响起了声音。一个长发的男人出现在主控制室二楼的平台上,冷静地宣布道:“欢迎五十位中学生加入我们u-17的训练阵营,我是战术教练,黑部由起夫。”他一挥手,就有直升机隆隆地飞了过来,铺天盖地地扔下来一大堆网球。“原来的高中生候补有246个,现在加上50个中学生,太多了!现在这里有200个球,捡不到球的人就立刻收拾行李给我回家!”
  这一通话又快又急,完全没给人缓冲的时间。鸢非常淡定地接到了一个在他面前落下的网球,大部分初中生也像他一样眼疾手快地捡了一个。也有个别的人,比如远山、迹部、真田,每个人都拿到了十个以上。越前每次都能踩点压上最后一刻,这次也是一样——迟到的他拿到了最后一只网球。
  结果,中学生每个人都拿到了球,而高中生因此要削下去近半数,9号场地以后的基本上全军覆没。对于这样的大溃败情形,高中生们自然不平,嚷嚷着要和中学生比一场。松平亲彦对越前龙马,松平完败——没拿到球的高中生们只能认赌服输,不甘心地离开了。
  接下来的时间是参观整个u-17的营地。训练的地点另一头是生活区,包括酒吧、食堂、健身房、电脑室、泳池、公共浴室……等等。设施齐全,一看就是专业级别的。众人纷纷唏嘘感叹,高校生的水平和中学生的水平就是不一样啊!
鸢同青学的人一起上了楼,准备休息一会,下午就要训练了,自己刚刚看了一下宿舍安排,他和迹部,切原,桦地被安排在了同一间宿舍,有熟人呢。这次合宿马马虎虎过就行了,就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啊。而他刚刚拐上二楼楼梯拐角,就看到有个熟悉的人影在等着他。 鸢浑身僵硬了一下,这个世界不会这么小吧。
德川和也正靠在墙壁上,闭目养神。别人都去吃饭了,他瞅准了这时机守株待兔。而听到了声音,他睁开眼睛:“到时候了。”鸢在去年曾经说,到时候他们会碰到,这句话就是对那时的肯定。
“德川前辈。”鸢走了过去。他感到有些头疼,是不是自己不能再这么闲逛下去了。“自我介绍一下,鸢夙夜,青春学院网球部正选国三生”
“你可以不用叫我前辈。”德川冷静地说。从对方去年的表现来看,他今年也不一定能胜过对方,那他宁愿不要听这一声前辈。“我相信你知道我的意思。”
鸢略微偏了偏头。该想个什么办法糊弄过去比较好啊,不管了,先随口弄过去再说吧,向一边走了几步,脱离了众人的视线“嗯。但是私下比赛没有问题吗?”他刚刚问了乾U-17的规矩,除去一军个别人,唯一能不经过教练批准就进行的比赛是一军的个人挑战赛。每个号码每天一场,先到先得,而现在的德川恐怕还没到那个范围里,他也不是一军二十个之中的人。
鸢的言外之意他听了出来,于是就站直了身体。“以你的实力,这一天恐怕也不大远。”
这就是变相地在说要等鸢打进前二十人再挑战了。鸢倒是不介意,只微微一笑:“好,那我只能希望我没辜负你的期望。” 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进去吧,不管怎么说,先糊弄过去了不是吗。
这就是答应了。德川露出来一个淡得几乎看不见的笑容,然后迈步下楼,过程中拍了一下鸢的肩膀。“加油!” 可惜他不知道人家根本就不打算进一军啊。
鸢终于舒了一口气,回到宿舍里准备铺床单收拾东西,迹部知道德川来是干什么的,将手中的东西交给桦地让他来铺,自己坐到了鸢旁边的凳子上,开口问道“鸢,你还打算就这么下去吗,前辈都找上门了,啊嗯?!”鸢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了。鸢的用具大多是白色的,只有换洗的衣服是红色的。鸢有着轻微的洁癖,这些是必须的。不像迹部那么华丽张扬,给人很温馨的感觉。将手中一盆白色的花放在桌子上,鸢坐在了床上。
“我的确是这么打算的呢。”鸢看向自己放的那朵花,很奇怪的一朵花,天气这么冷了,居然还可以开放。迹部顺着鸢的目光看去,“这是什么花,本大爷怎么没有见过。”
鸢淡淡的回道“此花名为,荼蘼,多少烟花事 尽付风雨间 ,多少尘间梦 尽随水东转 ;看见的熄灭了 消失的记住了 ;开到荼靡,花事了…… 留下的记忆不过是一地花瓣…… 风吹走了,就没有了……”
那一夜
梦中相会
你是白色无根莲
我是红色彼岸花
你苍白如雪
我妖红似血
你落落于天山镜池水沄沄
我寞寞在幽冥黄泉路漫漫
那一刻
爱上你
命里劫数
无路可逃
无所可逃
我会一直等
三千日斗转星移
你终于老去
我依旧沦陷
你来到渡口
前方暗河黑水潺湲
投以我浅浅一笑
孟婆汤碗已空
你踏上奈何桥
心静如水
心沉如石
我合上乱花枝
心痛破碎
心死无望
我脉脉花香的缠绵
抵不过苦涩寡汤的忘却
我还活着
没有灵魂只有肉体
却坚持爱你
那一刻 爱上你
命里劫数
无路可逃
无所可逃
我会一直等
三千日斗转星移
你终老去
我依旧沦陷
鸢沉思着,会不会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值得自己如此守护,彼岸花,荼靡花,都是被人所厌恶的花,荼蘼是今生最后一朵花,彼岸是来世第一朵花,一个雪白,一个绯红。
迹部没有再说,桦地依旧尽职尽责,不管旁边的事,切原……算了吧,这孩子根本听不懂再说什么。

第一天就在参观U-17中度过了,大家一夜无梦,鸢认为如果不算U-17夜半萨克斯这样的昼夜名产,休息的还算不错。
在太阳升起之前,新一天的排位交换战表格就在公告栏贴了出来。今天没有团体挑战赛,也就是说,只有十场教练安排好的单人挑战赛,赢的人可以进入到更高阶段的训练场地。这也是中学生参加的第一天训练,所有人的热情都很高。结果一看到安排表,大家都傻眼了:二十个人里十九个是高中生,中学生里只有一个人被选上了——桃城武。
对于这种情况,鸢早有预料。前一天他们在抢球比赛里表现太招眼了,教练应该是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以便日后能更好地服从命令。不光是他一个人想到了这点,乾和柳也随之分析了出来。大家纷纷给桃城打气加油,殊不知他的对手鬼十次郎虽然只在5号场地,但实际上却有着一军正选No.5的实力。实际上,鬼是故意在排位挑战赛上败北,放弃了这次去韩国比赛的机会,就是为了能看到候补们更多的进步。
场地上主控制室的二楼,三个教练正聚在一起看摄像头上传回的画面。
“看起来中学生们都很有信心的样子呢!”柘植龙二先表示了他的看法。昨晚国中生还算比较遵守纪律的,没他想象中的闹腾。总比入江半夜吹萨克斯扰人清梦的好。
“但是桃城并不是他们之中最强的那个吧?”精神教练斋藤至说出了他的疑问。“按照资料来看,应该是中下水平。想要他们乖乖训练的话,挑个中等的会不会比较好呢?”
黑部由起夫眯着眼睛,一边看着显示器上已经开始的比赛,一边冷静地解释:“这种一看就知道是一面倒的比赛,目前的高中生里,也只有鬼会耐心地一步步来吧?他擅长的力量网球和Black Jack Knife,整体风格都和桃城类似。相似的类型,我想这样中学生们才会更清楚地意识到他们和高中生的差距——既然已经进入了U-17,我黑部可不允许没有一点进步!”在学生面前他从不解释,但对方是同事的话,当然还是沟通清楚比较好,毕竟他们是联合教练。
“但这样的比赛过程会很惨烈吧?”斋藤无奈地点点头,表示他明白了:“啊啊,果然只有结果才能让你认同……还真是冷酷的风格呢!”
“冷酷这个词我原封不动送还给你。”黑部马上回答,眼睛依旧没有离开屏幕——上面的桃城被鬼的一个发球就麻痹了整只手腕,“你今天的训练项目是什么?让自家人自相残杀?”
“别说得那么难听嘛,什么自相残杀啊……”斋藤收了脸上的笑容,也垂下眼睛盯着闪烁的显示屏:“如果对同伴就无法发挥自己的真正水平的话,那还真的是一个可怕的心理障碍呢!不管怎么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敌人嘛~”
“学心理的还真是可怕啊,亏你还总是挂着一脸温柔的样子。”柘植龙二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相比于他的体力训练,黑部的战术也好,斋藤的心理也好,哪个都比他难对付吧?
斋藤至完全不以为意,“为了让对面的人放松警惕,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意愿,这是心理医生必备的素质吧?我目前的工作就是要激发他们的求胜意识啊~”
柘植龙二不说话了。不管怎么样都要过他们的关卡,还是祝这些初中生们好运吧!在训练量上,他也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不过今年的中学生里的确有几个很值得注意的。”眼看场内的局势已经变成了桃城抱着球拍——他的手已经麻痹到拿不动拍子了——想要打回鬼的球,再下去也是死撑了,黑部的目的已经达到,他的目光开始注意起球场周围围观的初中生们。
“是啊,完全超初中生的水平吧?迹部、手冢、真田、白石……”斋藤一个接一个地念出了名字,同时在显示屏上寻找这些人,“表情都很严肃的样子啊,看起来是明白点什么了。”
黑部的目光停留在站在一个人身上,“这个孩子,从头到尾就没有变化什么表情,即使在面对这样的情况也没有半点波动,但他的实力,就我们所收集到的资料来言,他的实力似乎是最弱的。”穿着一身青学正选队服,火红短发,刘海遮住了眼睛,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却不同于手冢,德川,似乎他认为这么安排没有不合理的地方,似乎经历过很多类似的事情了。
“真是的,看来我们的决策被人鄙视了啊,如果没有记错,这孩子是孤儿吧,一个人过了这么久,也应该这样。”斋藤话是调笑,他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和第一次见到这场景的平等院反应一模一样啊,不过,平等院这小子,不会服从命令啊。(平等院凤凰是一军No.1,从高二开始就没把教练们放在眼里)”他开始自言自语,声音越来越低。
黑部终于舍得把目光从显示屏上移开,和柘植对视了一眼。斋藤就是个典型的笑面虎,当他陷入沉思的时候,通常意味着一个新的“折磨人的”点子又出现了。
而鸢当然不知道摄像头那端的人在说什么。斋藤教练有一点说错了,鸢不是因为孤儿才成为这样的,在自己作为林动时,哪里要比这残酷很多,没有人会因为你天赋好,实力弱放过你,会直接抹除,在那里,失败就是死亡,这只不过是驱逐,比起那里不知道要好多少,所以,这对于鸢来说根本不够看。也不值得同情,这个社会,本就是弱肉强食。
场上的桃城一次次地被击倒,又一次次地抱着球拍站起来,他所为的已经不是比赛上的胜利,而是自己精神上的突破:他和鬼的实力悬殊太大,想赢根本不可能,手腕也已经麻痹了打不了球——但是只要一球!鬼用的球拍上面只有一横一竖两条线,这样发出来的球,他怎么能打不回去?只要打回去一次,也就是一种证明了吧!桃城的执着最后终于获得了胜利,从整场一面倒的比赛里夺得了唯一一分。
如果说鬼原先对中学生还有那么点怀疑之心的话,和桃城比赛以后就完全没有了。这么顽强的精神居然出现在一个国二生的身上,那国三的呢?又会怎样?再看另一边的鸢,他的气场从头到尾都没变过,和其他人的一脸震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是因为这种程度的比赛完全不看在眼里吗?鬼走向场边的德川和入江,从德川的眼神里也读出了同样的意思。德川了解鸢的实力,但看过资料的鬼,可是知道鸢的实力是最弱的,那又是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鬼有了兴趣。
排位挑战赛后,高中生分散练习,而中学生们则被斋藤教练召集到一起,让他们两两自由组合。所有人都以为接下来会安排双打比赛,结果等他们分好组以后,却被告知要进行组内单打,输的那个立刻拎包走人。
“什么?”这话的效果无异于在沸腾的油锅里浇了一盆冷水。中学生们刚来U-17第二天,什么事情都没做,只是参观了一圈而已,当然没人想回去。另外,这么两两组合起来的都是平日里关系极好的伙伴或者搭档,想想也知道,肯定有人下不了手。
望着下面吵成一团的中学生,侧靠在墙上的柘植轻轻说了一句:“果然又被你料中了。”他和斋藤都在二楼阳台上。
不过斋藤完全不为所动。他拿着分好的对战表,一字一句地宣布:“与其吵下去,不如花时间想想怎么才能留下来。”人群顿时就寂静了。他对此很满意,“比赛规则,两人轮流发球,七球定胜负,超出数目的领先二球算赢。按照我说的顺序来,一组三对。第一组是忍足侑士对向日岳人,仁王雅治对柳生比吕士,大石秀一郎对菊丸英二。”
这一组完全就是双打搭档之间的对决。不得不说忍足心理素质过硬,一开头就说了他绝不会留情,结果是7:0向日;仁王和柳生的比赛演变成了相互欺诈,绅士居然技高一筹;而大石和菊丸,菊丸一开始放水,被发现以后只能认真打,最后是哭着打赢大石的……
接下来的一组最引人注目的组合是幸村vs真田,真田几近完败。所有人又一次近距离地目睹了Yips的强悍效果,真田不知不觉中就陷入了一种四肢不协调的状态中。然而他最后终于爆发了,抵挡住幸村强悍的精神力打回了一球,带起的猛烈气流把幸村的发带都给刮掉了。最终结果是7:1,幸村大比分胜出。
至于鸢……这位仁兄从一开始比赛就消失不见了,至于原因,他看见同样消失的越前龙马和远山金太郎朝一个方向离开了,直接在他们背后偷偷跟着,同他比赛的千石根本没有打就赢了。教练看着在另一个场地上挑衅鬼和德川的二人,实力还不错嘛。可,是不是还少了一个人。
还没有想完,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摄像头中,斋藤教练不禁吓了一跳。鸢坐在场边的一棵大树枝桠上,看着场中的比赛,神情不变分毫,好像是一瞬间就出现在了树上,斋藤挠了挠头,叹了一口气,准备下去找人了。
结果是,主角光环并没有再次笼罩越前,他和小金都输了,德川好意的提醒越前“如果想要更强的话,去找找三船教练吧。”鸢无聊的跳了下来,他本来就不打算进这里,这次连水都没放,直接弃权了,德川该不会很失望吧。
结果一下来就被教练给堵住了,和越前,远山一起被丢到了山中,鸢都没有反应过来,似乎自己做了一个很不明智的决定,好像面临一个比在胜者组更为难的训练。不过,可以说这些教练的行动能力强?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