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桥春雪

主平德,其他cp可能有,主网王

[网王]miss 迹部bl(网王+宝莲灯+花千骨+武动乾坤)

Chapter15

鸢回到了宾馆之中,烦躁的锁了上门,扑在沙发上,将自己整个人都埋在巨大的靠垫中,心情十分烦闷,鸢想着,自己要硬下心,自己,真的不想救那个相川,所付出的代价,真的是连自己都不愿意的,很痛苦的代价。这样做,会让迹部反感的吧。
鸢不想去想,扭头看向那灰黑色的天空,马上就要下雨了,身体还是很冷,上次三圣母做的事,实在是太让鸢心寒,鸢也不愿意为了那一个伤自己那么深的女人费心了,但这个心结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解开的,宛如真实的寒冷让鸢现在都感到一阵刺痛,冷到彻底。
迹部在门外等着,鸢不用精神力也知道,他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不过鸢没有意向去让迹部进来,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迹部,他不想让迹部失望,但也不想去救相川。几道闪电霹下,豆大的雨点砸下,气温一下子降低很多,鸢打了个冷颤,身上只穿了一件.T-桖和一个半裤,这具身体很孱弱,鸢可不想弄得生病了。
隔着一张门板,两人心思各异,迹部终于开口了,“鸢,救救她吧,只要本大爷能做到,什么条件都可以。”顿了顿,“上次,是本大爷救了你。”意思很明确,这次该你报恩了。鸢心中更冷了,用这个来要挟自己,迹部景吾,看来你是真的喜欢她了。虽然这么说,鸢还是咬牙,“你很在乎她?那你就在外面不借助任何东西雨里站着,什么时候雨停什么时候回来,能做到我就救他。”
鸢是没想着迹部真的会做,迹部毫不犹豫的站到了雨幕之中,鸢真的有些害怕了,随手抓过一件衣服,跟着打开门跑了出来,一把将雨中的人拉了进来,“迹部景吾,你是不是想死!会感冒的?!”手中的大衣直接摔在迹部身上,鸢真的生气了,看见浑身是水的迹部,鸢的语气软了下来,叹气“我帮你就是了,你先把水擦干净,别感冒了。明天早上我会去的。”
迹部手中用力,外套微微变形,迹部有些欣喜,“鸢,你答应了?”鸢咬牙,关了门,“我只是不想欠你人情,明天,我们两不相欠了。”迹部并没有看出,鸢语气之中的落寞,鸢关了门,疲惫的睡着了。
————————————————————
过了一个多时辰,病房的门终于打开了,出来的是脸色苍白的鸢。
“鸢,怎么样?秋荷他怎么样?”迹部最先冲到前面。
“你的眼里只有她是不是?为什么不问问我怎么样?”鸢的话说的有气无力。“毒解了,她过几日就会醒。迹部景吾,我走了!”
迹部感觉到鸢有些不对劲,可是,对相川的担心让他忽略了很多事,甚至连谢谢都没有说,就直接冲进了房内。
鸢无力的扯了扯嘴角,终究什么都没说。转身向迹部家外面走去。
当迹部与一干人等走进房内,便看见了地上的一滩黑血,床上的相川虽然还没苏醒,面色却红润过来。迹部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满屋子里的人也终于有了笑容。迹部突然想起,鸢还在门外,急忙跑出去,想对他说声谢谢,可是此时的门外,早已空空如也,鸢已不知去向。
  终究是欠他一句谢谢。迹部心里堵的发慌。
突然看见一个小袋子,写着迹部的名字,是给迹部的,迹部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缓缓打开袋子,一道红光闪过,射入迹部体内,是一颗血色的内丹,迹部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纸条:迹部,从此,我们两不相欠。迹部怔怔的,为什么,为什么明明还了内丹就可以,却还是要救她。
鸢回到宾馆,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下蛊之人已经被迹部家人干掉了,用暗杀的方式,鸢苦笑,不怪他,他不知道,平等院直接撞开门,鸢一回来他就感觉到了,鸢受伤了,很严重,从小貂口中平等院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本来打算阻止的,但看见鸢拒绝迹部,平等院放心了,没想到鸢今天却去帮迹部了。
平等院看见倒在地上的鸢,忙把人扶起,源源不断的输送着元力,居然损失了一半的实力,平等院脸色越来越凝重,鸢脸色苍白,终于睁开眼睛,声音虚弱的说“小炎,这两天,和中国队的比赛我没办法参加了,我想休息两天,帮我隐瞒一下吧,我不想让他们知道。”说完后,身体表面出现一层紫金色的薄膜,自行恢复着,平等院没有办法,只能将鸢放在床上,自己退了出去,很想杀了迹部,但是不想让鸢伤心,只能作罢。和中国对比赛?平等院根本不在乎结果,只要大哥好好的,怎么样都可以。
——————————————————
“双打二,真田,幸村;双打一,迹部入江;单打三,渡边;单打二,种岛;单打一,我。事先说明,我不想出场,让我出场回去训练全部翻倍!”平等院不客气的分配任务。“没有问题吧?!”虽然说看起来像是征求意见,但平等院的语气听着就像你们只要知道有这回事就行了,执行任务,不许有问题。
迹部有些犹豫,却还是问道“平等院,鸢去了哪里,怎么不见他人?”平等院不想理会迹部,要不是迹部,大哥怎么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不过,平等院压下怒火,“和你有什么关系,有时间还不如关有时间还不如关心一下该怎么才不会输,中国队,是一支实力超乎想象的队伍。”二哥带领的队伍,很强,不过,难道日本队是省油的灯吗?
让众人自行训练热身,再过一个上午就要比赛了,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平等院用力揉揉头,感到有些头疼。众人该去哪里训练去哪里了,平等院周围已经没有人了。不,还有一个,德川,德川并没有离开。
“平等院,鸢呢,他在哪里?为什么不出现,以他的实力,他所在的那场比赛一定会胜利的。”德川质问平等院,平等院连眼皮都懒得动了,“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平等院现在非常不想提鸢的事情,心情不好到了极点,现在德川又过来,本来对德川就没有好脸色的平等院此时语气更加不好了……
————————————
“别看了。”真田啪地一声关掉了电视,里面正在播放体育新闻,预测今年冠军花落谁家。新闻里说的是实话,他们遇到的,是完全碾压其他队伍的中国队,实力强大的让人心惊,胜算的确不大。这可和他之前在立海大时的情形完全相反,舆论走向简直可以说是两个极端,也不怪他看着就觉得火气上升。
“听着很讨厌?本大爷也讨厌。”迹部撇了撇嘴。“自己人还是受不得听到别人说不好吧?”他可不喜欢听别人预测自己这边输。
真田看了他一眼。“我相信日本队,日本队的强大,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尤其是鸢,真田现在看到的,只是鸢完虐对手,但谁都明白,这只是鸢实力的冰山一角。
“能逃出本大爷眼力的人,至今为止也没有几个。”迹部回答,显然也是认同了,不过这话给外人听见只会觉得他十分自大。不过实际上,由于童年阴影的影响,他对白种人不抱有什好感。
他们俩本是练习间隙后回房间休息的,这会儿又待不住了。“算了,还有时间,再下去打一盘吧,真田?”迹部率先说道。
“正合我意。”真田也站起了身。 当他们关上房门的时候,旁边的门也正好打开了。“迹部,真田,也下去练习吗?”幸村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
“啊。”真田颔首。这么巧……幸村莫不是也看到了那个报道吧?唔,不过就算看不到也会想到的。
迹部也对他点点头,然后补充了一句:“最近的电视节目无聊透了,还是打球吧。”
“这样啊……”幸村稍微一想就明白了,眼睛依旧弯弯的。“不愧是迹部,说得很有道理呢!”大少爷完全就是在别扭地提醒他们别管其他人说的什么嘛!
看着面前的情形,不知道怎么白石觉得自己必须说话:“怎么可能还没开始就先自己打退堂鼓了呢?”
“那是最好。”迹部点头,转身朝梯的方向走去,其他人也跟了过去。不过叮地一声过后,四个人都惊讶了。上来的是平等院,看起来应该刚练习完。双方打了招呼,然后一个人出来四个人进去。
等到电梯往下时才有人说话。“平等院前辈怎么了?”真田皱着眉头,“我觉得刚才门打开的时候他在往后藏手?”
迹部肯定了他的看法。“没错,他一只手按着另一只手。”
难道是……受伤了?真田和幸村面面相觑。他可是第一场单打啊,这离正式比赛开始没两天了!
不好的预感笼罩在几个人心中。而等到电梯门重新打开的时候,他们又一次惊讶了。德川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和他一贯冷静的形象相反,脸上紧张之色显而易见,白得十分彻底。“看见平等院了吗?”而看到几个人点头之后,他就飞快地跑进了电梯旁边的楼梯,消失不见了。
这回是四个人面面相觑。十几层楼呢,德川等他们出来的时间都等不及吗?看起来如果平等院真受伤了,那也绝对和德川脱不了干系。迹部若有所思,而幸村抿嘴不言。看起来有意外发生了…… 等到比赛开始的那天,这件事终于有了结果。平等院手腕受伤,三船教练大为意外的同时也只能换人,临时指定的人是德川。
其他人都没有说话。他们队里本来就平等院一个有世界比赛经验的队员,临阵换将也是兵家大忌,更何况在比赛开始前一小时换……天时地利人和,这三个现在一个都没了。种岛说得没错,但是现在批评平等院或者德川都于事无补,重点是比赛迫在眉睫。“加油吧!拿下单打一!”众人纷纷给德川打气。 不多久,德川抿着嘴上场了,脸色比平时还紧绷。对面的人,毫不例外是小貂,小貂脸色有些阴沉,“你是德川和也对吧,平等院和鸢夙夜呢,他们怎么不上场,出了什么事?”德川在小貂的气势下感觉自己都要动弹不了,比面对平等院还要强烈,“他们?和你有什么关系。”小貂皱皱眉,中国队队员似乎知道马上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集体向后退,小貂释放出的压力越来越大了,德川家也是阴阳家之一,本身就很强,不过面对这个压力,德川感觉自己一点反抗余地都没有。胸口的炎水玉此时却自动散发出一少部分力量,帮助抵御压力,小貂想起了什么,停下了释放压力,“洪荒祖符吗?这小子,开始比赛吧,明确的说,只有夙夜来了,才能赢我。”
……三船教练又不知道闪哪儿去了,剩下其他人留在休息室看现场直播。这会儿当事人都不在(平等院在酒店),众人放开来讨论。种岛把他的想法一说,大家都觉得很有道理。 “论整体实力,我们肯定是还差一截。”真田开了口,“这安排确实已经是最好的了。”五场比赛要拿下三场,实力又摆在那里,怎么说确实应该在战术上多下功夫。
“这么一排,取胜的概率就下降了不少。”迹部直接说。大家都很清楚,那他也不必要避讳什么。“如果德川没能拿下这分,那就意味着种岛前辈得拿下单打二或渡边前辈拿下单打三才行。”对种岛来说,技术应该没问题,但体力上的差距难以弥补,而对于渡边来说,他将面临的就是两败后不能再失败的巨大心理压力。
非常不利。
迹部没说出来,但所有人都明白这点。 虽然上场之前脸色不大好看,但德川依旧打得十分顽强,估计他也想到了这点。但是,小貂完全是以碾压性实力打败了德川,一球都没有拿下。比赛结束后小貂直接离开现场了,招了手,让一个人上来,“貂爷还有事要处理,云千昊,你先暂代队长,谁敢输了,你们知道的。”说完后,飞速离开了。
众人脸色都很严肃,种岛都摆不出吊儿郎当的样子了。但是德川的确尽力了,是那个林貂实在太强了。
小貂到了鸢所在的宾馆,打听了平等院所在的房间。鸢中途醒来过一次,感觉不是那么虚弱了,撑着身体来到了平等院的房间,他感受到了平等院受伤了,但很轻,一天就好了。
鸢扶着墙,见到正在看比赛直播的平等院,缓缓开口,“小炎,你受伤了?”平等院猛的回头,无奈“是,手被打肿了,大哥你不休息了吗,还没有恢复过来吧。”鸢坐到了平等院身边,“德川输了啊,你的手是他干的吧。”鸢明显不想谈这个话题,平等院也没有继续问了。
“是啊,不过再过一会就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平等院丝毫不在乎,鸢也知道,没有什么担心的,当初受得伤要比这强上不知道几个档次,不一样没事吗。
“这次,日本队要输了,咱们两个不出场,小貂那小子现在一定朝过赶。”话音刚落,门被推开,“你们两个搞什么,林动,你小子是不是傻了,去救那个不相干的人,你是不是觉着自己还年轻,可以玩自己的身体随便受伤?!还有你,你这头傻虎,别告诉我当时他对你出手你躲不过,就是再快上十倍也不是你玩的!”小貂这次估计是真的气的不轻,鸢和平等院识相的什么也没反驳。
小貂发够火了,终于稳定了情绪,面对这两个乖乖接受批评的人,也是无奈,不客气的坐在平等院的床上,“林动,你准备怎么办,不会真的死撑吧,这东西,貂爷怕你坚持不下来。”鸢抱着一个巨大的抱枕,头靠在上面,闷闷的说,“那我该怎么办,人已经被迹部家杀死了,这东西已经没有解药了,撑着吧,什么苦没吃过,还怕这个?”
小貂暂时也想不出来什么好办法,只得作罢,“这次中国队一定会赢的,这次你可是输了啊,林动。”鸢紧紧抱着靠枕,无奈的说,“随便,反正我没有义务一定要让日本队得第一,日本队怎么样都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平等院一头黑线,赢不赢和自己有关系啊?!!!!不赢回去教练不得唠叨死。不过,平等院现在最担心的还是鸢的身体,现在的鸢十分脆弱,不能折腾,不然会有很严重的后遗症。
“这几天,大哥你好好休息,不要出来瞎逛了,先恢复了再说。”平等院以一种强势的口气说着,鸢无奈的点头,似乎想到了什么想,开口“记得,迹部要是找我,给我回绝了,还有,比赛结束要是去机场,坐大巴什么的,我不想动了,你背我去。”平等院捂脸,这次在日本队威信全没了,不过,鸢说的话平等院是无条件遵守的,没有反驳。
小貂看着二人,实在骂不出来了,叹气,“小炎,比赛结束聚聚吧,中国队事先说好了去吃自助,你们要不要去,林动,你也来,好久没一起吃饭了。”鸢点点头,“好,这几天应该没什么事了,要不要回天玄大陆去看一圈,好久没回去了,不过我还没在这个世界玩够,回去又是一大堆事,所以事先说好了,我只是去看看,坚决不露面,等我休息够了,再回去好了。”小貂扶额,怎么还是老样子,算了,随他吧,反正时间多的是,这些年也是幸苦了,好好放松一下吧。
————————————————
比赛结果在大家的意料之中,中国队获胜。日本队这次能够获得第二名已经很让人惊奇了,也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与此同时,鸢身体也恢复了七七八八,虽然实力没有恢复,不过正常活动是不影响的,日本队也去了自助店,与中国队见面了,日本队一共有二十人,这次比赛的七人与中国队七人见面,有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感觉,斗志十足。
鸢看着这一群孩子气十足的队员,有些无奈,小貂眼神桀骜的看着这一切,也是无话可说,这些人也是太……而且……小貂打了个寒颤,对面忍足那个色迷迷的眼神算是怎么一回事,小貂一阵恶寒,该不会真把自己当成女的了吧?!要不是顾及鸢,小貂不确定自己能干出来什么事。
忍足向小貂走来,微笑着说,“林貂,又见面了,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小貂挑眉,“什么忙,帮你有什么好处。”鸢则是有些疑惑,忍足会有什么麻烦。忍足压低声音,“你的实力很强,所以,你也应该知道阴阳家,忍足家也是其中一员,这次要求每个阴阳家派出一个有潜力的少年同一个外家人组队历练,据说是到一个地方斩杀一群邪兽,好像叫什么域外邪族的……”
听到这几个字,小貂双目中一抹寒气闪过,打断忍足的话,“域外邪族,你确定是这个名字?!”鸢拳头也是收紧,异魔吗。忍足不明就理,“对啊,怎么了?”小貂深吸一口气,“忍足,你以为,凭你这点实力,连异魔气都能轻易把你侵蚀,还想打异魔?最弱的异魔都能轻易干掉你。”小貂咬牙,真的,没有亲身经历过,你是不能理解异魔的强大,那一站,天玄大陆损失惨重,强者陨落进半,林动……为了晋入祖境,应欢欢,冰主应欢欢,燃烧轮回,为林动开辟了祖之路,助林动成祖,从而彻底陨落,一个傻女孩……
小貂看向鸢,鸢的眼中有着悲伤,忍足不知道异魔的强大,接着说到,“是吗,父亲说,这个历练也是第一次,阴阳家可以预言,这次预测到会有这些侵略,世界恐慌,只有这个历练才能解除危机,历练地点,似乎在一个什么位面,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在这里他们没有阴阳家之类什么的,而是修炼者,他们所修炼的,叫做——元力。”鸢手中的筷子直接折断了,元力?!天玄大陆?!鸢不敢相信的看向小貂,小貂也是很惊讶,看来,这次不答应也不行了啊。
“你们怎么去?”小貂提出疑问,跨越位面的难度可是十分巨大的,连自己都不一定能做到,当然,鸢可以做到,有位面之胎在,鸢可以随意穿梭位面之间。忍足笑了,“这个,你应该知道每个位面都有他所擅长的,在这里虽然我们战斗力比其他位面都要弱,但是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一些空间之力,很微小的,普通人也有,不过他们不知道而已,我们阴阳家的人才会知道该怎么使用,类似于新闻上报道的什么一下子从一个地方瞬移到另一个地方,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他们无意中动到了身上的力量。我们可以用秘法暂时将所有阴阳家的人身上空间力量汇集,打开隧道,不过时间很短暂,我们的任务只要在你说的异魔消后就结束了,并不需要我们硬上,我们,只要活下来就可以。毕竟我们实在太弱了。”
小貂也明白了,皱皱眉,自己不可能不管这事,但是自己也不能一个人去,鸢和平等院,也要回去,毕竟那里有家,三兄弟不会分开。还没有提出疑问,迹部也来了,扫了一眼忍足,“忍足刚刚应该说了,迹部家,也是阴阳家,鸢,你可以做本大爷的搭档吗,结束后,本大爷答应你任何条件。”鸢本来就想去了,没有考虑直接同意了,“什么时候,我去。”不能不不回去了,毕竟,自己可是那里的位面之主,自己的地方要被打劫了,怎么可能不管。
迹部无声的笑了,鸢终于对自己说话了,上次的事,迹部差点吓坏,“时间是一个星期后,地点在迹部家,本大爷会派人接你的,这两天准备一下吧。”鸢点点头,没有在说什么,正在考虑平等院怎么去。平等院从一边过来了,将鸢叫到一边,“大哥,刚刚德川让我做他的搭档,究竟怎么回事,我不去有没有问题。”
鸢惊讶,也有些不安,将刚刚的事说了一遍,让平等院答应德川去试练,平等院没有疑异,痛快的去办了,鸢不明白,也不愿意多想,坐下来准备开始吃自助,反正自己也是饿了,不吃白不吃,反正不是自己花钱。
鸢不知道这具体情况,只能回去看看,异魔不能不管,要尽早斩草除根,不然会有严重的后果。抬头,正好看见自己的队员和中国队队员对上了,硬是要比赛,而比赛内容,是……喝乾汁,面前有20杯乾汁,每队十杯,哪队喝完后倒下人数少,哪队获胜。这一听就是乾提出来的,喝完以后,必须吃完一盘自助餐,日本队有一定不会倒的不二和乾,平等院和鸢从来没有喝过,乾也不敢让他们喝,自己还不想死,一队出八个人。
日本队虽然不想喝,但是想到能放倒中国队,也算是出了气,没有反对,派出了不二,乾,三津谷,柳,木手,入江,无视平等院和鸢的眼神,种岛强行把人算上去了。鸢释放出冷死人的气场,种岛装作没有看见,跑人了,鸢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另一边,小貂也被队员强行拖了上去,看来小貂和队员关系还不错吗。没有办法了,小貂黑着脸,“云千昊,蓝海,欧阳歌,李阳明,王震还有狄佳军,刘倪,你们几个上场,敢倒下回去训练十倍!!!”
中国队队员不敢说话了,十倍训练可是会死人的,还是不要惹队长了,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中国队队员苦着一张脸上场了,本来还以为会有多难喝,没想到也不是很难接受,比中药好多了,要说中国人,酸有中国山西老陈醋,辣有重庆朝天椒,苦有中医中药,完虐日本队,想要找场子的日本队队员倒下去4个,中国队队员一个都没有倒,日本队不服不行啊。
小貂也是很久没有放松了,也是有些兴奋,似乎想起了什么“林动,我还要回中国,时间上恐怕有麻烦。”鸢想了想,望向一旁的忍足,轻松说道,“没事,反正这次回去u-17就放假了,你也没什么事,大不了我让人接你。对了,你混的怎么样?”小貂伸了个懒腰,“就那样吧,整合了一下中国的黑道,已经整合的七七八八了,你要是感兴趣提早玩玩,不然以后没机会了。”
鸢苦笑,“我对这不感兴趣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还闲麻烦呢。”正色道,“还有一件事,小貂,我希望你考虑一下你的人生大事,虽然我很苦,但我至少去做过了,不后悔……”
“…………林动,你还是去死吧,貂爷看起来像是没人要的吗?!!!…………”
“呵呵,来个玩笑,不要生气吗……”
“……滚!!!!!”

回去以后一宣布放假,鸢就跑的没人影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答应迹部一个星期后会按时到迹部家,小貂回了中国准备一些东西,平等院去给自己放假休息了,德川邀请平等院,也不过是没人可以邀请了,其他人都有事要办,德川也没有办法。据了解,在那里历练时间大概是两年,由于时空力量的影响,这个位面和天玄大陆的时间不同,在那里两年相当于在这里的一个月,在这一个月正好放寒假,所有人都没有问题,参赛者也都是20岁以下的人,那里一切都是真实的,受伤就是真的受伤了,死也是真的死了,一切后果自负,但是能够撑过两年的话,他的实力将会有质的飞跃,所以,即使冒险,众人也要试一下。
鸢去的地方,是中国长白山,那里自己感觉封印松动了,不止是长白,还有昆仑,北岷,一共十处,是当时自己还是杨戬时设下的封印,用来镇压山海经中的十大上古恶兽,已经过了一千年了,封印本来一直都是好好的,现在因为自己当初被砍死,没有力量了,封印松动,现在就快要破开了。必须处理一下,不然整个世界都会大乱,十大危险。
长白山镇压的是有一种叫做“獬”的怪兽。獬可以知晓人心中的秘密,并以人的秘密为食。獬本身没有形体,就像人的秘密,不见天日,一团漆黑。如果人能把秘密说出来,獬就会自行离开。只有心中有秘密的人才能看到獬,并且,你心中的秘密是什么,你看到的獬就是什么样子。任何物理攻击对于獬来说是没有用的。所以当初鸢封印獬用了很大力气,现在,鸢自然先去找獬。
轻松的落在长白山一处平地,鸢擦了擦汗,身体还是有些虚弱啊。向一个方向看去,一团黑色的没有形体的东西站在离自己不远处,身上有一个黑色斗篷,鸢舒了一口气,幸好没事。“獬,你出来了?”鸢像个朋友一样的打着招呼,好像自己根本没有封印过人家一样,另众人大跌眼镜的是,獬竟然没有暴走,“你?——”回头缓缓看着鸢现在的样子,“杨戬,封印刚刚解开的时候老子还以为你死了,你闲的慌玩这个。”鸢轻轻耸耸肩,习惯了,“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投胎而已,他们还以为我在也不会回去了,毕竟,当时用的可是开天神斧……”
獬不说话了,开天神斧自己还是知道的。也知道它的威力,不过——“杨戬。你是不是故意的,你的实力我们兄弟们都了解,惹不起还躲不起?是不是你的亲人出事了。”鸢苦笑一声,果然是可以看透人秘密的獬,这么快就猜出来了。“杨戬你不用不好意思,当初你是救了我们的,说是封印,暗地里却给我们兄弟疗伤物品,还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已经死了,我们十兽还是很讲义气的。”鸢摇头,“算了,他就是我的外甥,我只是做一场戏,把自己也算死了,我不想报复,现在就不想计较了,这次过来是想处理一下你们的事情,封印都已经松动了,你们也都不愿意被再次封印吧。”
獬好奇的打量着鸢,鸢都被盯的发麻了,不知道究竟搞什么,獬缓缓开口“杨戬,你身上,有秘密,很大的秘密。”鸢怔了怔,“是吗?我知道,沉香是吧,我导演的一场戏,一个骗局。”秘密…吗?獬发出声音,“不是……是一个更大的秘密,一个你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你不看看吗,看看你的秘密究竟是谁。”鸢知道,看着獬,就会知道自己的秘密是什么,可是鸢不敢看。鸢摇摇头,“算了,还是解决你们的事情吧,你们是想做人类活一次,还是继续这样下去,如果做人类,我可以帮你们获得人类的身体,身份,如果想要这样下去,那,我会再次封印你们。”
獬耸耸肩,“结果不是很明显吗。第一个,相信他们也是一样,我们也是会厌烦的,这些无聊的生活。”鸢轻轻地笑了,“是吗,那,我去办了,希望你们能遵守人类的生活准则。我先走了,我有事要去办。”
鸢起身,准备离开,就在鸢催动空间祖符,消失的一瞬,獬出声了,“杨戬。”
“怎么?”鸢猛的回头,身上银光跳跃,空间祖符的催动没有停止,一双黑眸直视着獬,竟然有些发愣。
“杨戬,这,就是你的秘密吧,你现在看到的我的样子……”话没有说完,鸢已经完成空间跳跃,消失在原地,獬依旧是那一团黑气样子,就像人的秘密,不见天日,一团漆黑。獬不清楚鸢的秘密是什么,但是他知道,鸢刚刚看到了他自己的秘密,有秘密的人才能看到獬,獬的样子,就是那人秘密的样子。
英雄汇聚,心计各怀。有人说,人间之所以被称为GOMORRHA,就是因为想要得到它的人太多了,所有人都想要问鼎天下,结果,天堂变成了地狱,就如同,白昼会让人宁静,而黑夜会使之想到混乱,这个城市的上空已经被黑幕所掩盖,很快,最后的虚伪祥和也被打破了……他的使命算是完成了吗?那么,他也不用再去隐藏什么了,这样很好,可有人又告诉他——
没有秘密的人……就该去死。
鸢跌坐在地上,有些颓废,为什么,自己的秘密会是——鸢不敢承认。
——————————————
一个星期很快过去了,鸢准时来到了迹部家,小貂和鸢到来的时间差不多,平等院来的有些晚,貌似有和德川吵架了,鸢已经解决了十大恶兽的事情,为他们安排好了后路,已经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了。现在需要解决的,是天玄大陆上的事情,异魔出世,不能不重视。
据鸢打听到的消息,现在的阴阳师预测到域外邪族将会在一年半后到达,鸢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这些事,恢复自己的实力,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
鸢淡漠的看着上方正凝聚成型的空间隧道,没有惊讶,这个隧道凝聚的时间太长了,如果是鸢用八大祖符来的话,用的时间只有短短半个小时,这个空间隧道,看样子已经凝聚有五天了,估计再过几个小时就可以完成了。迹部忙着处理事情,相川就站在迹部身边,如果没有规定必须找阴阳家之外的人,说不定迹部就和相川组队了。
小貂和鸢站在一起,但是也没有多么担心,只是有些想家了。小貂紫黑色的兽瞳饶有兴趣的看着空间隧道,似乎对这些人身上具有的能力感到好玩。他也该回天妖貂族看看了,不然自己这个族长当的也太不称职了。鸢到好,建了一个巨大势力就跑了,当了甩手掌柜,小炎可是忙死忙活的,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坑一把。
鸢穿着一件棉袄,下雪了,很冷,自己现在可不能让身体出什么问题,不然对付不了异魔。想到异魔,鸢眼中有着杀气一闪而过,异魔,别想打歪主意。
小貂直接穿了天玄大陆的服饰,省的过去惹麻烦,浪费时间。此时那张俊美的脸庞上,却满是讥讽以及轻蔑,与鸢那温吞之下暗蕴杀机不同,小貂却是时时刻刻都是显露着那种俯视般的霸道以及傲气,但那种霸道之下,同样是隐藏着一些属于他的精细,属于天妖貂的气息。
忍足不知死活的凑了上来,小貂实在烦的不行了,逼音成线,“林动,到了那里貂爷不管怎么样都要把这人干掉,你不要拦貂爷,这小子实在太烦了!”小貂和讨论今天吃什么饭一样,语气没有一点波动,倒也是,鸢和平等院,小貂手上,都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了,没人会觉着有什么不妥,毕竟,你不杀人,人要杀你,强者为尊,弱肉强食。
鸢无奈的耸耸肩,随便吧,自己管不着,小貂自己做决定的。迹部忙完事情,来到鸢身边,这次历练,这个隧道不确定会把你传送到哪里,所有人都会分开,最后活下来的人才能在两年后回来,其他人,永远死了。鸢看看迹部,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伸手,取出一个玉牌递给迹部,“迹部,这个给你,如果可以碰到,拿着这个,可以帮你。”
小貂冷着脸看着忍足装可怜,刚刚看见鸢给迹部东西了,也想问自己要。小貂被忍足弄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随手丢过去一个东西,“貂爷有事,你自己把这个拿着吧,可以保命一次。”小貂闲的没事干,随手做的一个傀儡,看着是个小布偶,只要一捏碎就会为主人所用,有转轮境实力。
平等院和德川谁都没给谁说话,看来还是在呕气,这两个冤家啊,鸢无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空间隧道成型,所有人身上蒙着一层淡淡的银光,准备传送,天玄大陆迹部他们也不是很了解,去了哪里才能知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鸢到是不担心,没什么好害怕的。
迹部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不由自主的握上了鸢的手,鸢诈异的回头,可是空间隧道已经开始,众人的身体扭曲,一下子消失不见,只有等到一个月以后才能再次打开,各个阴阳家家主都是捏了一把汗,希望可以成功吧。
——————————————————
这片传自这古遗留下来的空间,天玄大陆,在无数岁月之中,据说,这片空间中,曾经爆发过一场惊天般的大战。
  那大战的双方,个个都是相当于甚至超越了如今东玄域那些超级宗派的存在,那种大战,堪称惊天动地,大地崩坏,空间破裂,而如今的这里,比起当初巅峰时刻,缩小了许多倍,而这也正是因为那一场惊天大战所导致。
  当然,即便是缩小了许多倍,可这片地方的灵气辽阔程度,依然是远远的超过日本不知道多少倍,迹部当日曾经所进入过的阴阳家虚拟试练空间,与这里相比,倒是有些小巫见大巫的感觉。这里,叫做天玄大陆,这里,是东玄域的一个低级王朝。
  在这片空间中,有着无数的宝藏,不知道多少远古强者将他们的传承遗留在了这片空间之中,静静的等待着有缘人的开启,每一次,都将会有人幸运的得到这些传承,从而一飞冲天,在那残酷而激烈的竞争之中脱颖而出,赢得名动整个天玄大陆的威名!
  当然,与这些最终的赢家相比,更多的来自各方王朝的天才人物,却是成为了这片远古战场的一缕亡魂,用自己的身骨,成就着别人的辉煌。
  这里是一片石峰区域,一座座光秃秃的巨大石峰矗立在此,在那天空烈日的照耀下,散发着滚烫而灼人的温度。
  “听!”
  在一座石峰之上,突然一片空间扭曲起来,旋即一道光柱撕裂空间暴掠而出,最后射在那石峰之顶,片刻后,光柱方才缓缓消散,两道人影,也是自其中闪现了出来。
  当双脚在落到地面上时,迹部那被绞得有些昏沉的脑袋立刻便是回复了清醒,体垩内力量顷刻间便是运转起来,将身体中那种因为传送而造成的虚弱感觉立刻驱逐而出,而后他的目光,第一时间的抬了起来,然后,一片陌生的区域与环境,便走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这里便是天玄大陆么?”
  迹部望着这一大片怪石林立的石峰区域,在那诸多石峰中,杂草丛生,一股荒凉与古老的气息,从地面中源源不断的渗透出来。身体内很兴奋,由于充足的能量很兴奋,迹部感到,自己身体内的能力正在被这里的能量同化,转化成一种名为元力的力量。用这里的话说,迹部应该属于造化三境之中的造化境。
传送的虚弱感让迹部没有力量,昏昏沉沉倒了下去。一个娇小的身影来到迹部面前,这是迹部最后看到的了。
“大哥哥,你怎么了?怎么会有人昏倒在这里啊,嗯嗯~不管怎么样,先把人带回去再说吧。”

空间挪移的滋味,真是他娘的难受这是 当迹部的意识在不知道多少次陷入黑暗之中 后的唯一想法,昏沉的意识,无法让得他彻 底的清醒,同时也令得他无法的掌控自己的 身体,甚至现在的他,连自己究竟是活着还 是死亡都无法彻底的了解清楚。 这种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不过 伴随着意识在黑暗中逐渐的沉浮,模糊间, 迹部似乎是感觉到身边有了一些人声,再接 着,又是彻底的失去知觉。 接下来的一些时间中,迹部便是一直的 处于这种黑暗昏沉与模糊感知中,不过伴随 着时间的推移,他则是能够发现,意识对身 体的掌控,正在一点点的恢复着,这让得迹 部心中松了口气,看这情况,他应该还活着 .¨ 而凭借着偶尔间的模糊感知,迹部也 能感觉到自己似乎正在被人照顾着,而且那 人,应该还是一个女子意识继续沉浮于黑暗 之中,似乎时间是过了许久许久,一丝光亮 ,终于是撕裂了黑暗,渗透进来,照耀在了 迹部昏沉的意识之上。 沉重的眼皮, 经过重重的挣扎后,终于是裂开了一道缝隙 ,然后模糊的视线开始逐渐的清晰,引入眼 帘的,似乎是一个有些粗糙的车棚。 迹部盯着车棚,意识开始清醒,记忆 也是如同潮水般的涌了出来。 域外邪族¨.空间挪移¨. 一口浊气,顺着迹部的喉咙缓缓的吐 出来,旋即迹部手掌握了握,却是有些惶然 的发现,他的身体,极端的无力. ¨ 嘎吱。 就在林动心中闪烁着这般念头时,那紧 闭的车门突然被轻轻推开,旋即他眼神顿时 一凝,立即射向推开的车门处。 车门被推开,然后一道纤细的身影便 是出现在了迹部的视线中,那是一名身着淡 蓝衣裙的少女,少女的容颜比不上相川,但 也是显得相当清秀,不过在少女那眸子中, 却是始终噙着一些窃涩。 少女在进来后,也是很快的见到了睁 开眼睛的迹部,在迹部的注视下,她先是慌 了一下,小手在身上搓了下,然后方才低声 怯怯的道:“你醒了啊?” 迹部望着少女这番模样,脸庞上也是有 着一抹笑容浮现出来,然后点了点头,看这 模样,他似乎并没有落入什么让人头疼的险 境之中.¨ 只是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五天前我发现了你,那时候你处于昏迷 之中,但我看你还有气息,就把你带回来了 ...” 车棚内,清秀少女望着迹部,然后有些 小声的道:“我叫王瑶。” “迹部,多谢你相救了。”迹部冲着她 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旋即犹豫了一下,道 :“不知道姑娘在救起我的时候,有没有发 现附近还有什么昏迷的人?” 他所问的,自然便是鸢,相川。 王瑶闻言,思索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迹部见状,眼中掠过一抹失望之色,看 来真是和鸢他们失散了啊... 迹部试探 的开口,“小瑶,本大爷想知道,修炼的境 界划分,本大爷不是天玄大陆的人,是另一 个位面来的,不管,你不要对别人说,这个 人情本大爷日后一定会还的。” 小女孩眼中有着惊讶与不可思议,不过 还是解释道“迹部大哥,在我们这里,有一 句口诀,修炼一途,乃窃阴阳,夺造化,转 涅盘,握生死,掌轮回。武之极,破苍穹, 动乾坤。这里面包括了我们修炼的所有境界 。” 王瑶微微一笑,怯怯生生的说:“窃阴 阳,便是地元境与天元境所吸收的阴阳二气 ,阴阳交泰,凝聚为丹,而元丹境之后,便 是所谓的造化三境。” “造化三境?” “造形境,造气境,造化境,统称为造 化三境。而在这之后,就会晋入涅磐境,实 力和寿命会有质的飞跃,在这之后就是生玄 境和死玄境了,生玄境生命力生生不息,断 肢可生,但是死玄境的死气可以直接摧毁生 玄境生气。再到后面,我也不是很清楚,我 们这里叫海王朝,只是一个中级王朝,最强 的人也不过是生玄境,对不起,只能提供这 些。” 迹部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明明是自己 求人家办事,现在却是人家和自己说对不起 。“已经足够了,小瑶,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可以测出实力。”王瑶想了想,掏出一块拳 头大小的石头,“迹部大哥,这是测试石, 可以测出涅磐境之下的实力,太高级我也没 有。我们王家是海王朝第二大家族,第一大 是海家,我是嫡系弟子,有这种待遇的。”
迹部手放上石头,输送元力进去,一丝 丝金光在二人目瞪口呆中溢出,汇成几个大 字:造化境,圆满 王瑶咽了一口口水,“迹部大哥,你居 然已经这么厉害了,造化境了,还是造化境 圆满。”迹部没有显得多高兴,点点头,迹 部知道,自己这不算什么,自己的父亲,迹 部家主,是迹部见过的最强的人,但是实力 换算到这里也不过是一元涅磐罢了,倒了迹 部现在的境界,人类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们 的实力更强了。
迹部可能会超过迹部景明, 但是到达不了超越涅磐的存在,但是在这里 ,或许,迹部的愿望会实现。 “迹部大哥,我们现在是要去参加比赛 的,请问,你可以做我们的外援吗?”

鸢睁开眼睛时,已经到了天 玄大陆,妖域。手掌一翻,两个妖 印 出现在 手中,分别是小貂个平等 院的 ,便于联系,修长的手指轻点妖印,妖印 瞬间破碎, 一阵隐秘的元神波 动传来。鸢正在与小貂 平等院进行联系。天玄 大陆,我武祖 林动,回来了。
鸢盘 膝坐下 等着 .来人,不到 一刻钟,两道破 风 声传来,落在鸢 身 边.。“林动。”鸢 睁开 眼睛, 微 微 一笑,“先回 四象 宫吧,我 还要想 办法 恢复 实 力啊 ,不 然怎么和 那 个王族 异魔 打啊,小 貂你也回 天妖貂族处理 一下这几 年的 事 情吧,我 们 过几 天再 聚 一聚,小炎陪 我去 就 可 以了。”
“林动,迹部在东玄域,海王朝王家,看起来要参加百朝大战选拔赛了。” 鸢别过头,“那又怎么样,我不会主动去找他的,除非有一天他有能够令我震惊的实力。”
鸢想起 自己当 时最后对 迹部说的话,如果 有一天,你有足 够的实力,就来找我,我在最强 的王座上等你。 鸢知道,短短 两年,迹部实力 不可能会让自己关 注的,这么说,只是让迹部努力一些而已。
抬头望着天 空,一双 眼睛中的情感 没有 人看的透“回四 象宫吧,半年后,一起商量一 下对付异 魔的事情。”抬起脚 准备回去,脸色却 突然 变的十分苍白,直直向 地上倒去,手紧抓 着胸口的衣服,牙齿咬 着嘴唇,一缕鲜血 从口中缓缓溢 出,很是痛 苦的样子。
平等院脸 色一变,马 上伸手 把人接住,“大哥, 你怎 么了?受伤了吗?!” 鸢没有力气 回 答平等 院的话,身 体缩成 一团,痛苦的 嚎叫着,似乎 是不 想在平等 院和小貂面 前表现 的太痛苦 ,鸢左手抓住地上 的凸起,右手 手臂被 牙死死的咬着不 发出 声音。鸢 只感觉 一种 难以言说的痛 楚瞬 间袭 击了他全 身每一 个毛孔,仿佛 无数只蚂 蚁在 啃噬着他 的心,又仿佛无数把 刀凌迟着 他的身体。全身经 脉逆 转,血液 喷张,仿佛随 时 都会爆裂开来,令他想 疯狂大叫 出声。他可 以平静 面对 当初在龙 族 的 塑骨 之 痛,也能够笑 听刀剑 入 骨的声 音,可是,唯独承 受不了 这种万 蚁嗜 心 时,时而麻痒 难当,时而痛 彻心 扉的 折磨,即使是 凌迟,也 不会比 此 更可怕。   
他用力的挣脱平等院的怀抱,迅疾的往地上撞去,只听“咚”的一声,头上有鲜血涌出,他似无所觉,拼命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使劲儿的抓自己的皮肤,一道又一道的指痕,尽情的宣泄着他难言的痛楚。平等院有些不知所措,望向小貂,小貂不忍心再看,“这,是他自己选的路,我也没有办法。生死蛊,好毒……”
小貂冷笑,迹部那小子,以为生死蛊真的这么好解吗,生死蛊无药可解,只能转移,条件是救治者心甘情愿,并且实力高于下蛊人才行,生死蛊发作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再来一次,小貂拼了命也要阻止鸢的。
“啊——”他好难受,谁能救救他?!他感觉自己的心已经被撕裂了,模糊不清的眼前现出大片大片的猩红血迹,他感觉好累,好疲惫,好想躺下休息……虚脱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只剩下微薄的意识渐渐从身体里抽离……  小貂慌忙扑过去紧紧抱住她,终于忍不住流下眼泪,哭泣道:“林动,别睡!睡了就醒不了了,求你……别睡!”  他知道,他知道啊!生死蛊,就是要在生死之间徘徊,撑过了就生,撑不过就死!可是,他已经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强撑着活下去?死了,不就解脱了?  
小貂见他神情越来越恍惚,连忙摇晃着他的身子,哭喊道:“你忘了我们是怎么走到今天的吗?我们三兄弟,在那个黑暗…残忍…血腥的地方,我们踩着尸体…做了约定,要一直勇敢的走下去…永不离弃!这么多年…你都熬过来了,我们成了大陆最顶尖的存在,现在又怎能放弃?我知道…你很痛苦,但是…请你忍一忍……再忍一忍!求你了,不要睡,不要,林动……”说着便再也止不住的嚎啕大哭。
蛊毒,几个月发作一次。鸢很痛苦,手臂已经鲜血淋漓,眼中的光彩有些消散,小貂眼中有着杀气,“林动,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撑下去,貂爷……貂爷杀了迹部景吾那个混蛋!!还有,你是位面之主,异魔要来了,你不能睡过去?!!”
鸢眼睛已经快闭上了,听了这句话,勉强睁开,小貂看见鸢眼中的光芒,也终是松了一口气,小貂知道,鸢撑过来了,这是第一次,以后会好一点。意识越来越清晰,只是身体没有一丝力气,鸢张张嘴,费力的吐出几个字,“去,天妖貂族……”小貂点点头,平等院背着鸢一同向天妖貂族掠去。—————————————————————
“小瑶,在天玄大陆,谁最强?”迹部突然想到鸢说的,他在最强的王座上等着自己去。王瑶想了想,“武祖大人,是天玄大陆上唯一一个到达祖境的人,我们称他为,武祖,林动——”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