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桥春雪

主平德,其他cp可能有,主网王

[网王]miss 迹部bl(网王+宝莲灯+花千骨+武动乾坤)

Chapter12

说是平等院极其看不起德川,那现在这种类似于指导赛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撇去平等院的挖苦意味不谈,他说的话都很正确。假使德川听进去,无疑是能提高他自己的水平的。
  众人都没有料到,德川竟然用出了黑洞,更没有料到的是,平等院居然在前一天晚上对越前使出毁灭,却被德川挡了下来,导致黑洞使用时间缩短,德川吐了血,比赛结束,德川已经痛的晕了过去,被鸢接了下来,用眼神制止了想要过来的平等院,将人送去了医务室,说了自己照顾德川,让鬼和入江放心。
鸢看着德川,叹了一口气,一个笨蛋。小炎,你以为,用这种方法真的能让他注意到你吗,这样做只是会让他觉得你是一个强劲的对手。手中出现一块玉佩,炎水玉,一道白光闪过,德川身上的伤已经全好了,“咦?”鸢有些惊讶,炎水玉竟然与德川身体的契合度这么高,已经快到100%了,德川手指逐渐凝出一滴血,渗入玉中,炎水玉竟然自行认主了。
鸢笑了笑,算不算是巧合,还是缘分,昨天晚上,自己也把本来属于小炎的洪荒祖符还回去了,当自己是花千骨时,解封洪荒之力的最后一样神器,就是炎水玉。德川慢慢醒过来,“鸢……”抬头看看四周,“我还是输了。”眼泪缓缓从指缝中流出。鸢有些心烦“哭什么哭,弱者没有资格流泪,强者没有理由流泪,世界上没有任人值得你去为他流泪,值得的那个人不会让你流泪!”德川放下手,看着鸢,“鸢,谢谢你。”声音有些沙哑。
鸢微微摇头,将手中的玉递出,“前辈,这块玉给你,作为我送你的见面礼。”德川看着鸢坚决的眼神,只得收下,“谢谢了,鸢。”鸢笑了笑,“马上就要举行u-17world. cup了,快点好起来吧,前辈。”德川点头,“会的,我也会打败平等院的,死也要超越。”鸢一滴冷汗落下,小炎,你在他心里原来一直都只是一个竞争对手啊,你究竟做了什么事啊?!
最后比赛结果,除了鸢,迹部和仁王,其他挑战的国中生都输了,越前因为上场影响了平等院和德川的比赛,被赶出合宿,其他人被通知选出14名国中生参加u-17world. cup,隐藏教练三船教练在这时终于出现了,宣布了14人名单。
高中生部分
1.平等院凤凰(高3)
2.种岛修二(高3)
3.Duke·渡边(高3)
4.德川和也(高2)
5.鬼十次郎(高3)
6.大曲龙次(高3)
7.君岛育斗(高3)
8.远野笃京(高3)
9.越智月光(高3)
10.毛利寿三郎(高1)
11.入江奏多(高3)
初中生部分
1.迹部景吾(3年)
2.幸村精市(3年)
3.白石藏之介(3年)
4.真田弦一郎(3年)
5.亚久津仁(3年)
6.远山金太郎(1)
7.鸢夙夜(3年)
8.不二周助(3年)
9.仁王雅治(3年)
10.忍足侑士(3年)
11.大石秀一郎(3年)
12.木手永四郎(3年)
13.切原赤也(2年)
14.越前龙马(1年)
鸢无所谓去不去,倒是平等院十分想要鸢去参加比赛,鸢是护短的人,平等院一开口鸢就同意了,除了种岛坐游轮,其他人都坐飞机飞向澳大利亚墨尔本参加比赛,鸢如果知道会发生的事情估计不回去的。
下了飞机,众人先前往报名抽签处,日本队上次在世界排名第23,中国队排名21,美国队排名第五,德国队依旧是第一,日本队第一个抽到的,是瑞士队,不得不说,大石的手气真不是一般的差,第一下就对上了世界排名第二的瑞士队,要全力以赴了。
鸢和其他人一同在大厅等候抽签结果,突然,鸢脸色一白,向一个方向看去,德川在距鸢50米处被人挡住了。一个穿着火红队服有着黑色长发的人抓住了德川的手臂,一字一句问道“你身上这块玉哪里来的,谁给你的。”德川皱眉,他讨厌和别人接触,“和你有什么关系吗,请你放手。”这个人力气好大,挣不开啊。
那个人没有放手的打算,正在这时,一只手伸出,直接打掉那个人的手,是平等院,平等院挑眉“你是中国队的人,你们队长呢。”德川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平等院,心中有些异样的感情,“平等院,不用你操心。”
平等院没有理会德川的话,带有压迫感的目光盯着面前的人,那人皱了皱眉,“你是谁。”平等院一脸淡定,“在问别人前,你是不是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平等院联系刚刚的事,心中大概明白了,这人是谁。
“白子画,中国代表队队员。”鸢脸色更加白了,为什么,他为什么会在这里。白子画也很心痛,自己当年被诅咒不老不死,不伤不灭,就这样,一直浑浑噩噩过了近两千年,直到那天,自己发现了一个宗卷,里面竟然蕴含着破解一切诅咒的力量,自己身上诅咒被破除,却只有50年寿命了,被宗卷送到了这里生活,到这个世界已经有17年了,自己也有17岁了,当然,是外表年龄,没有亲人。一次意外自己开始接触网球,到了15岁那年,被邀请至u-17到现在已经是第三年了,这一次不例外被选入参加u-17world. cup,却在这里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竟然在德川身上发现了炎水玉,为什么炎水玉会在他身上。即使过了这么多年,白子画也没有改变当初的想法,还是认为,自己是对的。
“中国队员?”平等院冷笑,“那你为什么要打扰我们日本队队员。”平等院已经确定,这人就是大哥提到的那个在第二世杀死作为花千古的自己的人,没有必要给好脸色。白子画皱了皱眉,这种事在公共场合怎么说。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插入,“白子画,你在干什么,队长要你快点回去。”鸢身体顿时僵硬,一只手紧紧抓住身边迹部的衣服,迹部有些奇怪,“鸢,你怎么了吗?”平等院看向那个出声的人,汉语,别人听不懂,不代表白子画,平等院,鸢听不懂,又是一个中国队队员。
白子画淡淡开口,“刘沉香,你先回去,我马上到。”刘沉香,三圣母的孩子,这次会出现在这里纯属巧合,本来是天庭给他休假三天,而这三天刚刚好是在天庭和这个位面接触的时间,他就顺便下来玩玩,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他可以玩三年,今年,也是第三年了,外表年龄是17岁,还有两个月就要回去工作了,打败杨戬后,自己就成为了司法天神。工作真心很重有没有?!
至于网球,只是一时兴起,看见中国网球还不错,就打着玩玩,同样被邀请到u-17,今年来参加比赛,“不行啊,队长有多恐怖你又不是不知道,快回去吧,我们对的是澳大利亚队,回去准备一下。”沉香耸耸肩,说道。鸢有些惊讶,这个队长究竟是谁,怎么会让二人心服口服,沉香就算了,白子画的傲气自己是知道的,难道那个人的实力很强?鸢想着,朝迹部身后缩了缩。
平等院觉得自己现在想杀人,当年害了大哥的人在这里,有些忍不住啊。气氛一时间十分诡异,大家大眼瞪小眼,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声音插入,“白子画,刘沉香,你们两个在干什么,还不快归队。”真是的,所以说自己讨厌等人。
“队长。”二人叫出声来。那人点点头,“归队,不然混蛋。”抬起头,一头紫黑色的长发,一双紫黑色的兽瞳,让女人看了都要妒忌的脸,只是一个国三生,他竟然是队长?!二人乖乖归队了。“林貂,中国代表队队长,国三生,实力不详……”乾开始了介绍。小貂没有理会乾,扫视一周,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忍足吗,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
忍足有些惊讶,这人,“你……你是林貂?!你是中国队的队长?”小貂一双兽瞳看着忍足,有着天生具有的凶戾在其中,浑身充满着煞气,让人心生畏惧,又打量一番所有日本队队员,鸢此时,什么也听不见,正躲在迹部身后,一脸苍白。平等院表情有些奇怪,挠了挠头,“二哥……,好久不见。”逼音成线,只有小貂一个个能听到,小貂脸色变奇怪了,古怪的看着站在德川面前的平等院, 在他目光望下去的时候,所有人包括他身旁的白子画和刘沉香,都是明显的察觉到,前者双目之中涌动的凶戾之色,居然是在此时一点点的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端罕见的柔和以及细微的激动
  这种发现,让得那中国队队员有些惊讶,这种情绪,可是极少极少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俊美青年身形一动,滔天煞气收敛,而后身形便是如同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平等院面前。
  “二哥”用的汉语。
  平等院望着眼前那熟悉的面孔,粗犷的脸庞上,有着一抹激动之色浮现出来
  “混了个日本代表队队长,勉强过关吧,这几年看来过得挺好的。”俊美青年望着那身形犹如铁塔般的平等院,唇角泛起一抹柔和的弧度,旋即嘴一撇,笑骂道
  平等院捎着头嘿嘿一笑,身后一干人惊呆了,这是平等院吗?!鸢恢复过来,直愣愣的看着小貂。“二哥,大哥,回来了。”目光示意迹部让开,露出一道消瘦的身影,红发被风吹起,一双眼睛深邃如同黑洞。不管变成什么样子,眼睛是不会变的,由于祖符在而变得不一样的眼睛。
  俊美青年望着鸢,此时,后者那张年轻的脸庞上,有着笑容浮现,笑容并不浓烈,但却有种温酒般的醇厚,一点点的沁入心中,令人心安
  那种笑容,一如当年一人一貂一虎闯荡时,不论遇见多大的困难,总能让人一点一滴的收敛着心中的焦灼
  俊美青年想起在那异魔城被元门三巨头逼进死路时,即便明知九死一生,但最终却是选择退出道宗,义无反顾的站在他身旁的一道削瘦身影,那时候的他,脸上笑容也是这般
  在那最后使用空间挪移逃离时,也是这道身影,一步踏出,为他们争取着最后的时间
  那时候的他觉得,让这家伙当老大的话,其实也不是那么难以的接受
  记忆如潮水般的涌进脑海,俊美青年感觉着心中似乎有着一种从未有过的酸楚涌来,旋即他深吸了一口气,那张俊美的脸庞上,有着灿烂笑容浮现出来,只不过这一次,却是未曾含着丝毫深入骨髓般的凶戾,而是一种极端罕见的柔和。
  “大哥”
  站在鸢的面前,这个从以往到现在一直内心高傲得从不会对任何人低头的家伙,耸耸肩,也不理会鸢身后中国队队员那些陡然瞪大的眼瞳,将那他一直认为有些别扭的称呼,这般洒脱的叫了出来。
————————————————
“大哥。”
  当这两字从那俊美青年嘴中这般洒脱的叫出来时,这片天地的气氛,仿佛都是凝固了那么一瞬间。
  那中国队队员以及日本队队员怔怔的望着这一幕,旋即咧咧嘴巴,眼中有着一抹难掩的惊愕以及震动,从先前那俊美青年出现,便是展露出那种与生俱来般的桀骜以及霸道,而对于他的这种霸道,却是无人感到不爽,反而是有着一种理应如此的感觉,因为,那俊美青年,是天妖貂,是那妖兽界中,以霸道闻名的四霸族之一...
  即便他们对那俊美青年并不了解,但却依旧能够察觉到他内心之中的高傲,那种傲气,不服天,不服地,他们甚至在想,恐怕就算是面对巅峰强者,都难以真正的让得这个高傲的家伙折服吧。
  然而现在...这个行止霸道,内心高傲得令人头疼的天妖貂,却是站在那年龄看上去似乎与其相仿,甚至实力还要弱他许多的青年面前,叫出了一声这个让得他们内心翻江倒海般的称呼。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但其中却是没有丝毫的生硬,所有人都能听出来,这是真正由心中发出的声音...
  他们无法想象这是为什么,因此只能将那一道道蕴含着各种情绪的目光,投向那叫做鸢夙夜的削瘦少年,这个男子,再次让得他们感受到了一种另类的震撼。
  白子画和刘沉香更为惊讶,他们多少知道一些小貂的事,知道他不是人类。这同样是他们第一次见到高傲的天妖貂,居然会称呼一个外族甚至是人类一声大哥...他们并不幼稚,身为强者的他们更能理解天妖貂那种无以伦比的高傲,所以他们也更明白,要让得这一声大哥如此自然潇洒的叫出来,那种困难。达到了何种惊人的程度。
同为一族之人,他们对小貂的性格极其的了解,再加上他在天妖貂族之中的那种身份,莫说外人。就算是面对着族中长辈,小貂依旧是那副唯我独尊般的霸气模样,气势足是足了点,不过也经常把那些老家伙气得吹胡子瞪眼,而如果当他们知道这个平日里谁都不放在眼里的小貂这般表现,恐怕就算是以他们那天地崩塌都面不改色的定力,也会目瞪口呆吧...
  “真是...”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中,鸢同样是因为小貂这声大哥失神了一瞬,旋即轻轻一笑。道:“好久不见了啊,这些年,没少吃苦吧,叫大哥,都有些不习惯了。”
  “哎哎,你少得意啊,我是看你这家伙在天玄大陆表现那么好,实力也超过我,才勉强认同一下。”小貂撇撇嘴巴,不过那俊美的脸庞,倒是极为罕见的红了一下,想来刚才那一声对他这高傲性格而言,着实不容易了一些。
  鸢笑起来,然后双目微闭着,深吸一口气,再接着将其重重的吐出来,那一霎,仿佛是将心中存放许久的重担给这般吐了出来。
  “终于再见了,还以为不会见了...”
  鸢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丝散去的颤音,从自己被那域外邪族毁灭,他的心中,便无时无刻的在担心着,他担心那一次的分离,便是三兄弟最后的相聚。
不过所幸的是,最终他们还是聚首了。
  这一年多来的重担,终于是在此时彻彻底底的落下。
  小貂望着鸢那张清瘦的脸庞,他笑了笑,俊美的脸庞连笑容都是显得有些妖异,旋即他伸出双臂,与鸢重重的拥抱了一下,念着今天的,不止是鸢,他也是...只是当初根本不知道相关信息,拼命告诉自己林动会没事,他只能回族里管理族中事物,成为了天妖貂族族长,更加忙了。
  他没太多的想法,他只知道,如果林动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那么他必定会让那伤他的人付出惨重的代价,为此,他将不惜任何代价。
  “不过你倒真是走到那里把麻烦惹到那里啊...”小貂松开双臂,笑道。
  “这次可不是我的问题,是你教人问题,一点都不知道互相要有礼貌。”鸢摇了摇头,玉虽然是自己的,但这次麻烦真不是自己的问题啊。
  小貂狭长的双目微眯了一下,那眼瞳中有着凶戾再度涌出来,旋即他咧嘴笑道:“白子画,刘沉香,回去以后训练十倍,在貂爷打一场。...”二人的脸立刻就白了,和小貂打一场,还不如去罚训练,最后和小貂打完比赛的人,一般都是在医院醒过来的,谁也不想和小貂打。
  小貂一笑,抬头望向那两人,那俊美的面庞上,那桀骜便是再度缓缓的涌了出来。
  “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来吧,不能每次都让你出风头。”
  听得小貂此话,鸢忍不住的笑起来,旋即缓缓点头,这才是那个霸道而熟悉的貂爷啊...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中,小貂转身,一步步的走出,那股惊人的凶戾也是在此时再度如同风暴一般的席卷出来,令人心悸。
小貂笑的灿烂,不过那笑中有着不屑,凶戾,“给你两个选择,给他们道歉,或者和我打一场,当然,打架。”白子画不说话了,白子画依旧一副清冷的样子,但抿起的嘴唇说明了他不想和小貂打,小貂实力十分强,和他打完的人一般都是直接昏死过去的,不管是网球还是打架。
白子画十分不情愿的说道“对不起。”不过礼数周全,挑不出什么问题。德川没有回话,依旧站在原地,平等院锐利的目光似乎要将白子画看透,白子画转身离开,小貂挥挥手,让所有人先回旅馆,自己还有事要办,国三就当上队长的小貂话很有分量,对于中国队队员来说,小貂的话就是圣旨,不可违抗。
所有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只有一人,刘沉香。刘沉香咬牙切齿,“杨戬,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居然没有死!”鸢这才反应过来,刚刚风吹起头发,露出的那张脸,和自己作为杨戬时一模一样,几秒钟,鸢镇定下来,淡淡的对刘沉香说,“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叫鸢,鸢夙夜,中文名字是林动,你们队长的结拜兄弟,不是你说的杨戬。”对,杨戬早就死了,被自己的亲外甥杀死了,虽然是自己的计谋,但最后那一刻还是很伤心啊。心很痛。
刘沉香有些不相信,但当他注视到鸢的双眸的时候,才相信自己错了,杨戬,是没有这一头绚烂的红发,以及犹如黑洞般吸引人的眼睛,有的,只是满眼的冰冷以及冷酷无情,刘沉香这才转身离开了。
刘沉香前脚刚走,鸢直接就脱力,手紧紧地抓着迹部的衣服,一手抚上胸口,冷汗流出,小貂连忙扶起人,“林动,你怎么了?”
平等院看了一眼离去的刘沉香,无奈的说道“因为你的队员,一会找个地方再聊。”小貂点点头,鸢稳定下来,自己站好,小貂有些担心,忍足看了看小貂,差点流口水,长得真是太好看了啊,腿也很长,这脸比女人的都要妖孽。小貂用日语淡淡的说“你要是不想死,就给我把你脑子里的想法给貂爷收起来。”
忍足一愣,自己的表现有那么明显吗?平等院似乎明白了什么,痴痴的笑了,小貂一下子没有换过来,直接就用日语说出来了,“你再笑一个貂爷直接把你扔到九命天猫族里去。”平等院马上闭了嘴,那些年和小貂一起去特训,小貂的手段是自己见过的,不惹为好,至于九命天猫族,有一个女孩叫霍缈,平等院无语,用他的话说, 挺难缠的一个女人,曾经被自己收拾了一顿...然后就一直烦自己。
平等院让所有人都先回去了,三兄弟,终聚首,怎么都得好好聚聚。忍足对小貂竟然能够成为中国队队长感到十分惊奇,他才不过国三而已吧?!忍足耸耸肩,算了,还是回去问问柳这个林貂的资料吧。
刚准备走,小貂将忍足叫住了,“等等,忍足侑士。”忍足回头,一个物件向自己抛过来,伸手一接,手中是一个紫玉挂饰,很小的一个,上面刻着一个繁体貂字,“这个送给你,作为上次谢礼。你最好不要离身。”虽然看着不怎么样,但这个玉,可以在危急时刻救佩戴者一命。
忍足微笑了一下,“那我就收下了。”他知道这个时候不用说谢谢,说了反遭人厌。小貂比较满意忍足的态度,如果忍足说谢谢,自己反而觉得忍足太过于虚伪。忍足说到“不过,不用叫我全名,忍足就可以了。”转身离开。小貂撇撇嘴,不屑的哼了一声,没有应话。
——————————————————
“所以说,我们队伍的白子画和刘沉香,是你的……呃…仇人?可以这么说吧。”小貂用勺子搅了搅手边的冰沙,“真是太……算了,你小子一下失踪这么多年,现在好了,所有人,你以前认识的人,现在除了妖兽,已经全部不在了,不过既然你重生了,那就先把这些放下,好好活着,至少现在,不要去想那些事,这次恐怕貂爷帮不了你,中国队这次必须赢,貂爷不能擅自开除他们两个。”小貂轻叹一口气,鸢都不在意,自己钻什么牛角尖。
平等院同样点头,似乎想起什么“二哥,你是怎么认识忍足的。”小貂言简意赅“坐地铁,不习惯然后晕车睡着了,他看了我车票上的目的地一直等到了站台送我下车,自己坐过了,又往回返。”鸢轻轻笑了,“所以说,你是在报恩吧,今天那个紫玉,是你让他保命用的吧,虽然是一次性的东西,但做的还不错,精神力进步很大吗。”
小貂翻了个白眼,“怎么,不行吗,随手做的一个而已,先不管这些事了,这次比赛,中国队一定会赢得胜利的。”鸢笑了“不一定啊,日本队可是有我们的存在啊。”炎水玉自动认德川为主的事已经说了,二人也是有着惊讶,炎水玉他们刚刚也了解到了,不管怎么样都是神器,自动认主,德川的身体会被朝好的方向改造。而平等院身上,又有着与炎水玉息息相关的洪荒祖符,准确来说,是洪荒之力。似乎冥冥之中,一切都已注定。
——————————————————
鸢和平等院回到住宿的旅馆,鸢刚走上自己所住的楼层,就看到一幕,迹部正在和一个银发女生愉快的交谈着,鸢微微一愣,迹部不是一直都不屑于和女生们交谈的吗,一直都说不华丽的母猫之类的,有着自己都没有察酸味。平等院开口问道“迹部,她是谁。”
迹部回头,看到二人,还没来得及回话,女孩就开口,“大家好,我叫相川秋荷,国三生,英藉日人,是景吾的女朋友。”女孩银色长发,紫色的瞳孔,一张温柔,美丽的脸。迹部皱皱眉,却没有反对。秋荷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不是什么贵族,人一直十分体贴,是迹部小时候唯一一个不因为迹部家世而接近迹部的人,自从迹部回到日本,二人已经三年没有见了,小学时,二人就被传成恋人。
相川听说迹部要来比赛,刚刚好自己正在这里留学,就查到日本队驻扎酒店,来找迹部了。迹部见到相川,十分惊讶,二人聊了很多。
鸢听了相川说,迹部是她的男朋友,心中不知为什么十分不爽,冷冷回道“我去休息了。”平等院没有说什么,注视着鸢离开,对迹部说“迹部,通知其他人来我房间开会,鸢不用通知,他已经知道该做什么了。”
迹部应了一声,让相川先回去,自己去通知人来开会,准备明天的比赛。瑞士队,不能输。
鸢回到房间,只是单纯的感觉心里不爽,不爽迹部和那个相川是恋人关系,用力摇摇头,将想法抛出脑外,睡觉吧。
第二天早上,鸢翻看着自己的邮箱,里面有好多垃圾邮件,鸢眉毛一挑,点开其中一份,是一个公司想要鸢帮他们写策划案,需要面谈,鸢想了想,自己的存款已经花了很多了,是该再挣些钱了。打了个电话,确定了见面时间地点。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