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桥春雪

主平德,其他cp可能有,主网王

[网王]miss 迹部bl(网王+宝莲灯+花千骨+武动乾坤)

Chapter11

鸢“虚弱”的躺在床上,“昏”了过去,德川给鸢盖好被子,起身,迹部连忙迎了上来“德川前辈,鸢没什么事吧。”德川摇摇头“没事,只是淤青而已,幸好没有伤到骨头,不过刚刚被砸到了墙上,后背淤青有些严重。”德川手攥紧,该死的平等院凤凰,看来,又有人被他盯上了,不过,不止一个,鸢的实力他并不清楚,怎么会缠上鸢的?他不是只关注耀眼的新人吗?
向迹部打过招呼后,德川就离开了,迹部看着鸢,叹了一口气,明天就要进行一军替换赛了,这时候掉链子该怎么办啊。向上拉了拉鸢的被子,准备让桦地下去给鸢打些晚饭,应该昏迷不了多久的吧,一向骄傲的迹部,在遇到鸢时,总是会不自觉的去关注,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桦地下去打饭了,切原还没有回来,迹部就随便搬了张椅子,看自己的经济管理专业的书,估计打网球也就只能到高中毕业了,之后就要管理家族的事业了,迹部看的书,大学生都不一定看得懂,但迹部是谁啊,十岁就可以很好经营管理英国所有公司,业绩直线上升,这种书对于迹部来说不是很困难。正在迹部努力研究时,肩头一沉,“你在看这些啊,不愧是迹部,真的很努力呢。”
迹部挑眉“本大爷认为,你应该在床上躺着,那一球应该没有这么次吧,啊嗯?!”鸢摆摆手,“得了,那小子那么点力气也想打伤我,怎么可能,我明天要去找种岛麻烦,先提醒一下,不要跟别人一起不相信,否则我整他们连你一块。”
迹部黑线,“种岛前辈又怎么惹你了。”前辈会死的很惨吧。鸢嘴角勾起一抹笑“他抢我水杯,我这人比较记仇。”虽然后来把种岛小电动轮子戳破了,还把他口袋里所有东西都丢垃圾桶了,但感觉不够解恨。
迹部嘴角抽抽“噢,那平等院前辈那里呢。”鸢继续笑,迹部感觉自己很想躲,鸢笑起来是很好看,但感觉很危险啊!鸢开口,却让迹部松了一口气“不追究了,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不想报复,真是奇怪啊。”迹部抓住了鸢的手,“要不要一起下去吃晚饭。”手好冰,迹部挑眉“你的手怎么了,一直都是这样冰吗。”鸢耸耸肩,“谁知道,下去吃饭吧。”鸢十分清楚,是冰之祖符。鸢或许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冰冷,似乎只在迹部面前消失,不过那笑依旧是空洞的,不带感情,双目中尽是麻木。
迹部看了看鸢眼前的红发“干嘛一直把眼睛遮着,眼睛不是挺好看的吗。”鸢愣了一下,“是吗,不过还是喜欢遮着,我的眼睛和别人不一样不是吗。”
是啊,不一样,眼睛里似乎有很多东西,比起别人来是要好看,但不是人类的眼睛。勾起嘴角笑了笑,“好,那今天就先不遮了。”随手撩开头发,一年半年没剪头发了,头发长长不少落在脖子上,有些痒,黑眸露出,璀璨夺目“走吧,我有些饿了。”
按下电梯键,来到了餐厅,鸢又恢复了冰冷,餐厅气温迅速下了几个百分点,看到鸢来了,国中生都很高兴,一军就很震惊了,这个国中生,能在平等院一球下真么快醒来,回复能力不赖啊。不过大家都震惊的是,今天鸢居然让人看到他的眼睛了?!不止是高中生,国中生中只有越前和迹部见过鸢的眼睛了,不过鸢根本没有理会,径直去打饭了。
鸢打好饭,和迹部随意挑了张没人的桌子坐下了,鸢打的菜几乎都是中国菜,没办法,除了寿司外别的菜根本吃不惯,都太淡了,迹部则是取了牛排,用刀叉吃。鸢刚刚坐定,身后传来一声巨响,鸢挑挑眉,回过头,“平等院前辈,有什么事吗。”他不追究上次的事,但再敢惹他,不代表还会再不追究。平等院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鸢的双眼,最终摇了摇头,“没什么,一会来我宿舍,我有话说。”回过头,去打饭了,鸢有些奇怪,继续吃饭了,去就去,有什么大不了的。

平等院看到在门口看着自己的德川,犹豫了一下,直接上去把人堵住了,德川皱皱眉,想要从旁边过去,平等院本来就是要堵他的,怎么可能放他走,一脚堵住路,“今天不是找你麻烦。”德川停了下来,原来你也知道平时是再找麻烦啊。平等院眼神示意鸢的位置,“在败者组打败你的,是他吗。”
德川挑眉,平等院怎么知道的,从败者组回来的,只有自己一个,德川没用说话,但平等院明白,是这个人没错,德川看了平等院一眼“你想对他怎么样,碾碎他?让他永远不打网球?”平等院与德川擦身而过,“不可能,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德川觉得自己一定出现了幻觉,平等院居然会说这样的话,回头,平等院已经不见了。
鸢喝完粥,准备去平等院的宿舍,迹部拉住了鸢“喂,你真的要去吗,平等院不知道会怎么样的。”鸢回头,“那又怎么样,他,我应付足够了。”漆黑的眸子直视着迹部,迹部缓缓放开了手,“小心些。”
鸢点点头,向平9等院的房间走去, “我来了, 你有什么事吗。”平等院似乎在发呆,鸢有些疑惑,锁好了门,平等院突然抬起头,“鸢,你, 是不是林动。”凭空一句话,却让鸢愣在原地.,手有些颤抖,声音有些沙哑,怪不得,这么熟悉,自己怎么这..…么笨,兄弟都.认不出来了啊?!“小炎,真的,是你吗?”
平等院眼角有些湿润,泛红,要是对一军那些人说平等院会哭,任谁都不相信吧,会引来一群看傻子般的目光,可是,他确实是哭了,“大哥,真的,好久不见了啊,两千多年了。”平等院,也是林炎,林动的兄弟,生死相伴的兄弟,可以放心交出后背的人。
鸢突然笑了,笑的像一杯甘醇的美酒,不浓烈,却一丝一丝深入人心,当年,他就是这么笑着,将兄弟,亲人护在身后,只要有他在,什么都不怕,当年如此,现在也是一样。永远都是他林炎的大哥。笑着揉了揉平等院的头发,“终于见面了啊,真是,太久了,两千多年了啊。”
平等院,鸢手掌轻轻揉着眼前铁塔男子的头发,他的心情此时也是澎湃的厉害,三兄弟间,小貂最难招惹所以林动也不担心他的安危,别人不被他找麻烦就烧高香了,
  “还活着就好呢....”真没想到,会再见,鸢看着眼前铁塔男子那红润的虎目,笑道:“起来,这样多难看”
  平等院点点头,他的额头上有着一些伤痕,这令得他看上去格外的狰狞与凶狠,不过此时,在鸢的目光下,他那足以让得一些人脚跟都发软的凶狠面庞,却是有着一抹很久未曾出现的憨厚笑容在回归着。平等院开口“大哥,自从你那次……失踪,再也没有了消息,我和二哥一只很担心你,就这么一直过了两千多年(小炎为妖兽,寿命十分长,一闭关修炼就是几十年。),没有你的消息,很多人都说武祖陨落。我和二哥不相信,可又接不到消息,只能等着,直到八年前,我和二哥不知道怎么,好像是位面之胎暴动了……记不太清了,我就出现在了这个身体里,有了这个身体的记忆,二哥与我失散了,我高二成为U-17一军后,海外远征时都没有见过二哥。目前还没有找到。”接着,平等院又说了一些自己离开时四象宫的情况,总体上,四象宫没有人敢惹,它的实力,底蕴是无人可比的,是一座庞然大物。鸢也说了自己这两千多年的经历,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似乎在说别人的故事,平等院想要爆发,都被鸢制止了,过去的就过去了,现在自己只想从新开始。
最后,鸢要离开了,平等院抓住鸢“大哥,今天对不起。”鸢回头,笑的温和“我又没有受伤,怕什么,是兄弟就别说对不起,还有,在外面别叫我大哥。”一个闪身,鸢消失在原地。平等院一脸轻松的笑了,不是原来那样的狂傲,有着柔和,憨厚。

鸢觉得,这一夜睡得很好,夜半萨克斯什么的无视就好了,导致第二天起床后,鸢冰冷的气场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直在笑着,国中生们一阵恶寒,是不是鸢受什么打击了,怎么一直再笑啊。集体向后退,迹部也很奇怪,这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他看的出来,鸢眼中有了情感,不再那么麻木,是因为平等院的原因吗。
至于平等院,今天心情十分好,以至于看见德川都没有挑衅,德川为此还有些惊讶,一军众人今天也没有被平等院骂,都在想到底平等院受了什么刺激。看到鸢来了,平等院突然想起昨天鸢说的话,昨天晚上,自己问鸢要不要自己的no.1徽章,鸢干脆利落的拒绝了,原因是他要和种岛打,种岛拿了鸢的水杯,再说了,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职位,还得管那么多事。平等院想到自家大哥虽然建立了四象宫,但除了打架外,四象宫的扩张整合都没有出手,很讨厌麻烦,让他当头,不得烦死,还是算了吧。于是,平等院默默为种岛点蜡,让鸢给留口气,自己还要用人呢。鸢保证自己不会玩过的。还有一件事情,今天早上平等院出现时所有人都愣住了,该喷饭的全喷饭了,我艹,这帅哥,真的是平等院吗?!为什么那个大叔一下子会变的这么帅!平等院十分无语,不就是昨天晚上,鸢觉得平等院的长发和络腮胡实在是太难看了,直接把人按住整理了一遍,胡子剃了,头发剪了,整个人直接成了一个大帅哥(见平等院高一挑战鬼的样子)。平等院知道反抗无用,直接不反抗了,直接导致了现在众人一脸我艹这帅哥你谁啊的表情。
鸢微笑着对种岛说道,“前辈,我们可以打一场吗?”众人一脸不敢相信,鸢实力最弱,种岛可是一军no.2鸢怎么可能打的过啊!一个,两个,三个……鸢默默数着不相信的人,准备一会去整人。“不可以吗,前辈?”鸢继续笑,种岛还不知道大难临头,灿烂的笑着,“当然可以了。”鸢微微一笑,抽出一把红色的球拍,径直上场,平等院想了想,还是扭过头,不再看场上的情景, Duke渡边心中疑惑,“头,你不看比赛吗?”平等院淡定的说道“结果已经决定了,不用再看了。”其他人还以为平等院是在说种岛一定会赢得胜利,却不知道平等院说的是鸢。
众人都以为鸢会被种岛碾压,准备赛后安慰下鸢,结果做反了心里准备。是种岛被单方面碾压,用的还是精神系招数,下场后直接晕倒了,被抬去了休息室,不得不说,鸢真的留手了,不然就不是失去意识这么简单了,直接就变成傻子或是一具尸体了。绝对没有夸张!毕竟,达到神宫境的精神力不是说着玩的。
鸢直接被众人围起来了,质问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实力,鸢继续微笑,问大家是不是想喝中药还是想吃辣椒。话一出口,众人立刻散开了,开玩笑,谁想?!实力强就强吧,还能增加国中生的威望,有什么不好的,还是别给自己找事了。
迹部看着微笑的鸢,也是笑了笑,“终于愿意展现实力了吗,看来,本大爷要努力了啊。”扭身去球场,下一场是他的比赛。鸢打完比赛,出了一身汗,衣服都被汗浸湿了,好久都没有运动了啊,翻找自己的毛巾,结果发现自己好像忘记带了啊。正在这时,一条毛巾递过来,“先用这条吧。”鸢回头,有些惊讶,“德川前辈……”德川幽蓝的眸子看着鸢,“你现在进一军了,别忘记当初你说的话。”鸢一拍脑袋,怎么忘记这码事了,笑了笑,“前辈也要加油,我会在一军等你的。”抬头看场上,估计迹部和仁王的组合会赢。
德川点点头。迹部和仁王组合果然赢了,不过二人也都脱力了,鸢将迹部扶在一军这边的长椅上,迹部也是正选了啊。鸢轻轻的笑了,有着对别人没有的温柔,连自己也没有察觉。
只剩最后一场德川同平等院的比赛了,平等院看见德川,本来很好的心情立刻不好了一上场就是一个大力球, 很快,众人就发现,平等院是拿出了自己十二分的力气在打(当然是装的,实力达到半祖怎么可能会对一个普通人使出全力?)。他高二时完败了当时高一的德川,此后没有再次正式交手。德川在这大半年里经过了败者组的艰辛磨练和自己的奋发图强,也不能说没有进步——事实上进步很大——依旧占劣势。
  “直球你就直着接吗?蠢货!”
  “跑错方向了!眼睛在看哪里啊!”
  “手!手!球拍都握不住,还打什么网球啊!”
  不得不说,平等院凤凰的实力完全无愧于一军No.1的光环。他是全面型偏进攻的选手,直球有力,旋转猛烈,判断精准,技巧高超,毫不手软。从他打球的样子,完全看不出他是在隐藏实力。只有一个问题,他说话的方式和语气相当不讨人喜欢——就算他其实没有恶意,就算他其实是想指点德川。
  总算看出了点门道来。假使他没记错的话,高三的平等院已经要开始好好准备升学考了。而德川从小到大一直在打网球,网球就是他迄今为止生命的全部。是想最后指导一下德川的技术吗?还是想在离开之前留下一个足够强烈的印象?鸢抿紧了唇,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笑不出来。
  也有人或多或少地察觉到了不对劲。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