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桥春雪

主平德,其他cp可能有,主网王

[网王]miss 迹部bl(网王+宝莲灯+花千骨+武动乾坤)

Chapter7

经过鸢这么一打岔,众人下午才去到了华山爬山,鸢和迹部慢悠悠的落在最后面走着,迹部看着鸢的侧脸,终是开口“鸢,你给我的感觉很像一个人。”“谁?”鸢依旧一脸淡漠的问到,心中却是一惊,他发现了?
迹部悠悠说道“一个朋友,鹰,不过只是个代号而已,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鸢起仰头,天已经快黑了“是吗。”迹部似乎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打断了“喂,鸢,你们快点,天快黑了,我们要在这之前赶到西峰峰顶!”华山有五峰,东南西北中,其中西峰最高,很多人会在这里过夜以便第二天早上起来看日出。
“好。”鸢应了一声,温度有些偏低的手握上迹部的手臂,带着迹部向前跑去,迹部感受着冰冷的手指,是因为体质的原因吗?他不知道的是,鸢性子本来就很冷,体内有八大祖符存在,其中最厉害的就是冰之祖符,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他的体质,导致他的体温十分低,由于鸢的压制,虽然不再是只凭着冷气就能把人冻成冰棍的程度(这是真的,没有夸张,只要他想,就可以凭着冰之祖符把人的血液凝固,,把人冻成冰棍),但体温也是要比别人低。
在天黑前,众人终于爬上峰顶并且弄好睡袋,山顶的温度本来就要比山下低,更何况此时正是春季,众人都是有些冷,凑成一堆,菊丸十分兴奋,“呐呐,乾,今天咱们看到的那个劈山救母是怎么回事啊。”
乾敬业的翻开笔记本,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讲了沉香救母的故事,里面的杨戬当了司法天神滥用职权,压了自己的亲妹妹在华山下,追杀自己的亲外甥,最后被沉香用开天神斧生生劈死,沉香改了天条,救出母亲,成为了感天动地的英雄。鸢手越握越紧,果然吗,心好痛,明明不是这样啊,不过没有人会相信的吧,毕竟大家都是这么看的,至少表面上的真相是这样的。指甲掐进了肉里,一滴血从指缝中流出,还没有落地就成了一颗冰珠,殷红的冰珠滚落,掉到了山下,由于冰之祖符,鸢的体液在离体后就会变成冰,很可笑啊。
鸢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谁都不会知道当年的真相了吧,在后人眼中,自己只是一个小人,一个奸臣罢了,谁也不知道当初的自己,为了能让沉香成长,付出了多少心血,想要反驳,张了张口,终是什么也没说。
菊丸后悔的说到“不会吧,那我们今天去拜的不就是他吗,啊,不应该啊!”一直在一旁听的迹部突然开口,“你们不觉得有些奇怪吗,杨戬的身份是什么。”鸢听了他的话,愣了一下,乾摇摇头“我只知道他是司法天神,二郎神,其他不知道。”
鸢淡淡的说“二郎显圣真君,清源妙道真君,阐教三代首座弟子,三界第一战神,怎么,是不是觉得杨戬以大欺小,倚强凌弱。”迹部张扬的笑了“你们都没看出来吗,那个杨戬,从一开始就在放水啊,不然他那外甥一开始只是一个凡人,杨戬要是像追杀他的话还用得着费劲吗,啊?!三界第一战神?如果连小孩子都打不过,不是笑话吗,有什么脸自称这个。他估计一开始就想好了,逼他外甥成才救母,逼他改天条,演了一出戏,一出把所有人都骗了的戏代价则是他的生命。”
鸢鼻子有些酸,桃城不信“不会吧,那,开天神斧怎么解释,这可是神器啊,是自己则主的,杨戬不可能在这件事上放水吧,是刘沉香自己通过的考验啊。”迹部一下被噎了回去,他也找不到理由来反抗。鸢终于笑了,有些解脱,有些轻松。“那开天神斧,本来就是杨戬的神兵啊。”鸢轻轻开口,却说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惊讶的事实。
“怎么可能……”桃城不相信。“为什么不是呢,劈山救母的又不是只有一个沉香,”鸢悠悠的说“杨戬的母亲同样也是仙凡恋,他的母亲是瑶姬仙子,玉帝的亲妹妹,被发现后被玉帝镇压在了桃山下,当时天蓬元帅不忍心,暗暗帮了一把,使得杨戬和三圣母活了下来,三年学艺救母,用的就是开天神斧,可是,玉帝却断绝了杨戬一切后路,十大金乌哂化了瑶姬,魂飞魄散,杨戬用开天神斧砍倒九大金乌,开天神斧被他封于昆仑山下,沉香接受的考验,只不过是杨戬和昆仑山神早就商量好的,神斧中被杨戬封入了一半神魂,当然,代价是魂飞魄散,不然,你们以为以一个凡人的灵魂怎么可能能镇压住神斧。杀丁香镇神斧只是个借口,这个女孩原本就快死了,被沉香误打误撞吃了仙丹吊了一口气,不过只是回光返照而已。杨戬杀她,是为了给她重塑肉身。这,就是真相。”鸢轻轻摇头“不过都是神话了,不用再追究了,睡觉吧,我困了。”
不等众人反应,就钻入睡袋里,迹部看着鸢,总感觉有些心疼,众人对看一眼,摇摇头,也是钻入睡袋,睡觉去了。
谢谢你,迹部。鸢暗暗想到。

U-17中,斋藤教练挠挠头,“黑部,你查到了吗,似乎没有国中生符合这个条件啊,三船教练是不是搞错了,不过,这一届国中生实力不错啊,可以考虑明年找一批国中生进来。”上一次三船教练让他们找一个红色短发,实力又极强的国中生,不过他们在全国青年军里找了一圈,没一个人符合要求,没有什么红发的人可以强悍到可以挑了整个败者组的,不过这一届国中生实力都很强,比胜者组的大多数人都强上不少。
黑部盯着面前密密麻麻的监视屏幕,冷冷说到“没有,明年可以找一批国中生来了,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三船教练那边,先给他道个歉吧。”斋藤教练坐下,继续说道“暂时也只能这样了,不过德川从败者组回来后实力增长的有些超乎我们的想象,但刚回来据说就跟平等院干上了,针尖对麦芒啊,这两个人实力都挺强的,要是可以合作就更好了,不过,估计不太可能吧,平等院那个小子,可不会听我们的话啊,要是有人能镇住这小子就好了。”斋藤教练没有想到,这在将来会变成现实。
黑部不置可否,每天一见到他们就蹩脚教练喊的,他们也很头疼啊,好歹尊重一下教练啊。不过,平等院的确是一个有责任心实力又强的头,能镇得住一军这群混小子,要是没有他,自己也对那些小子没有任何办法。
平等院心情十分不爽,于是作为他的对手的dark'渡边很惨,明明他才是力量型选手,为什么会直接被平等院的毁灭给打趴下?!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做的有些过了,平等院收了手坐到一旁长椅上,用毛巾盖住头,准备休息一下,眼角余光撇到了在场边看比赛的德川。自从上次自己打败他后,自己每场比赛德川都会看,想要打败自己,不过这辈子应该不会实现了。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德川那一张冷漠的脸就像挑衅,想要看着得穿变脸,自己似乎和德川天生八字不合。以至于种岛到问自己为什么对德川态度这么差,自己也只是回答看他那样子不顺眼。
上次德川身上出现了那人的气息,自己差点失控,但德川否定了自己,后来自己有仔细感受了一下,也是失望了,只是像而已,不是他的气息,已经很久没有见了,不会真的……用力摇摇头,把这个荒唐的想法抛出脑后,怎么可能,他可是武祖,是位面之主啊,怎么可能。

----------------------------------------

在中国旅游一趟,终于回来了,鸢回到自己的住处,匆匆洗了个澡,想睡一觉倒倒时差,此次真是失算了,不应该去的。鸢扑在床上,手指抚摸着一旁的面具和假发,那是自己第一次见到迹部时所带到面具,这个男人,不愧是迹部集团继承人,居然都被他看出来了,洞察力还真是惊人,心中有些暖意,有人相信自己啊。
鸢微微一笑,可以当做朋友呢。
马上就是模拟考试了,鸢依旧打算刚刚到线,不过这次手冢却下了死命令,规定这次没有过线的不能参加关东大赛,过了线没有达到70分的跑80圈,没有够80分的跑60圈,不够90分的跑30圈,不够95(包括95)跑10圈,95以上不跑。当然,不过线跑100圈。
鸢不怕跑步,但他不想被这种原因罚跑,于是在一个星期后的考试成绩出来后,手冢觉得自己冰山脸快破功了,手中捏着全部人的成绩单,无框眼镜在反着光,让人看不清表情,手指用力,手中的成绩单快被捏的变形了,面前一群人正在罚跑当中。本次正选都过线了,但手冢心情不好,非常不好,以至于周围气场十分低,冷气十足。
不二凑了过去,看着手指停留在一个人的成绩上的手冢:鸢夙夜,数学96,英语96,国语96 ,地理……一溜溜96,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刚刚不用罚跑,和原来刚刚压线一样,所以说鸢你一定是故意的!不二有些明白手冢了。这次没有罚跑的,也就只有自己,手冢,乾,鸢四人。
手冢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着不二一脸我理解你的表情,手冢更无语了,你还好意思说,每次你都是全科99,说不是故意的我都不信!有这些队友,手冢突然有了和大石一样的胃痛感。
你们一个个都是故意的吧!
鸢丝毫没有感觉,正在练习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