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桥春雪

主平德,其他cp可能有,主网王

【平德】chapter 8宿敌?伴侣?

德川半边脸红肿着,本来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充斥着慌乱,无措,不住的鞠躬道歉,在他面前的是一男一女两位中年人,是被他炸伤的男生的父母。

德川向来谨慎,化学实验实在是他所不擅长的,这次因为他没能好好看住那底下点着酒精灯的烧瓶,又或者是内里的化学药品计量不当,竟然发生了爆炸,将监考的高三学长给炸伤,全身大面积烧伤,送去了医院治疗,而他因为在实验台另一头的水池清洗试管躲过了一劫。

德川头都要抬不起来了,只是不停的重复,“对不起,对不起,我会赔偿……真的非常抱歉……”

对方父母完全怒火攻心,上来就要再打上一拳,口里说着不干净的话,类似于Omega就应该在家里好好相夫教子上什么高中,读上个国中就够了……

老师将人拉开,让二人冷静,校方也在其中调解,希望可以私下解决,上了法院对谁都不好,德川是国家一级运动员,如果曝光,那么德川的前程就毁了。

再对方母亲那一巴掌抽下来之前,一只手从半路将其截住,铁箍一般钳制着,动弹不得,“他是我的Omega,你最好能把嘴放干净点。”

德川本来没有那么委屈的,因为错在他,从小父母就教育他,哭是没有本事的,在别的孩子摔倒了哭哭啼啼要父母抱起来时,他只能一个人在父亲严厉的注视下爬起,不可以哭。

其实每个人都是个死小孩,谁都想任性,想不计后果的做事。

其实摔倒了不痛的,只是当关心的话语化为利刃,直达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刺破那一层层伪装的盔甲,德川突然有种流泪的感觉。

“你是他的Alpha?那行啊,他的两千万赔偿费用由你还吧,啊?!”对方立马转火。平等院被德川有些凉意的手握住,制止了进一步的动作,“我们之间都没有完全标记,平等院,我和你没有关…….”

“闭嘴。”直接把德川给塞到身后,直视着两人,“我还。”

“平等院,”德川不想把这人扯进来,“我认为我是不喜欢你的,你也不能够强迫我。”

“噢?!”平等院脸瞬间黑了,“那你还想选谁?!”

“从刚开始见面,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愉快的经历,我认为我们算是合作关系,情侣之间我认为是应该互相尊重对方意见,而不是一味强加。”德川直视着对方,抵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同平等院讲话的人都会有心里压力,而同生气的平等院讲话的人,更有心理压力。“所以我认为,你不应该插手我的事情。”

“并且根据之前的表现,你应该是讨厌我的,如果你想要用标记的方法报复我,我认为这样不恰当,这个是终身的事情,我认为你应该再考虑一下。”

平等院快被气死了。

所以平等院就走了,摔门,木门框都裂了。

所以,他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好好解释一下,他想标记德川不是想要报复他?

最后的协商结果,德川赔偿对方两千万元[日元],并且承担起对方在医院所需的护工职责,学校同意留下德川,但这件事学校压不下去的,八卦是人性本能,爆炸动静不小,已经传的满校园都是,对方只是同意不闹上法院,对于这些谣言,德川只能自己承受。

德川被禁止再去类似于实验室这样的地方,同学们知道他做实验伤了一人,都对他敬而远之,并且有人趁机会找了人对他进行人身攻击,很多人都是看不惯他一个Omega,却比Alpha还要强,这让他们的自尊心受辱,难以接受。

寻了机会,自然是要好好羞辱一番,在这个AO表面平等的社会,Omega依旧被人予以偏见,这是一时半会儿难以改变的。

网球部,部活——

平等院依旧翘了部活,副部长——那个被他炸伤的男人——还在医院,正副部长都不在,这群人都要反边了,被当做队长培养的,高二年级的一个正选在勉强维持了一会儿纪律后,也罢工了,这一群人一个比一个刺头,一个比一个难管,平日里都是平等院一力镇压的。

平等院虽然总是逃部活,但是他教出来的队伍实力绝对是一等一的,他的要求并不严格,甚至可以说的上松散,一周的部活训练内容他会一早写在公告栏上,做不做随你,只要你实力没有倒退,部活你也可以逃,但如果在正选选拔被刷下去,那么训练翻倍,没人监督,第二次还被刷下去,你可以滚蛋了。

另外,如果有人可以打败他,那么他就从此再也不打网球了,想怎么羞辱怎么羞辱,因为这一点,全部人员都憋着一口气,谁都想打败这样一个狂妄自大,说话伤人的人。

但是结果嘛……

前去挑战的,基本都是被一球砸昏,没有通融,能照脸砸绝对不照手,能过上几球的人都没几个。

可以说,讨厌平等院的人不少,所以,本着一视同仁的原则,怼德川的人也不少……

德川刚刚训练完——因为在一军待过的原因完成速度很快——去冲了凉,结果完了却发现,浴室的门被反锁了上,训练是不允许带手机的,德川一向是听话的好孩子,手机都在浴室外的更衣室衣柜内。

不用想都知道,这些是那群自谕强大的Alpha干的。

浴室的窗户是安在最高处,并且大小是通不过一个成年人的。四周并没有什么可以借力的地方,再者,就算呼救,听到的也只能是那些个部里的人,只是自找麻烦。

德川庆幸,自己的衣服还在,要是有网球拍在就好了,说不定可以试试用球把这门砸开。

德川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现在他只能庆幸,自己至少还有灯,这样想着,却突然又想起来,似乎,学校晚上十二点会拉掉总闸。心里突然莫名其妙的期待,会不会有人发现他不见了。

而心里第一个蹦出来的人选,竟然是平等院。

接着失落,他本来就没有朋友,因为Omega的身份,也因为他生人勿近的气场。

德川知道,或许平等院也不会发现,他今天说的话似乎确实有些过分了……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

平等院那锅底一样的脸色让来看他的毛利和越知都想跑,毛利小声对着自家搭档嘀咕,“头这是怎么了,原来看着像是别人欠他几百万,现在看着好像老婆因为他脸太臭和别人跑了。”在某些方面,毛利确实真相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上天见人下菜碟,偏偏到他的时候下了个碗,噢,还是漏的。平等院很郁闷为什么德川不按套路出牌,他陪家里两个女人看的三流言情剧里面不都是这样演的吗,女主身欠千万债务,男主霸道总裁出场,还清债务,然后女主爱上男主……

平等院抬头看了一眼面前这两个早早就确定好关系,好到恨不得成一个连体人的队友,突然开口,一句话让越知的表情都扭曲了,“你们两个做过吗。”

两个人嘴里的烤肉都喷了,毛利还不幸的咳进去一颗花椒在喉咙,疯狂喝水。

终于缓过来的毛利双眼通红,“头,怎么突然这么问……”

“……”平等院盯着二人。

越知递了水给毛利,面无表情看了回去,“做过。”毛利突然想死。这二人一个精神杀手,一个心里压迫,差点没把一边的毛利吓出来心脏病。

“先做的还是先表白的。”平等院接着一组惊天人。

毛利突然察觉什么,突然问到,“头,你不会看上一个人没表白就把人家给上了吧……”

“……”

“……”

众人沉默,毛利觉得自己好像真相了。

“大将……您这顺序好像反了吧……”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反的好像更厉害一点,这样,一般顺序是:表白,结婚[这个暂且不论],上床,生娃。而他们是这样的:上床[都不是床],生娃……

然后毛利信誓旦旦的要教平等院怎么谈恋爱,毛利说,“大将你看上的是男的女的?”

“男的。”

“这么着,这个男人啊,一般都自尊比较强,虽然是Omega……是Omega没错吧……但是吧,要是你不停的提这个话题他会给你翻脸,捡好听的说,这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就算了,我觉得头你也不会看那些三流小说吧。”

看三流电视剧的平等院……

“还有吧,头,这男人都有点大男子主义,你顺着他,装装无辜,很有效果的。”毛利不由自主的就把自己带进去了……“还有要死缠烂打一点,我就是这么追到人的……”

“还有还有,记得送礼物啊,这招男女通杀。”

平等院沉默了一会儿,说好听的,死缠烂打,顺着,送礼物,嗯,默默记住了,脸上还是一脸无所谓。看的二人为他们大将以后的“性福”担忧,说实话,他们突然觉得被他们大将看上的这个Omega命好惨。

评论(1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