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桥春雪

主平德,其他cp可能有,主网王

[平德]宿敌?伴侣? Chapter5

比赛很激烈,或许是因为对面是高一生,高二的并没有太过重视,不过却是愈发张狂,不断的犯规。

德川再一次被撞到在地,手臂先行着地,痛的他皱起了眉,却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一个翻身爬起,他目前为止没有作出任何犯规举动,他们班也没有。

围观的人们,甚至是高三的,渐渐的,转变了喝彩的对象,对一直犯规的五班冷嘲热讽起来,毕竟,还没有任何一个班,能在这种情况下,打这么憋屈的球,还能一直压制自己的愤怒,不做出任何犯规举动。

高三五班这次,招了众怒,也不算吧,毕竟,高三的还是希望高三能赢。。。。

他们只是不再小瞧这个低年级的Omega了。

德川胡乱抹了一把汗,篮球服都被汗水浸湿,难受的紧,对面知道他才是主力,竟用了下三滥的招数,释放出他们的信息素,想要借此干扰他。真是。。。太卑鄙了。德川咬牙,坚持,幸好,有平等院的临时标记,他一时半会不会被影响。

喘息着,汗珠滴在地上,比分拉开很大,他们的失败似乎已成定局,高二的围观同学都捏了一把汗,拉拉队为他们加油,希望可以让高二这支队伍能够再坚持一会儿,不要输得这样轻易。他们高二的,谁说就不能比过高三了?

下半场,快要结束时,德川截住了对方球员的球,运球过人,寻找机会,兀的,一人从侧面撞上了他,篮球就要脱手,德川估计,腰都要被撞黑了吧。。。。。

对方球员见着了,过来抢球,一人喊道,“压制住!最后再投一个三分!看看高二这群还张不张?!”

“高三加油!”

“三分!”

“最后一波带走!”

四周都是尖叫,不过没有给高二的,因为他们已经输了,36:15,追不回来了,只有半分钟了。

德川觉得脸上似乎有什么湿湿的,他没有理会围观群众的惊呼,跃起,竟是将那一个稳稳的三分给盖了回来,旋即,带球扣篮,二分。

再低头,发现地上一抹猩红。

抹了一下鼻子,才发现,刚刚那一下,似乎是撞到了自己的鼻子。。。。流鼻血了。。。

不过,得分了。

一片寂静,没有人想到,最后,还会有一个翻转。

德川摇晃了一下,正要倒下去,便被人扶住了,平等院一脸的嫌弃,“看看你这狼狈的样子吧,精英。”不由分说从口袋中掏了纸巾摁在了德川的鼻子上,“早就说了你这样要什么规矩仁义只会输。”不过,也不全算吧。侧头,看向那高三的那群人。

他们虽然赢了,但围观的人们讨论的不是他们,而是德川,那最后半分钟的一个神话。居然搞不定一个Omega,这个认知让他们脸色很难看。Alpha向来都是心高气傲的,接受不了自己居然被一个Omega盖帽的事实。

但毕竟他们赢了。

大比分胜出。

德川被平等院拽去了一边,当沾了酒精的棉花摁在淤青上时,饶是德川淡定,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抖了一下,平等院只是把人按好,“忍着,一点疼都受不了。”德川很想一拳把这人打死算了。

德川身上被碰的淤青的地方不少,青一块紫一块,看着触目惊心,平等院在医药箱里翻找出红花油,“你怎么想的。”

“嗯?”德川有些茫然。

“我问你他们撞你的时候,你怎么想的,居然还扣了个篮?你脖子上装的那个东西是夜壶吗?”平等院将红花油打开,向自己手心倒了一些,放好,双手摩擦,用体温将冰凉的药膏捂热。

“我。。。。没想那么多,既然是比赛,那么不就是要抓紧一切机会投篮吗。”德川认真的说着。见着平等院的动作,将淤青的手臂递出,平等院温热的大手覆上他的胳膊,还是下意识的抖了一下。毕竟,他对平等院真的有种很深的心理阴影。

平等院停了一下,似乎想要骂上一句,却还是忍了回去,手下动作轻了一些,“还疼?我轻点。”

德川摇头,“没事。”

平等院切了一声,却是换了个话题,“你发情期要到了,周末来我家。”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上好药,将药收好。

德川耳尖有些泛红,没想到平等院会说的这样直白,也是。这个人从来都是只想着自己,不会去管别人的想法,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我。。。周六上午补考化学实验。。。。”他的理科真的不好,尤其是化学,这所学校大多都是学霸,他们这次化学实验考试,没有过的居然只有他一个。。。。。

“那就考完过来,你有我家钥匙。”不由分说敲定的这件事情。

但是事实总是操蛋的。

平等院接到消息时,德川已经在校长办公室,面临被劝退的危机了。

[求关注,求双击!红心过十我今天双更!]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