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桥春雪

主平德,其他cp可能有,主网王

[网王]miss 迹部bl(网王+宝莲灯+花千骨+武动乾坤)

Chapter4

很快就开学了,鸢理所当然的报了网球社,隐藏实力,混在一群新生中看戏,反正以自己0年的球龄,也不会有人关注的,某位大神开始偷懒,混饭吃。
而注意到鸢的,是手冢国光,鸢称之为移动冰山的一个人,身上放出的寒气都能和自己作司法天神时比了(呵呵,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吗。)当然,自己现在冷着一张脸,放出的寒气虽然没有手冢多,但也不少了,都没人敢过来,当然,除了那一群由于鸢帅气的外表犯花痴的女生不怕死的冲过来,也没有人了。
要问为什么会注意到鸢,那一头绚烂的红发太显眼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入学考试全科满分通过的人明明都已经被手冢当做劲敌了!为什么会现在在第一次月考中刚刚好过线不用补考!开什么玩笑!居然每一科都正好压线,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说不是故意的谁相信?!谁可能会一下子从年级第一一下子退这麽多!手冢十分不淡定。
鸢的理由是,考年级第一太容易了,给自己定个分去考比较有挑战性,再说了,你以为我控制那个分容易吗,一不小心就得补考了,一点都不了解,真是的。另外,考年级第一还得上台演讲,做代表什么的,太麻烦了。
如果手冢听到这个答案,估计会很无语,冷气会更多吧。
还有网球方面,自己还以为他会很厉害呢,没想到居然没有打过网球,还是个新手,看样子也不是在隐藏实力,太让人失望了。鸢暗自高兴,看来自己演技还不错吗,居然把手冢都骗过去了,给自己点个赞。
由于国一不能进行正选选拔赛,只破格入了一个手冢,所以,在正选比赛时训练的鸢,并没有看到带领着冰帝网球部进击全国大赛的从英国回来的迹部,二人就这么错过了。而迹部,则在找那个在英国见到的,据说在东京读书的少年,但由于鸢当时带了假发,面具,还变了声,所以,仅凭一个代号“鹰”迹部也找不到那个人啊。
一年很快过去了, 在新的一年,鸢以微缩的优势进入了正选,成为了正选中实力最弱的人。而这时,青学接到了全国青年军的邀请,参加合宿,同时被邀请的还有冰帝,立海大,六角国中,似乎会有一场好戏呢。
在这一年中,手冢对鸢可以说是十分感激,在他自己因为实力太出色被前辈惦记上,在部活结束后挥起网球拍要打上手冢左臂时,鸢正好看见,顺手用自己的球拍挡住了,可以说救了手冢一命,让他在职网道路上不会因外力而发挥不出实力。不过,这也是有条件的,手冢被迫同意在鸢逃部活时不管。
鸢事后苦恼的看着自己的球拍,这不过才挡了一下,怎么就变形了,质量也太差了吧。没办法,武祖亲自出动,在球拍上加阵法扶持,只要不是涅槃境实力与自己对打,球拍都不会有问题。而那几个欺负了手冢的人,都没有等到鸢出手,直接被不二用芥末折磨的半死不活。
而这次合宿,本着没自己什么事的鸢其实是不想来的,打算翘掉,但硬是被菊丸给拖了过来。菊丸给的原因很简单,如果鸢不来,就没人帮他应付不二的折磨了,网球部这麽多人,却只有鸢从来没有被不二得逞过,所以,即使鸢周围气场很冷,但也比被不二陷害要好,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
出于无奈,鸢只好来了。
由于是刚刚开学,所以并没有邀请全部正选,每个学院有7个名额,由自己决定,鸢以一分的微弱优势拿到了第七个名额,这才松了一口气,毕竟被菊丸叨叨太麻烦了。
全国青年军所在地是轻井泽,在训练过后还可以去旅游一圈什么的,还是挺划算的,鸢暗自在心中计划着。
在到达地点后,鸢把自己的东西处理好就离开了,其他学院人还没来,在这段时间还是可以自由活动的。闲来无事,鸢就在内部四处逛了逛,思考着合宿结束后去哪里玩。猛的一抬头,一只苍鹰从头上飞过,飞向前面的山头,在那里,还隐隐有着其他的鹰,似乎那里是个什么有趣的地方。没人在附近,鸢轻轻地勾了勾嘴角,明天去那里看一圈吧。
接着来到的是立海大,貌美如花的主上和门神皇上带着立海大的众人到了合宿地点,此次立海大派出的人是除了立海大小吉祥物的所有正选,阵容还是挺大的,王者吗毕竟。
一下了车,幸村和真田就注意到了在晃悠的鸢,幸村笑的愈发灿烂了,走向鸢:“好久不见了,鸢君,没想到你真的会打网球呢,真是很全能的人呢。”根据莲二搜集到的数据,鸢的实力在众正选中是最弱的,只比其他人强上一点,真是的,亏当时期望那么大。
鸢轻轻点头,依旧没有说话,一副面瘫脸,红发留海遮住了半张脸,依旧耀眼。真田上前一步“鸢,谢谢你的指导,这场合宿,我不会松懈的,即使你帮过我。”真田很感激鸢,那天后,自己有了很好的感悟,剑道提升的十分迅速,连老爷子都赞不绝口,早知道,让老爷子夸人,那真的难啊。
鸢难得来了兴趣,“真田君,你的剑道进步多少了,要不要现在试试看。”真田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却是很高兴,鸢随意指点一下对自己帮助就这么大,有这种事当然好。刚想开口答应,就被人打断了。
“看来人都来全了,啊嗯?!”一道华丽的声线插入,真田皱了皱眉,真是太松懈了!而鸢,则在听到这个声音时身体就微微僵了僵,这个世界也太小了吧?!
幸村微笑“迹部君也到了啊。”
迹部笑的华丽而张扬,“胜者会是本大爷!”幸村微笑“我们立海大是毫无死角的。”迹部不置可否,扫视一周,立海大和冰帝的人都互相见过了,没办法,谁叫人家都是强者为尊呢,没有什么国一不能入正选的规定,不像青学一样。
迹部看到有个陌生的面孔,火红的短发,留海遮住了双眼,身体很纤细,个子不高,和自己比还差半个头,身后背着一个火红的网球袋,身上穿着青学的队服,迹部总感觉在哪里见过这个人,“青学的,啊嗯?!”
鸢没办法逃了,只得回话“青学网球部正选队员,国二生,鸢夙夜,请多指教。”迹部张扬笑到“本大爷是迹部景吾,冰帝网球部部长。”有这两人开头,所有人都介绍了自己,相互熟悉了,气氛开始活跃起来。
鸢苦笑,这世界也太小了,怎么在这里遇见了,到底要不要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啊。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不说了,等他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吧,迹部的洞察力不是很强吗。
迹部则盯着鸢,思索着记忆中是否有这个人,不过想了半天没有想到,算了。迹部揉揉头,还是慢慢来吧,这次合宿手冢也在,终于可以打一场了。
————————————
第二天教练宣布训练内容以及结束时间后,鸢在心里扒拉两下,今天是耐力长跑,在环山公路上跑步,两个来回,一个来回后有20分钟的休息时间,当然则也可以不休息,中午12:30前必须回来,否则下午训练双倍,中午也不能吃饭。这段时间对手冢,幸村,真田,迹部,鸢来说是充裕的,尤其是鸢,没有人可以偷懒,在一整条路上都有摄像头。鸢想了想,昨天看到的那里去一趟再赶回来应该时间足够了吧,虽然饿一顿不会有事,训练双倍也算不了什么,但由于训练没有按时完成而被罚实在太丢脸了,这是鸢绝对不允许的。
所以在开始跑步时,鸢就冲到了最前列,和众人拉开距离,不过,没有人注意到罢了。大概跑了有半个小时,鸢确定和大家拉开距离了,因为没有人会在长跑时以这个速度跑的,不然后面会没有体力的。而这里,也是离昨天看到的那个地方最近的一个跑点,来到监控死角,鸢准备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却没想到被人拉住了,“你想去哪里?鸢。”
一只手抓住鸢的手臂,鸢身体僵了僵,不会吧,缓缓回头“迹部君不是因该和大部队一起吗,为什么会跟着我?”
迹部挑眉“从一开始就冲刺到这里,以为本大爷的眼力是作假的吗,你来这里是想要做什么,啊嗯?!”迹部没有说的是,总感觉鸢很熟悉,很 神秘,跟着他就可以明白这一切。
鸢无奈,反手拉住迹部,说到“跟我来吧,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想要去看看。”迹部没有反抗,任由鸢拉着自己,同时思索着在哪里见过这人。山上的风很大,鸢的头发被风吹起,露出额间的流云纹,以及一双如黑洞般深邃的双眸,似乎看上一眼,就会沉入其中,这种黑,黑的纯粹,但是不邪恶,在眼底有着银芒在闪烁,这是由于八大祖符而造成的。而额间的流云纹,则是天眼。作为花千骨时的妖神之力也已经重新回到了洪荒祖符之中,物归原主。
只是看了一眼,迹部就连忙别开了视线,不
敢再多看一眼,刚刚那一眼,如果不是心智坚定地话,说不定会沉沦在其中吧。
走了20多分钟的山路,终于到了鸢所看见的地方,拨开眼前的树叶,二人看到的,是正在做挥拍练习的青少年,似乎都是高中生,每个人的身上都是脏兮兮的,穿着一件白色的T-shirt,手上拿着的,是灌了铅的球拍。而一旁的石头上,睡着一个醉熏熏的大叔。
迹部勾起嘴角,似乎还挺有意思的吗。二人从树后走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二人身上,大叔睁开眼睛,这才看见二人。原来他还以为是败者组的人回来了,看来,是有两个不知好歹的人闯了进来。三船教练喝了一大口酒“你们两个国中生来这里干什么。”三船教练很不高兴,这一群送来的真是废物,太差劲了。一般来说,如果三船教练对训练成果高兴的话,就会放心的睡着。反之,不管喝多少酒,都是十分清醒的。当然,还有一种情况,神清气爽的叫败者组的人全部去复仇,不过很少出现就是了。
而这一次,明显是第二种情况,三船教练苦闷,这一届败者组,几乎都是垃圾,除了被平等远打败了的德川和也还能看之外,其他人都是垃圾。
鸢说谎不打草稿“前辈,我们是隔壁训练营的,不小心迷路了,听到这里有动静,就过来看看,可以告诉我们怎么回去吗?”依旧是一张面瘫脸,三船教练感到无趣,怎么这表情和德川一样,一点意思也没。隔壁训练营?这才国中,不会是U-17的,那——“日本青年君吗?”
鸢点头,迹部翻了个白眼,迷路?怎么可能?!刚刚过来方向感不是还挺好吗,说迷路就迷路了。不过,还真的很有意思啊,这群人,很强啊,果然没有白来一次。
三船教练依旧醉熏熏的,不过此时也明白了,这两个少年根本就是故意的,而不是迷路到这里的。手一挥“你们两个,把这些高中生都打败了,我就告诉你们怎么回去。”三船教练已经绝对,即使没 打赢,自己也会告诉他们的。
鸢轻点头,算是同意,三船教练接着对高中生说道“你们,和他们打,谁赢了谁回胜者组去。”自己总感觉,这两个孩子不简单。高中生们听到这话,高兴的不得了,似乎已经赢了。
在远离人群的地方,德川静静地站着,原来的骄傲不复存在,更加的沉稳,收敛。自己何尝不想回去,想尽快打败那个打败了自己,粉碎了自己一切骄傲的男人,平等院凤凰。但……只觉告诉自己,面前的这两个人,似乎不简单。
鸢扫视一周,目光在德川身上停下了,这个孩子身上有一股不属于他的,淡淡的,很熟悉的气息,究竟是谁呢?鸢摇摇头,不再去想,回头对迹部说道“呐,迹部,不要把今天你看到的说出去好吗?”今天先暂时释放一下实力吧,不然会憋坏的啊。
迹部有些疑惑,不过也没有反驳,对鸢,他只知道实力是众正选中最弱的一个,其他一概不知。“本大爷答应就是了。”
鸢气场瞬间改变,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场,比幸村,迹部的更强,似乎变了一个人。

求关注!!!!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