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桥春雪

主平德,其他cp可能有,主网王

[网王]miss 迹部bl(网王+宝莲灯+花千骨+武动乾坤)

Chapter5

“你们,两个一起上吧,我赶时间。”清冷的眸子扫视一周,淡淡开口,说出的话饶是迹部都震惊了,鸢不是所有人中最弱的吗,说这话也未免太不自量力了吧。
一旁的高中生反应更是激烈,德川虽然没有起哄,但也是皱起了眉头,没有多说,径自走去开始热身。在三船教练的压制下,高中生们终是安静下来,开始排队进行比赛,三船教练在一旁一边喝酒一边观看比赛。目光从一开始的淡然,到后来的震惊,再到后来的麻木。酒壶中的酒以尽数洒在了地上,却无暇顾及,已经被面前的场景震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自己知道这一批败者组很弱,但在这个少年面前是不是弱过头了,别说赢,就是一球也没能拿下啊,还是以一敌二,这还是不是人类了?!只有一军前十那群小混蛋才能做的到吧!这人到底是谁啊?!
一球扫过,一个人被击出了球场,又是完胜,只剩最后一人了,德川和也。鸢火红的发在空中起舞,绚烂绯红,给人极端危险的感觉,德川来到了球场,握手,向底线走去。鸢有些疑惑,刚刚握手时,总感觉有股熟悉的气息,却又忘了是谁了,不知道是敌是友。
德川幽蓝的双眸注视着鸢,仔细观察着鸢的动作,上次输给了平等院,自已获得了质的飞跃,不能再输了,为了自己的骄傲。
到事与愿违,德川被削成鸭蛋,输的很难看,深吸几口气,终于平复下心态,开口“我是德川和也,你很强。”鸢打量一番德川,对着个人有着莫名的好感,似乎是因为身上气息的缘故吧。没有再冷脸相对,鸢微微一笑,周围环境都是失色,由于吞噬祖符,鸢就像是一个黑洞,会将周围的人吸引过来,无法自拔,“你也很强,继续加油,有一天会再见的?”扭头看向三船教练,又恢复了冰冷,没有了刚刚的柔和“是否可以告诉我门方向了,教练。”得马上赶回去了,不然时间来不及的。
三船教练暗自苦笑一下,抬手指了一个方向,“顺着这里走,一刻钟应该回到的。”这是条近路,但同时,也是最难走的路。现在的国中生就这么变态吗,完虐高中生啊?!
似乎是知道三船教练的想法,鸢淡淡开口“在我眼里,只有强者弱者之分,所谓国中生与高中生,只不过是那些人为了维护自己可怜的自尊来划分的。”语毕,拉起迹部向三船教练所指的方向走去,不顾身后一干人的惊讶。
德川拳头攥紧,强者与弱者吗,这一点和那个打败了自己的男人还是很像的吗。不过面前的这人可比平等院那只死鸟讨人喜欢多了,都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什么呢,希望可以再见吧。
被迹部拉着走的鸢终于忍不住了,“迹部,放开我吧,我可以自己走的。”迹部回头“鸢夙夜,你为什么要隐藏实力,只当那最弱的一个。”强大而美丽的人,却甘心隐藏实力,究竟是为什么。
鸢有些心虚的别过头,“为什么?可能是为了实现一个夙愿吧,不然不会甘心的。”为了实现做一个平凡的人,平凡的活一生的愿望吧,实在不想那么耀眼了,太累了,随心所欲不是很好吗,至少不会那么累。
出乎意料的回答,让迹部愣了一下,他似乎感到了,鸢的愿望是什么,一个普通至极,却又难以实在的愿望,其中蕴含着多少无奈与心酸。
鸢偏了偏头,“帮我保密啊,迹部。”很疲惫的声音。迹部华丽的笑了,“本大爷才不会做告密这种不华丽的事,快走吧,本大爷可不想因为训练没有完成而不能吃饭。”
鸢微微愣了,很快回过神,露出一抹稍纵即逝的笑“嗯,走吧。”这个大少爷,也是很自信的吗,让人很安心呢。
等鸢和迹部回到全国青年军时正好擦点而过,没有被罚训练,迹部擦着头上的汗,看着鸢,总觉得这个人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渐渐的,将面前这人的脸同另一人重叠。鹰,为什么后来找不到你了,你去了哪里。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很像鹰,但,应该不可能的吧,一个红发如火,一个漆黑如墨,但,当时鹰带了假发不是吗,可两个人的气场也不同,仔细比较一下,两个人不同的地方似乎更多一点,相同的地方,似乎自己也说不上来,只是感觉而已。
全国青年军的教练已经快震惊了,这两个人究竟去哪里了,明明一开始冲在最前面,监控也都拍下了,为什么这两个人会是最后回来的,还出了一身汗,看起来比其他人都要累,在两个监控的空档,经过时间特别长,一定是在这段时间去做什么了。可不管问谁都不说啊!
三船教练那边气压更是低的吓人,所有人训练都加了一倍德川更是加了三倍,所有人都没有怨言,毕竟自己实力不如人,都高中生了还打不过一下国中生,干劲十足,德川觉得,自己能打出十颗球的能力真的不算什么了,开始向着更高的层次迈进。而三船教练则是在想办法找人,刚刚两个人都没有留下姓名,只知道人在全国青年军里罢了,算了,等那三个没用的教练过来再让他们去干吧,这一批人,要再在这里训练几天,实在太弱了。
而在另一座山上,有三个教练齐打了个喷嚏,有人在说坏话吗?一个教练悠悠说道“哎,这次三船教练哪里的人居然都没有回来啊,我本来还以为德川可以回来的,这孩子,就像当初平等院一样,不知道从地狱中回来后会进步到什么程度啊。”“应该是有什么人绊住了他们的脚步了吧,很好奇究竟什么人才能做到,毕竟,里面还有德川啊。”“是啊。”
“啊…阿嚏!”鸢揉了揉鼻子,谁骂自己啊,还不会是今天被自己打败的那群人吧,算了,不管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都有些饿了。
不二坐在鸢旁边,吃着他的芥末大餐,周围人都离他远远的,鸢看着绿油油的一片,也是皱了皱眉,虽然自己不怕辣,但这芥末,他不是辣,而是呛啊,吃这个还不如去吃朝天椒来的爽快,实在太呛了。
不二突然开口“鸢,你为什么一直都用头发遮住眼睛,不闷吗?”天才一脸笑意。鸢依旧一张面瘫脸,不动声色道“那不二你又为什么要闭着眼睛。”别想在我这里套话,和我斗,在过个几百年吧。
没想到的是,不二竟然真的回答了,“为什么微笑吗,”手中勺子无意识的搅着面前的咖啡,竟有一些落寞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想要保护自己吧,只不过,我们走的路不同罢了。”鸢,你也一样吧,只不过你选择了冰冷,我选择了微笑,在眼底,都是距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鸢看了一眼不二,这没有人能帮的到他,除了,他喜欢的人。不二突然笑道“呐鸢,这次都大赛后网球部会放一段时间的长假,要不要一起去玩,大家一起。”鸢看向远方,“好,去哪里。”
大石等人听到了,一群人围了上来,“唉?!要去玩嘛!都大赛一定要努力啊!喵~”菊丸一脸兴奋。
“英二,真是的,日本的旅游景点大部分都去过了,也没什么意思了啊。”
老好人河村挠了挠头,“是啊,可去那里好。”
不二想了想,微笑着说“去中国怎么样,去中国陕西西安吧,那里名胜古迹挺多的,还有美食街,很有名的。”自己很早就想去那里摄影了呢。
鸢无所谓的点头,手冢看着不二微笑的脸,只得同意,不然自己饭盒里又会有什么芥末大餐之类的吧。其余人一听有美食,早就口水直流,马上全票通过了。
鸢似乎没有意识到一件重要的事情啊,呵呵。
迹部看着和众人混在一起的人,心中不禁想起了今天的事,那些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那里练习网球,这个鸢究竟是谁,为什么会这么强?一个又一个谜团,迹部想知道答案,但,有一天他会让鸢亲口告诉自己的。
西安吗,自己也去一下吧,至于汉语找个翻译就是了,西安应该会找到他的一些秘密吧。
鸢看着远方,中国吗,算起来,有4年没有回去了吧,有些想了啊。
不过,我们的司法天神似乎忘了,西安有一个地方,他应该不想去的。
“对了,我们之间有人会说汉语吗?”桃城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虽然日本从小就教孩子学汉字,但现在会的不过是简单的而已,念的话更不必说了。日本日语发音是没有翘舌音的,所以导致了日本人说汉语是一声过去,干巴巴的。
众人大眼瞪小眼,“我不会,汉语比英语还难。”
乾握着笔“不二的第二语言是英语和法语,希腊语和西班牙语都有涉及。手冢第二语言是英语和德语。其余人的……还是算了吧,没有人专门学习汉语。”
鸢轻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汉语,我会说的。”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约定去中国旅游的日子,大家提前就把手续办好了,直接坐上飞机飞往中国西安。在飞机起飞后,没人注意到在那头等舱中又一个熟悉的人。
第一次去中国,除了鸢以外其他人都有些兴奋,开始讨论起来到哪个旅游景点玩,鸢则在一旁闭目养神,手冢依旧是一副冰山脸。突然,一阵谈话引起了鸢的注意。
还是一年级的桃城是这些人中最兴奋的,正兴冲冲的问乾“呐呐,乾学长,去西安是看坟墓的吧,要不我们先去看看那什么金字塔吧,这个坟墓挺有名的!”
话说到这,鸢头上出现一大滴冷汗,这次都大赛派出了桃城和海堂,希望能磨练一下下一届,这两个表现也十分优秀,虽然没有赢,但比原来两个三3级生要好上很多,所以这次也会带他们来。只不过,这两个人地理学的也太差了吧?!这里是中国!不是埃及!你别随便瞎扯好不好?
乾淡定的开口,“阿桃,金字塔是古埃及法老王的陵墓,不在中国,更不在西安。”乾的话语一出口,桃城愣在原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金字塔是埃及的吗?自己怎么不知道?
海堂白了一眼,嘁了一声“笨蛋桃子。”真是太笨了,连金字塔是哪里都不知道。
“臭毒蛇!你说什么!有本事单挑!”桃城恼羞成怒,撸起袖子就准备干一架。海棠也不甘示弱,两个人马上就要掐在一起了,乾适时的开口了,“海棠,我问你,西安中,属于世界八大奇迹的是什么。”
两个人的动作顿时停下,愣在了原地,世界八大奇迹?这是什么鬼?海棠憋了半天,一句话也憋不出来,脸被憋的通红,这下轮到桃城笑话了。
不二看了一下手中的地图,上面密密麻麻全是汉语,天才也不会了,“呐大家谁有带日语地图了,我这份是汉语的。”鸢接过地图,“我来看就好了。”气场依旧冰冷。看着看着,鸢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起头来看了一眼不二。
不二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发出疑问“怎么了,鸢,你也看不懂吗?”鸢摇摇头,淡淡开口,“我看得懂,不过,这份地图是陕西地图,西安属于陕西。”意思很明确,你买错地图了。
天才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到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心中早已把卖给他地图的那个老板千刀万剐了。大石无奈的开口“我们还是问路吧,先去哪里好?”
 
求关注!!!!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