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桥春雪

主平德,其他cp可能有,主网王

[网王]miss 迹部bl(网王+宝莲灯+花千骨+武动乾坤)

Chapter3

少年抬头,才发现怀中抱着的雏菊已经被打落在地,花盆被打碎了,鸢顺着少年目光看去,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要不我再赔你一盆吧。”
少年起身,笑的背后百合朵朵开啊,这时,一个少年从后面跑来“幸村,出什么事了?”一脸严肃,很老成。鸢歉疚的笑笑“我叫鸢夙夜,刚刚不小心打了这位同学的花,实在是对不起了。”
幸村伸出手,笑的灿烂“没有关系的,我叫幸村精市,他叫真田弦一郎,我们是同学,今天来参加剑道指导的,鸢君可以陪我一起吗,我一个人有些无聊。”没有人让我整,当然无聊。
出于愧疚,鸢答应了,“当然可以,幸村君不是东京人吗?”幸村带着鸢向一个方向走去“不呢,我们是神奈川的,只是今天来而已,鸢君会剑道吗?”
“会一点。”鸢面无表情的说,会剑,但不会日本剑道。鸢不会在别人面前流露感情的,迹部除外,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迹部很可信。
幸村笑的更灿烂了,不会剑道吗,呵呵,谁叫你刚刚打碎了我的花盆,一会儿让你好看,我这人很记仇的。
不过,这些心思早被鸢看出来了,斗腹黑,谁能比的上自己?你想玩,我奉陪到底,正好闲的无聊。鸢深邃的双目中闪着光,有人要倒霉了。
只能说,幸村,你整人挑错对象了。

剑道馆很快就到了,很威严的建筑,日本各地剑道出众的弟子都来这里进行指导赛,原本清冷的剑道馆今天也是十分热闹。幸村打量一周,找到了带队人,也就是真田家家主,真田是老爷子的亲孙子,同时也是真田剑道馆中最出色的弟子,自然而然,这个名额留给了真田。而幸村,在剑道上仅次于真田,两家又是世交,获得了另一个名额。
真田老爷子看到了鸢,开口“这位是?”幸村抢在真田前开口“爷爷,这位是鸢夙夜,我的朋友,今天陪我来的。希望可以指点一下剑道。”
真田老爷子打量一眼鸢,开口“鸢吗?你会不会剑道。”鸢“诚实”的回答“我会剑,但不会剑道。”声音依旧不带有感情,让人不禁认为又是一块木头。
会剑,但不会剑道。真田老爷子挑眉,既然会剑,为什么要说不会剑道“弦一郎,你先和他对打,让我看看。”你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真田看向鸢,目光中发出疑问,可以吗,今天才第一天认识的人呢。鸢叹了一口气,回看向真田“开始吧。”作为战神,我是绝对不会输的,剑法?貌似当初自己是花千骨时,七绝谱上的剑法自己都学会了,一个剑道而已,自己怕了不成。
没有穿防护用具,鸢上了台,真田皱眉,真是太松懈了,如果受伤怎么办。真田老爷子也是同样的想法,这个孩子,真的是对剑道一窍不通吗,不过长长记性也是好的。
真田一切准备就绪,上了台,手中木刀横放在胸前,一个起手势。鸢依旧动也没动,木刀垂在身侧,还真是不习惯呢,木刀。
思绪刚刚收回,真田迎面砍来,又快又猛,,台下的人都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台上,鸢身子一晃,手腕轻转,手中木刀刀背准确砍上真田手腕,真田木刀脱手,鸢木刀以轻轻落在真田颈部动脉处,“你输了。”
所有人都没有回过神来,这真的是剑道吗,怎么不是任何一种招式,刚刚那一剑,有着一种特殊的震撼感。鸢红发在空中飞舞着,如火如荼,红发下隐藏的双眸露出,由于吞噬祖符存在的如黑洞般深邃的瞳孔,让人只觉深陷其中。鸢收起刀,开口“剑,是杀人的剑,刀,是武士刀,是一样的。人剑合一,是剑的最高境界。”清冷的眼看着真田,“刀,一样,什么时候你能与它融为一体,什么时候,你会成为一名真正的武士,刀,是武士的朋友。剑,是剑客的生命。”
真田浑身一颤,双目闪烁着光芒,深鞠一躬“多谢。”鸢轻轻说到“不用,一切要看你自己。”

幸村微微一笑,还挺有意思的吗,“鸢,没有想到你这么厉害啊。你会不会打网球,我很期待与你对决。”有可能是一个劲敌呢。主上背后的百合花朵朵开啊,只不过都是黑色的。
鸢想了想,网球吗,可以试试啊,不过,自己现在还有事,不能再在这里耽误了,“幸村君,我还有事,不能再呆了,可以把你的地址给我吗?我会把花送还的。”一会儿去买网球用具吧,还得把工作上的事情处理好啊,真是的,好麻烦。
拿着幸村写好的地址,鸢抬头扫视一周,真田还在纠结刚刚那一剑,不停的重复着,却怎么也没有鸢使出的感觉,鸢微微摇头,来到真田背后,轻轻握住真田的手,向前一送,没有任何招式,技巧,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12岁的3人身体还没有发育,身高还是差不多的,鸢凑在真田耳边,“记住,剑,是杀人的剑。”不等真田明白过来鸢扭头离开。
抬头看着湛蓝的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鸢叹了一口气,这一世,自己想就这么平凡的过了,做一个普通人,所以,即使学了网球,也不要展现出实力吧。 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真是麻烦啊,在自己的字典里,从来没有不可能,或者是不行,有的只是顺手和麻烦而已。

打开贴吧APP,随时随地开启逗比模式
立即打开
头像
Fxdjvj 10
2016-6-29
操作
幸村微微一笑,还挺有意思的吗,“鸢,没有想到你这么厉害啊。你会不会打网球,我很期待与你对决。”有可能是一个劲敌呢。主上背后的百合花朵朵开啊,只不过都是黑色的。
鸢想了想,网球吗,可以试试啊,不过,自己现在还有事,不能再在这里耽误了,“幸村君,我还有事,不能再呆了,可以把你的地址给我吗?我会把花送还的。”一会儿去买网球用具吧,还得把工作上的事情处理好啊,真是的,好麻烦。
拿着幸村写好的地址,鸢抬头扫视一周,真田还在纠结刚刚那一剑,不停的重复着,却怎么也没有鸢使出的感觉,鸢微微摇头,来到真田背后,轻轻握住真田的手,向前一送,没有任何招式,技巧,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12岁的3人身体还没有发育,身高还是差不多的,鸢凑在真田耳边,“记住,剑,是杀人的剑。”不等真田明白过来鸢扭头离开。
抬头看着湛蓝的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鸢叹了一口气,这一世,自己想就这么平凡的过了,做一个普通人,所以,即使学了网球,也不要展现出实力吧。 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真是麻烦啊,在自己的字典里,从来没有不可能,或者是不行,有的只是顺手和麻烦而已。
头像
Fxdjvj 10
2016-6-29
操作
真田老爷子看着自家孙子,有些恨铁不成钢,自家孙子哪都好,就是气势上输了,连幸村气场也比他强。
幸村抚住胸口,为什么,再看到鸢刚刚和真田的动作会有不爽?究竟是为什么?
鸢这个当事人责毫无自觉,正在完虐网球新手培训的教练,并无聊的想,网球就这么简单吗,这才两个小时,这培训班的教练就都被自己打趴了,太弱了。而教练则意识不清倒在地上,真是的,自己以前也是职业网球选手啊,为什么会输的这麽惨?!
鸢给了一笔封口费,让教练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教练也乐的不说,说出去丢人现眼吗?
在打发走所有人后,鸢打开了5台发球机,可以同时发出两颗球路不同的网球,用来练练手(呃——这还练练手),由于祖境的实力,还有妖神之力,司法天神的力量,鸢等于来了个无敌外挂,直接在半小时后达到了同时接40个网球的实力,呃,还是隐藏实力吧,太张了。
坐在休息的椅子上,鸢回想着三世,除了第一世还好,成为了武祖,父母,亲人都因自己光荣,有幸福的生活,自己也很高兴,很快乐。但后两世,不管是作为花千骨还是杨戬,自己都不快乐,现在想起来,当初的自己都好傻,要是像自己作为武祖林动那样处事,也不会有那么多遗憾和心痛的事了吧。不过,过去就过去吧,好好活这一世,不留遗憾。不过,小炎,小貂,我想你们了。(小炎,小貂均为《武动乾坤》中人物,与武祖为结拜兄弟,互相信任,超越生死。)
ps:小炎在此片中穿越为网王中一个人物,大家可以猜猜看是谁,新网王哦。
 
求小红心
@严肃的仙人掌  @南殇  @發音練習專用小房間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