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桥春雪

主平德,其他cp可能有,主网王

[网王]miss 迹部bl(网王+宝莲灯+花千骨+武动乾坤)

chapter2
 
刀疤脸一脸不可志信,“你,你究竟是谁?!怎么可能!”望着周围一片血红,空气中传来淡淡的血腥味,刀疤脸的手也呈现诡异的形状,是刚刚被鸢踩的。
鸢一脸微笑的看着脚下的人“我不杀你,你去给我找间房子,把身上的钱交出来,就放你走,怎么样?”虽然是疑问句,但口气不容置疑。
刀疤脸哪里敢说不,连滚带爬的跑了,去办事,鸢一头黑发迎风飞舞,额间有着金色流云纹,把玩着自己的衣角。
刀疤脸很快就回来了,带回了鸢想要的东西。鸢满意的让人滚了。
房间不大,有八十平米,鸢关上房门,仔细的打量着房间,很普通,鸢长舒一口气,好想这麽平凡的过一生。从前的日子,自己不愿再去回忆。
头痛欲裂,好好的,鸢突然感到一阵头痛,巨大的信息量涌来。眼中血丝蹦出,十分痛苦。
第一世,他是武境之中,那武祖林动,为寻应欢欢,那个为自己付出一切的女孩,毅然来到了大千世界,可虽然成功将其送去轮回,自己却由于同大天邪魔王战斗陨落,身上的八大祖符散落,吞噬祖符,雷霆祖符,冰之祖符,烈焰祖符,黑暗祖符,空间祖符,生死祖符,还有。洪荒祖符。这就是她的第二世,花千骨。洪荒祖符化为洪荒之力,愿重回他身上,他因魂魄受损转世成女性,失去记忆,性情单纯,花千骨一生爱错了人,明明是收回属于自己的东西,那洪荒祖符,却被众人当作妖神,白子画一剑刺入自己心口,终是绝望,消散人间。八大祖符也自动封印在他体内。第三世,就是杨戬了。被外甥杀死,就来到了这里。
双目缓缓睁开,不管以前我是谁,有什么事情,从现在开始,我只是作为鸢夙夜,这个普通人而活。
一转眼,三年已过。
鸢坐在电脑前,打完最后几个字,放下手中的活,拿起一份学校介绍宣传单,现在自己在网上为一些公司写策划案,已经有了不少存款,可以暂时停一下了。
由于是在网上,没人知道自己的真实信息,鸢的目光独到,提出的建议一针见血,很快,众多公司都争着和自己签合约。不过,鸢不在乎挣钱多少,够花就行。
认真看了材料,立海大管的太严,冰帝,算了,钱不够。不动峰太暴力(大哥,人家好歹没杀过人,你都杀了多少了?)。山吹有不良少年。
看来看去,只有青学最靠谱,于是,我们伟大的武祖就去以全科满分的成绩进了青学,因为网球的规则少,嫌其它麻烦,果断报了名(大哥,你也太随便了)。
离入学报道还有一段时间,与此同时,鸢接到一个邀请,为了感谢自己策划案的帮助,英国公司老总邀请自己前往英国参加英国皇室聚会,鸢想想,认为对以后可能会有帮助,答应了邀请。戴了面具,假发,前往英国。或许他没有想到,这一次不经意,会将原本不相交的两条平行线紧紧缠在一起。
——————————
英国的风景很美,鸢自来到这个世界三年,也只是从电脑上来看到这些美景, 走在高高的穹隆底下,六分交叉肋骨拱顶上装饰着英国王室标志,阳光透过窗户上的彩色玻璃镶嵌画发出柔和的光芒,墙上的中世纪壁画美轮美奂,真的好漂亮啊!
鸢被仆人带到宴会厅后,就自己再大厅内逛,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华丽的建筑,鸢看的有些入神,却不小心撞到一个人,这次他是以策划王子的身份来的,主要是为了合作,在老总见到只有12岁的鸢时,着实吓了一跳,英雄出少年啊!
“啊,真是对不起。”鸢揉着鼻子,后退了一步。猛的想起这里是英国,改了口“sorry”
“看你认错态度良好,本大爷就原谅你了。”嚣张的声音响起,鸢抬头,面前是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一头银灰色的发,苍紫色的眼眸,耀眼到极致的泪痣。
鸢想了想,见过这个人的资料,10岁就可以将公司营销玩弄于股掌,让一群老头子无话可说“迹部君,初次见面,请多指教。”迹部挑眉,似乎是有些诈异“你认识本大爷?以前没见过你,你是那个策划王子?”
鸢微微点头,隐藏于面具下的双眼有些好奇,黑色的假发在空中飞舞着,迹部扫了身后的保镖一眼,低声笑道“你带了假发。”肯定句。眼力还不错吗,转移了话题“迹部君也是参加宴会吧,感觉,很无聊的呢。”每个人,都带上了假面,虚情假意的奉承,勾心斗角,无聊透顶。
迹部扫一眼人群,对面前的少年有了兴趣“要不要一起去外面。”鸢颔首,“乐意奉陪”
出了宴会厅,鸢伸了个懒腰,里面好闷。迹部挑眉看着鸢“怎么称呼你?”鸢轻轻地笑了笑,似乎在思考些什么,终是开口“鹰,我的代号,真实姓名不能说。”也不算是说谎吧,毕竟鸢的意思不就是鹰吗?
迹部抚上泪痣,笑的华丽,鸢有一瞬间的愣神,这个人长得还真好看。迹部开口“鹰吗,还算华丽的代号吧,你会在英国呆多久。”
鸢回过神,“明天早上就会回去,今天已经商议好了,迹部君也是国中生了吧,会读哪里?”迹部应该是在国王小学读书吧现在。
迹部想想,貌似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你在哪里上,没有看错的话,你也是12岁吧。”鸢愣了一下,眼力真好,都带面具了还能看出来,“在日本,东京。”
看向远处优美的景色,鸢晃神,唇角无意识构起,故作遗憾道“本来还想去一趟法国普罗旺斯看薰衣草海洋的,可惜不是季节,薰衣草还没有长成吧。”迹部看着鸢的笑,心猛的跳了一下,大爷决定了,回日本,到自家赞助的冰帝学院读书。“那有什么难的,下次本大爷带你去看好了。”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不,应该是等待真爱才对,要去那里,是因为什么人吗。迹部心中有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酸意。
殊不知,鸢只是认为那里的景色很美罢了,我们的司法天神情商为负的,怎么可能会知道花语这种东西“那真是谢谢迹部君了!”鸢只是想,又可以省下一大比钱了(果然是财迷)。
迹部皱皱眉“叫本大爷迹部就可以了,如果是朋友,就不用说谢谢。”总感觉被划分界限了,很不爽。鸢点头“好,迹部。”果然,如果一直生活都是这样的话,很幸福对吧。
————————————
回到日本两天了,和迹部约定好等薰衣草成为花海时去英国找他,交到朋友的鸢很是高兴,心情一好就上街逛街了。
日本的国中是要报社团的,鸢手指抵着下巴,开始考虑这件事,中文社貌似不错,自己本来就是中国人,有祖境的实力,运动对自己来说也就是玩玩,运动类的也可以,既然这样——长枪社不错,毕竟作为杨戬时自己的三尖两刃枪就是长枪,武祖时祖符融合也是会化成长枪。“痛……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伤害。”
鸢揉着鼻子,怎么又撞到人了,抬起头,一个鸢紫发色,紫眸的少年揉着头坐在地上“下次小心点啊,把人撞伤了就不好了。”很精致的一个少年,却不会被人认为成女孩子,同样12岁的面孔。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