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桥春雪

主平德,其他cp可能有,主网王

[平德]宿敌?伴侣?Chapter0

年少轻狂,容易犯错。
换句话说,叫毛没长全,屁都不懂。
德川和也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从小就被说早熟早慧,三岁秒孔融七岁秒司马光,城东头算命先生大小眼一瞪俩指一掐三岁看老:文武双全温良恭俭让,给出的评价那叫一个高,恨不得说他是居家旅行杀人放火的必备良药。
父母很放心,把他留家里,双双驻外去了。
可万万没想到。
那方面,也,早熟。
也许是社会发展太快,也许是面疙瘩里激素太多,也许都是地沟油的错。
个条窜得高,人被拉得瘦长瘦长的也就罢了;学校里正常的性别分班从15岁开始,他却14岁就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发情期,在压根不知道自己是0的情况下。
一来就如洪水猛兽。
还好至少知道0的基本属性常识,但是,咳,在理论鞭长莫及的地方,有个东西叫本能。
味儿重得天赋异禀,简直敲锣打鼓喊来来来A们看过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霜月,夜,德川捂着额,扶着墙,踉踉跄跄的向巷子深处钻去。
“你怎么了?”
A的味道猛地裹过来,空气里都冒着火星子,世界变了另一种颜色;接着天旋地转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清醒时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过了,德川瞳孔有些失焦,周围很暗,看不清景象,更看不清那个A的长相。但他似乎能够感觉到,那人脸色很不好,声音很不友善,替他胡乱扯上裤子,冷着脸瞪他一眼:
“你有没有避孕。。。。算了,在这里等着。”
然后人就急匆匆走了。
德川回想了一下对方的语气,总觉得 凶多吉少,再说彼此也都是无心之举,而不得不说这个A令他本能感到害怕。抬手腕看了看表,也到了必须要回家的时间。
不见那人回来,他拎上书包赶着时间走了。也是年轻身体好,刚才头晕脑胀举步维艰都没有了,神清气爽。脚下却越走越快,最后简直要跑起来。
回到家晚了五分钟,一反常态早早就睡了,黑暗中心跳砰咚砰咚,敲得跟擂鼓似的,浑身蜷成一团,才发现什么也做不了,连一动一根手指都恐惧得不行。
表面上他与平日里毫无二致,上学没有迟到,网球依旧优秀,成绩没有下滑。
暗地里想都不敢回想一下,强迫回想的时候,浑身都止不住地打颤。
只要课堂上提到性别分配,为了遏制恐惧,他把指节捏得发白。
可这都不算完。
直到按下那一串数字时手指抖得按歪了几次,仿佛从世界的另一端听见自己机械的声音,他才明白自己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
"是0mega人权互助协会吗? 我是一名14岁的Omega,向你们寻求救助。”
"是的,我很清醒。我想说的是,我可能出现了妊娠反应。”
"我不能确定.....是,不排除....有怀孕的可能性。”
  知道自己是Omega吗?
  现在,是。
  你已经怀孕两个月了知道吗?
  ......十分钟前的检查中确认了。
  你父母呢?
  在国外。
  监护人?
  老师已经联络了。
  你的发情期过早,案例很特殊...依据未成年Omega保护法,同时也为了你的身体着想,我们不建议流产。
  德川抬起头,幽蓝的眸子里是失措,不安,会,影响到网球吗?
  会的,如果打掉。
  。。。。。我会留下他的。
  但是考虑到孩子父亲的情况、你的年龄....你不具备抚养权。  在你成年之前,你的孩子都将由Omega人权组织代为抚养,或者,找一个Alpha,你们共同来养。
   我明白了。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