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桥春雪

主平德,其他cp可能有,主网王

[平德]宿敌?伴侣?Chapter3

德川坐在椅子上,捧着一杯热水,思索着到底要不要答应平等院住在一起,他还是比较习惯住宿,再说,他并没有想好该以怎样的态度面对对方。
  
于是在下午放学后,他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平等院。
  
平等院考虑自己留下了临时标记,出事也不太可能,就同意了。俨然把自己当做德川的Alpha。
 
同德川一个宿舍的是三个被标记过的Omega,都是高一生,但他们似乎都认为,Omega学习好也没有用,来学校只是为了找一个好的Alpha,以后靠Alpha养活自己就是。
  
德川的想法对他们来讲就是一个笑话。
  
一个Omega,在运动方面一定比不过Alpha。
  
德川便不再理会他们,独自努力。
  
平等院是高三生,没有多少时间陪他,每天都匆匆忙忙的,网球学习两头忙,德川也才知道平等院竟是个学霸,成绩全校前二十。
 
说真的,外貌上真看不出来。德川这么想着。
 
整理好一天的笔记,塞进书包向宿舍走去,明天有场篮球赛,高二对高三,要求非篮球部成员参加。一时间一片哀嚎,要退出篮球部。
  
德川报了名,他听说平等院是报了名的。
 
距离标记那天已经过去了一月,中途平等院也只是又标记了他一次。
  
队服早下来了,白色篮球服,他是七号。
  
立在篮球场上,德川看了一眼篮球框,他打过一段时间的篮球。后来打了网球,篮球在业余时间也会打。
  
他没有被选为替补,他倒是觉得那些人是在等着看他的笑话,看他一个Omega被Alpha完虐,承认Omega天生弱势。
 
“喂。”一个篮球飞来,德川抬手接住,平等院立在不远处“在看什么?”
 
“看明天的比赛场地,听说你报名了。”德川惊讶平等院扎起头发,换了一身黑色篮球服,倒是精神不少。
 
“明天你小心点。”平等院犹豫了一下。
 
“只有我一个Omega?”德川了然。
 
平等院微微点头,“他们会针对你。”他没有对方放弃参赛,“我只能保证,你不会被他们的信息素影响。”
  
“谢谢。”德川真心实意道谢。
 
“你很讨厌我?”平等院突然问到?
 
德川摇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平等院,“为什么这么说,我从来都没有这样认为。”
 
平等院突然将手放在德川头顶,用力揉了一把,“可别第一轮就被刷了。”
 
“这话该我对你说。”
 
兀的,平等院捏住他的下巴,霸道的亲了上来,德川被吓了一跳,动也不动,平等院只是轻柔地贴着他的唇,并且很快就放开了。
 
“给你加强一下临时标记。”平等院丢下这样一句,转身离开。
 
德川满脸通红,烧的不得了。无措的用力擦了擦自己的唇,却擦不掉刚刚炽热的温度。

[前一章改了一点。] @932593080  @南殇  @严肃的仙人掌

[平德]宿敌?伴侣?chapter2

“德川和也,男,第二性别omega,未标记。如果是校方先拿到这份报告,后果是什么你知道吗?”平等院扬了扬手中的报告,“现在,转回原校区,还有挽回的余地。U-17一军有Omega成员,但是没有像你这样,没有被标记的。你的胆子真的很大。”
  
“Omega的校区,会有网球部吗?”德川反问,毫不畏惧的与平等院对视。“我会隐瞒好,不会让信息素影响到你们的。”他自那一次后,对于信息素的敏感度极低。即使是网球这种会大量散发信息素的运动,他竟然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你以为,那些Alpha在知道你的第二性别后会怎么样?”平等院不屑,“你不要太天真了,精英。”伸手,捏住了的德川的下颚,“现在,回去。”
  
“和你没有关系。”德川挥开平等院的手。
  
“是吗?”平等院轻蔑的笑着。兀的,德川咬紧牙关,额上泌出一层细汗,双手成拳,指甲几乎掐到肉里,在他的身边,大海般的信息素包裹着他。明明没有水,他却有一种溺水的感觉。。。。
  
“如何?”平等院没有停止释放信息素。
  
德川没有抑制住,信息素散发,淡雅的檀香溢开,他已经块脱力了,就算他对信息素敏感度低,也无法接受一个Alpha全力释放信息素。。。。
 
平等院却一下子收起了信息素,一手将快要滑下去的德川捞起,“是你?”
 
德川面色有些泛红,咬牙,“嗯。”他没有想到,一年前的那个人居然会是平等院。。。。
 
“不跑了?”平等院也是咬牙,一年前,他一身Omega信息素回了宾馆,被一军那群混蛋给笑了一个星期。他去买避孕药,回来的时候却不见了那个发情期的Onega。他倒是想负责,前提是要让他找到人再说啊!
  
德川垂眼,他决定还是再过一段时间再告诉平等院那件事吧。。。至少,等到平等院18岁再说。。。
  
“我想要留下来,”德川抬头,“临时标记我,可以吗。”他发誓自己只是想要留下来,没有别的什么想法。
  
平等院按住了德川的后颈,“你这次别想再跑。”拉开德川的衣领,一口咬下,殷红的血流入衣中,平等院根本没有给德川任何反应时间。好像一只缺水的鱼,德川瞪大了眼,眼中渐渐浮现出一层雾气,说不出来的感觉。。。。
  
很痛。。。。浑身难受的很。。。。
  
大海已由狂暴变的温和。
 
  “你别想再跑掉 “平等院松开德川的颈,拭去血迹:“我找了你一年.”从口袋中掏出医用胶带,干脆利落把伤口贴住,德川默不作声,皱眉,“怎么,你反悔了?”
  
  德川反应过来的来,手捂上颈侧,摇头,“没有,只是好奇,你不是向来不愿理会败者吗!
  
  平等院冷哼一声站起,“临时标记已经成了,你随意,我去找教练。”德川身上都是自己的味道这点让平轻心情不错。
  
  抛去一把钥匙“去我那里住,放学我去找你。”不知道平等院怎么处理的校方最后没有找德川麻烦,别人仅仅知道德川觉醒并被人标记了。

 
[我觉得,我写的好少。。。是不是跳的有些快了?] @南殇  @严肃的仙人掌

[平德]宿敌?伴侣?Chapter1


德川深吸一口气,迈入u-17的大门。
 
他是不屑的,对于日本的网球。但他还是来了,在接到邀请之后,他所在的国家,可是王者德国,日本对他而言,只能说是一个小地方。
  
他来日本,最重要的原因则是为了找一个人,一年前的那个人,他没有看到那人的样子,唯一的信息,就是那人在临走前,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绣有u-17字样的外套。以及,那如同大海般的信息素。
 
不是要对方负责,他只是想要回自己的孩子。他以为,对于那样的孩子,他是不愿意再见的,但不知为什么,他放不下,可由于规定,要回孩子,他只能找到一个Alpha伴侣,或是成年。
  
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德川下去训练,可能因为他是新人,看起来像软柿子,比较好拿捏,遭到了挑衅。这是他和平等院的第一次见面。
  
年轻气盛,实力又强的德川一下子引起了平等院的注意。不过,他想的,可不是怎么好好培养这颗好苗子,而是摧毁他。
  
德川则是对日本的网球不屑,实力太弱了,他了解到一些信息,在那个时间,能够出现在别国的u-17成员,只有海外远征组,那么,那个人应该也是海外远征组的成员,应该,要比这些人要强上一些吧。
  
“哟,精英,要不要和我打一场?”
  
说实话,德川对平等院的第一印象算不得好,不是因为对方打败了自己,而是因为对方的形象实在太过于糟糕。胡子拉碴,头发都没有梳理一下,脚上汲着拖鞋,还掏着耳朵。。。。。
  
这让轻微洁癖的德川有些受不了。
 
德川好心提醒对方先行热身,却被呛了回来,脸也有些黑了,本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厉害,结果,自己被对方发的失去意识。
  
输了的德川被丢到了败者组,再回来时,平等院已经前去海外远征了。。。。
  
德川这一年,没有找到那个人,集训就结束了,他也要上学了。
  
为了方便,他的父母将他送到了东京第一的高中上学,他们终年在国外,本就与德川见不了几面,在德国在日本是差不多的。
  
德川对此并没有异议。
  
但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和平等院在一个学校。
  
新生入部,德川看到平等院时,是有些发懵的,下意识就要避开平等院。结果,平等院根本没有理会德川。
  
德川是个Omega,本应去另一个校区的,他隐瞒了第二性别,因为Omega校区是没有运动类部活的。而这个校区,只有Alpha,Beta,亦或是已经被标记的Omega。未被标记的Omega,是绝对不允许来这里的。
  
德川想要留下来。
   
平等院是部活的部长,安排了任务,便匆匆去找教练安排正选选拔赛名单了。
   
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没有对德川说。德川也很乐意不同平等院交流。
 
直至三天后的部活开始,平等院突然把刚刚跑完圈的德川给强硬拽走,留给剩余人一句跑十圈。一干人目瞪口呆。
  
“你做什么?放开我!”德川挣扎,平等院却不闻不问,直接把人拉到了部活更衣室,砰地一声关上门。这才将人松开。
  
不等德川反应过来,掏出一份声明,“德川和也,男,第二性别Omega。你的胆子还真是大啊,精英。”

  
 
  
  开学了,先发这些。 @严肃的仙人掌

[平德]宿敌?伴侣?Chapter0

年少轻狂,容易犯错。
换句话说,叫毛没长全,屁都不懂。
德川和也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从小就被说早熟早慧,三岁秒孔融七岁秒司马光,城东头算命先生大小眼一瞪俩指一掐三岁看老:文武双全温良恭俭让,给出的评价那叫一个高,恨不得说他是居家旅行杀人放火的必备良药。
父母很放心,把他留家里,双双驻外去了。
可万万没想到。
那方面,也,早熟。
也许是社会发展太快,也许是面疙瘩里激素太多,也许都是地沟油的错。
个条窜得高,人被拉得瘦长瘦长的也就罢了;学校里正常的性别分班从15岁开始,他却14岁就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发情期,在压根不知道自己是0的情况下。
一来就如洪水猛兽。
还好至少知道0的基本属性常识,但是,咳,在理论鞭长莫及的地方,有个东西叫本能。
味儿重得天赋异禀,简直敲锣打鼓喊来来来A们看过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霜月,夜,德川捂着额,扶着墙,踉踉跄跄的向巷子深处钻去。
“你怎么了?”
A的味道猛地裹过来,空气里都冒着火星子,世界变了另一种颜色;接着天旋地转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清醒时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过了,德川瞳孔有些失焦,周围很暗,看不清景象,更看不清那个A的长相。但他似乎能够感觉到,那人脸色很不好,声音很不友善,替他胡乱扯上裤子,冷着脸瞪他一眼:
“你有没有避孕。。。。算了,在这里等着。”
然后人就急匆匆走了。
德川回想了一下对方的语气,总觉得 凶多吉少,再说彼此也都是无心之举,而不得不说这个A令他本能感到害怕。抬手腕看了看表,也到了必须要回家的时间。
不见那人回来,他拎上书包赶着时间走了。也是年轻身体好,刚才头晕脑胀举步维艰都没有了,神清气爽。脚下却越走越快,最后简直要跑起来。
回到家晚了五分钟,一反常态早早就睡了,黑暗中心跳砰咚砰咚,敲得跟擂鼓似的,浑身蜷成一团,才发现什么也做不了,连一动一根手指都恐惧得不行。
表面上他与平日里毫无二致,上学没有迟到,网球依旧优秀,成绩没有下滑。
暗地里想都不敢回想一下,强迫回想的时候,浑身都止不住地打颤。
只要课堂上提到性别分配,为了遏制恐惧,他把指节捏得发白。
可这都不算完。
直到按下那一串数字时手指抖得按歪了几次,仿佛从世界的另一端听见自己机械的声音,他才明白自己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
"是0mega人权互助协会吗? 我是一名14岁的Omega,向你们寻求救助。”
"是的,我很清醒。我想说的是,我可能出现了妊娠反应。”
"我不能确定.....是,不排除....有怀孕的可能性。”
  知道自己是Omega吗?
  现在,是。
  你已经怀孕两个月了知道吗?
  ......十分钟前的检查中确认了。
  你父母呢?
  在国外。
  监护人?
  老师已经联络了。
  你的发情期过早,案例很特殊...依据未成年Omega保护法,同时也为了你的身体着想,我们不建议流产。
  德川抬起头,幽蓝的眸子里是失措,不安,会,影响到网球吗?
  会的,如果打掉。
  。。。。。我会留下他的。
  但是考虑到孩子父亲的情况、你的年龄....你不具备抚养权。  在你成年之前,你的孩子都将由Omega人权组织代为抚养,或者,找一个Alpha,你们共同来养。
   我明白了。

[平德]宿敌?伴侣?

本文雷,15生子,先结婚后恋爱,重口误入。
 
德川和也没有想到,自己一直以来的目标,竟然就是自己一直想要找到的人。
 
“我只想要回我的孩子,并不喜欢你。”
  
“我要求你必须喜欢我。”
  
有甜微虐。